当前位置:首页 > 圣经预言 > 正文

“南方王与北方王”的争战!

用心写作,宁缺毋滥
如需交流,请加微信:muyisheng777

“南方王与北方王”之战

慕义生
在但以理书中,最复杂、最难讲、也是最难理解的,就是第11章中的预言。但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恰恰就是第11章。
因为之前的预言都是过去时,可是今天我们要学习的内容,它是从过去到当下,再到未来,它是正在应验之中的预言。
也就是说,现在,今天,2020年,我们正在应验但以理书第11章中部分预言,所以这一课非常重要。
提示
在接下来的学习中,大家会听到一些十分陌生的人名或地名,之所以陌生,是因为我们不熟悉欧洲的历史。但对于西方人,当他们听到这些人名或事件时,就如同中国人听到唐、宋、元、明、清,或顺治、康熙、雍正、乾隆的名字一样。所以,如果您乍一听感觉很难懂或记不住,也不要紧,只要您把现今正在应验的那部分预言听明白就行。



01、波斯三王
因为但11:1节的内容应当划归到上一章。所以我们从第2节开始学起:
现在我将真事指示你:‘波斯还有三王兴起,第四王必富足远胜诸王,他因富足成为强盛,就必激动大众攻击希腊国。’”(但11:2)
为什么天使说“现在我将真事指示你”呢?因为这一章的预言,它实在是太细致、太生动、太精确了,以致于有许多无神论者坚持说:“这么精确表述,绝对不可能是在事情发生之前写成的。一定是有某个人,在事后假托古人之名写的。”
然而随着1947年“死海古卷”的问世,考古学家终于向世人证明,但以理书在事发之前便已存在,绝非“事后诸葛”,这才让那些质疑者闭口。所以,在此天使说:“以下的预言必将成为千真万确的事实。”
读过欧洲史的人都知道,在巴比伦帝国之后兴起的是玛代·波斯,它是一个联盟帝国,由玛代人和波斯人共同掌管。但因为波斯人更强大一些,所以人们常将玛代·波斯帝国简称为波斯帝国。因此,这里说“波斯还有三王兴起”。
根据历史,统一波斯帝国的是古列王,也就是“居鲁士大帝”(居鲁士二世,CyrusII)预言说,在他之后还有三王兴起。那么,是哪三个王呢?
第一位王——冈比西斯:
(人称“冈比西斯二世”Cambyses II,又译为“甘拜西”)他是古列的儿子。因为古列王的父亲是冈比西斯一世,所以人们称这个冈比西斯为冈比西斯二世。他在位的时间是从公元前529-522年。
第二位王——伪·斯默狄斯:
这个王是个冒牌货。为什么这么讲呢?冈比西斯原本有个弟弟,名叫斯默狄斯(也译为“司美尔迪斯”Smerdis)。因为担心弟弟夺权,冈比西斯将其秘密杀死,但这件事却被一位拜火教僧人高默达(也叫“高默塔”或“巴迪亚”)所知。当冈比西斯南征埃及时,高默达假冒已被暗杀的斯默狄斯之名,成功地篡夺了王位。故此,历史学家称之为“伪·斯默狄斯”。他在位时间只有6-7个月,即公元前522年的3-9月。
第三位王是——大利乌:
(也译为“大流士”Darius)在埃及征战的冈比西斯,得知高默达篡位后,立即班师还朝,不料病死途中。后来,是冈比西斯的将军大利乌在公元前522年9月将高默达杀死,继而作王。他在位的时间是公元前522-486年。
接着,预言说,“第四王必富足远胜诸王,他因富足成为强盛,就必激动大众攻击希腊国。”
在大利乌之后,是他的儿子亚哈随鲁王(也称为“薛西斯一世” Xerxes I),他在位的时间是从公元前486-465年。这个亚哈随鲁王曾立以斯帖为王后。他是富贵之王,国家既富足又强盛。
以斯帖记1:1-8节说,他的疆界“从印度直到古实,统管一百二十七省。”其在位第三年,曾为一切首领臣仆设摆筵席“一百八十日”,又在御花园为通城的百姓“设摆筵席七日”。(斯1:1-8)
因国势强盛,公元前480年,亚哈随鲁王率大军50万、战舰千艘进犯希腊,结果却是战败而归,从此波斯帝国盛极而衰,下一帝国将要登场。




02、希腊登场
再看3节,这里说:必有一个勇敢的王兴起,执掌大权,随意而行。”(但11:3)
和第2节不同的是,这里没有提到“波斯”,它直接说:“必有一个勇敢的王兴起。”为什么呢?因为波斯帝国已经结束,而这个“勇敢的王”指的是希腊的开国之君——亚历山大。
圣经说这个王“执掌大权,随意而行”亚历山大是欧洲历史上最伟大的君王之一。他只活了33岁,却征服当时的整个欧洲。
最后在印度洋边,年轻的亚历山大仰天慨叹说:世界上再没有可供我征服的地方了!之后在返程途中,亚历山大染上疟疾(一种热病),暴毙而亡。
接着看第4节说:“他兴起的时候,他的国必破裂,向天的四方分开,却不归他的后裔,治国的权势也都不及他,因为他的国必被拔出,归与他后裔之外的人。”
正如预言所说,亚历山大死后,他的帝国没有归给他的后裔,因为当时他的儿子才5岁。所以,在他临终之时,他的妻子问他,帝国交给谁?他留下了一句“胜者为王”。
就这样,亚历山大的希腊帝国被他的四个将军所瓜分。这四个将军的名字分别是:塞琉古、托勒密、利西马克、卡山得。




03、南北王朝
经过多年混战,四王中,最后只有两个王得势。一个是托勒密,另一个是塞硫古。而利西马克和卡山得二王的疆域,则被塞硫古所兼并。托勒密占据的是帝国的南部,即埃及的所在地。而塞硫古呢?他占据了帝国的北部。
这样,就形成了南北二王,南方是托勒密王朝,北方是塞硫古王朝。而以色列人呢?则是处在南北二王中间。它的南边,是南方王,即托勒密王朝统治的埃及,而北边呢,则是北方王塞硫古统治的叙利亚。

Snipaste_2021-07-07_08-25-41.png


这一点,大家一定要记住。因为它是解释但以理书11章最后5节经文的关键。在但以理书的预言中,当说到南方王时,你就要知道,这是指埃及所在地。要是说到北方王呢?你就要知道,这是指巴比伦的所在地。
南方王是埃及地的统治者,北方王是原巴比伦所在地的统治者,以色列人夹在二者中间。
再来看第5节,这里说:南方的王必强盛,他将帅中必有一个比他更强盛,执掌权柄,他的权柄甚大。”
南方王是谁?托勒密王朝。大家注意,第5节是紧接着3-4节来的。第5节说,四个王当中,占领南方的那个王必强盛。托勒密必强盛。但是,第5节又说了什么?“他将帅中必有一个比他更强盛。”“他将帅中”这里的“他”指的是谁?
千万不要误会,这个他不是指南方王,而是指第3节中的“亚历山大”。也就是说,占领南方的那个王,必强盛,但是,在四王当中,还有一个比南方王更强盛的,也就是北方的塞硫古王朝,它比南方的托勒密王朝的统治区域更大,包括叙利亚、亚细亚和希腊地区。
所以,第5节告诉我们,在四王当中,南方的王很强盛,但还有一个比他更强盛的。至于另外两个王,圣经却再没有提,因为利西马克和卡山得这两个王,后来被南方王和北方王所兼并。这样就只剩下南北两个王朝,南方是托勒密王朝的埃及,北方是塞硫古王朝的叙利亚。 




04、缔结合约­
再看第6节:“过些年后,他们必互相连合,南方王的女儿必就了北方王来立约。”
当南北二王立稳脚跟之后,南方的托勒密王朝为了避免与北方的塞硫古王朝发生冲突,于是,在公元前252年,埃及的托勒密二世把自己的女儿白莉丝(也译为“伯尼斯”),嫁给了北方塞硫一世的儿子——安条克二世为妻,从而缔结和平条约。这就是第6节前三句的预言。
再看第6节的后半句:“但这女子帮助之力存立不住,王和他所倚靠之力也不能存立,这女子和引导她来的,并生她的,以及当时扶助她的,都必交与死地。”
这是怎么回事呢?当南方王托勒密二世,将女儿嫁给北方王安条克二世时,安条克二世已经有妻子了,他是和妻子离了婚之后,在公元前252年,娶了南方王的女儿白莉丝。
后来,当托勒密二世死后,北方王见南方王势力衰弱,便立即与埃及公主离婚,又将前妻领了回来。
结果,这个原配夫人十分狠毒,她为报仇,竟然在公元前246年,将丈夫毒死,又杀了白莉丝及其一切随从。所以,预言说:“这女子帮助之力存立不住。”
再来看第7节:“但这女子的本家必另生一子继续王位,他必率领军队进入北方王的保障,攻击他们,而且得胜;”(但11:7)
“这女子的本家”指的就是南方王,“另生一子”指的是托勒密二世的儿子——白莉丝的哥哥托勒密三世 (Euergetes,公元前246-221年)。为了给妹妹报仇,他挥师北下,进攻北方王,圣经预言说,他不单要来,“而且得胜”
接着是第8节:并将他们的神像和铸成的偶像,与金银的宝器掠到埃及去。数年之内,他不去攻击北方的王。北方的王必入南方王的国,却要仍回本地。”(但11: 8)
南方王托勒密三世攻入北方王的地界,并将许多“金银宝器”和金银“铸成的偶像”带回埃及。之后“数年之内”南方王没有去攻击北方王。但北方的塞硫古王朝却对埃及进行了反攻,但终未得胜,圣经预言说,他“仍回本地。”
再来看9-12节:北方王的二子必动干戈,招聚许多军兵,这军兵前去,如洪水泛滥,又必再去争战,直到南方王的保障。南方王必发烈怒,出来与北方王争战,摆列大军,北方王的军兵必交付他手。他的众军高傲,他的心也必自高,他虽使数万人仆倒,却不得常胜。”
北方王的二子,就是塞硫古二世的两个儿子,塞硫古三世(公元前227-223年)和安条克三世(公元前223-187年)。历史上,南方王一直叫托勒密几世,而北方王呢?有两个王号,一个是塞硫古,另一个是安条克,二者都属于北方王体系。
这里说,北方王的两个儿子必起来攻击南方王。而南方王要发怒列阵还击,结果南方王胜了。当时的南方王是托勒密四世(Philopator ,公元前221-205年)。预言说,托勒密四世因为得胜,所以“心高气傲,却不得常胜。”就是说,他不能一直得胜。
再来看13-14节:“北方王必回来摆列大军,比先前的更多,满了所定的年数,他必率领大军,带极多的军装来。那时,必有许多人起来攻击南方王。并且你本国的强暴人必兴起,要应验那异象,他们却要败亡。”
上一节说南方王虽然胜了北方王,但不能一直得胜,所以,13节说,北方的塞硫古王朝还会对其进犯。不但如此, 14节又说:那时,必有许多人起来攻击南方王”
事实上,此时,不单是北方的安条克三世率大军进攻南方王,同时他本土的,也就是埃及本土,还相继兴起了一批造反者,也就是叛军。所以,圣经在这里说“必有许多人起来攻击南方王”。 




05、罗马兴起
再来看第14节的后半句:“并且,你本国的强暴人必兴起,要应验那异象,他们却要败亡。”
很多人不解,这个“你本国”是指谁国?事实上,根据圣经原文,这里的翻译并不准确,它应当翻译为:“那些强暴你本国之民的人必兴起,要应验那异象,他们却要败亡。”
如果大家读圣经时足够细心,就会发现,在外邦人之间发生的争战,圣经很少用“强暴”这个词。只有当某个势力伤害上帝的子民时,圣经才会用“强暴”这个词。
根据历史,此时的北方王——塞硫古王朝——(叙利亚国)已经开始衰弱,即将被迅速兴起的罗马帝国所取代。因此圣经说,“那些强暴你本国之民的人,必兴起。”
罗马人以残暴著称。十字架的酷刑,就是罗马人发明的。主耶稣也是被罗马兵丁钉死在十字架上。所以,圣经称罗马人为,“强暴你本国之民的人”。
然后呢?预言说,它要应验 “那异象”——哪个异象呢?就是但以理书第7章中,有关小角的异象。因为在罗马帝国的末期,“小角”所预表的”教皇权”将会出现。但最后,预言说,他们“却要败亡”
因此,第14节的后半句,它既预言了罗马帝国的兴起,也暗示了有关教皇权的异象要应验了。 




06、筑垒攻城
再来看15-16节:北方王必来筑垒,攻取坚固城,南方的军兵必站立不住,就是选择的精兵也无力站住。来攻击他的必任意而行,无人在北方王面前站立得住。他必站在那荣美之地,用手施行毁灭。”
从第15节开始,占据北方的不再是塞硫古王朝的叙利亚,而变成了罗马。那么南方王呢?依旧是埃及。
15节第一句说:“北方王必来筑垒攻取坚固城。”这是新的北方王——罗马将军庞培,他要来“筑垒”攻击“坚固城”,这里的坚固城是指——耶路撒冷。
公元前63年,罗马将军庞培前来攻取耶路撒冷圣城。但城墙又高又坚固。庞培将军只好在城墙外“筑垒”,他堆了3个月的土,然后才进城,并攻下了耶路撒冷。
再看15节的后半句以及第16节:“南方的军兵必站立不住,就是选择的精兵也无力站住。来攻击他的必任意而行,无人在北方王面前站立得住。他必站在那荣美之地,用手施行毁灭。”
刚才的第15节前两句,它只是一个小片段,讲庞培如何攻入圣城。而接下来的内容,才是整个事件的全貌。
这里说,事实上,北方王是要去攻击南方王——埃及,但是在行军过程中,捎带着拿下了耶路撒冷。然后呢,埃及当时的王是托勒密十二世,他在罗马将军庞培面前,“必站立不住。”
那么,新的北方王,罗马将军庞培,他这一次南征的结果是如何呢?圣经预言说:他要站在“荣美之地”旧约的“荣美之地”是指迦南,也就是耶路撒冷的所在地。当庞培攻陷耶路撒冷时,他“用手施行毁灭”,杀了许多犹太人。 




07、凯撒大帝

接着看第17节:他必定意用全国之力而来,立公正的约,照约而行,将自己的女儿给南方王为妻,想要败坏他,这计却不得成就,与自己毫无益处。”
17节中的“他”,指的不再是庞培,而是新的北方王——罗马将军尤利乌斯·凯撒(JuliusCaesar)。为什么会这样呢?
原来,在公元前48年,庞培和罗马的另一位将军——尤利乌斯·凯撒起了冲突,并且战败,于是庞培逃往南方,寻求埃及的庇护。因此,凯撒便一路追向埃及。这就是“他必定意用全国之力而来”。
结果,庞培一逃到埃及,就被南方王托勒密十二世的儿子给杀了。而后不久,托勒密十二世便将自己的王权交给了他的儿子——托勒密十三世和女儿克里奥·帕特拉七世,让姐弟俩共同执政。结果呢?克里奥·帕特拉七世发现他的弟弟想要独掌大权,就很生气,于是便和弟弟开战。
而此时的凯撒将军正在挥师南进,可是他的兵不足。于是,犹大地的玛加比王朝(Maccabi,在公元前63年由庞培将军设立为罗马行省)的一个将军安提帕特(Antipater)率领一批犹太人前来帮助凯撒。
于是凯撒就与这伙人“立公正的约”(按原文应当译为:“与义人联合”。“义人”指的是犹太人)。
而这个率领犹太人帮助凯撒的人——安提帕特,就是大希律王的父亲。所以,他的儿子希律后来才在凯撒的帮助下,成为管理犹太人的分封王。但同时,因为犹太人曾帮助了凯撒,所以他对犹太人也不错,这就是17节所说的“照约而行”
再看第17节的后半句。中文圣经是:“将自己的女儿给南方王为妻",这个翻译有误,原文中既没有“自己的”三个字,也没有“南方王”三个字。其正确的翻译是“将众妇女的女儿,给他为妻。”
谁是“众妇女的女儿”呢?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埃及公主——克里奥·帕特拉七世,在埃及人眼里,国王的公主可谓是众妇女的女儿。当时,这个才貌出众,聪颖机智的埃及公主,正在与弟弟托勒密十三世争夺埃及统治权。
这时,凯撒将军因追杀庞培而来到埃及。结果,他发现庞培已死,埃及正在内战。而克里奥·帕特拉一见凯撒率军前来,便心生一计,她以美色诱惑凯撒,与之结婚。并在凯撒的帮助下,一举打败了弟弟托勒密十三世,从而成为埃及女王,人称“埃及艳后”。
这就应验了“将众妇女的女儿,给他为妻,想要败坏他。”但是,这个计谋,只帮助她成了埃及女王,却没能败坏北方王凯撒。因此圣经说“这计却不得成就,与自己毫无益处。” 




08、帝国登场
再来看第18-19节:其后,他必转回夺取了许多海岛。但有一大帅,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并且使这羞辱归他本身。他就必转向本地的保障,却要绊跌仆倒,归于无有。
这里先是预言了凯撒将会征服非洲的“许多海岛”。接着,预言说“但有一大帅,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这是什么意思呢?凯撒受了什么“羞辱”,又是哪位大帅帮他除掉了那羞辱呢?
原来,当时的罗马是一个共合国,国家大事皆由罗马的元老院成员共同议定。而当远征归来的凯撒回到罗马后,元老院的人认为凯撒可能成为独裁者,所以在公元前44年3月15日,凯撒遭遇了一件令他倍感“羞辱”的事——元老院中的66人合谋,将他刺杀而亡。当时凯撒大帝身中23刀,死得很惨。
接着,正如预言所说,凯撒手下最忠心的一个将军——马可·安东尼将刺杀凯撒的人全都杀了,就这样,他除掉了凯撒所受的“羞辱”。可是下一句预言是怎么说的?
接着,圣经说“使这羞辱归他本身。”安东尼虽然为凯撒报仇了。可是不久之后,却被罗马的另一个将军——凯撒的侄子——屋大维所追杀,为什么呢?因为安东尼的第二任妻子,原本是屋大维的妹妹屋大维亚。
但后来,安东尼竟然被那位曾经色诱凯撒将军的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所引诱,在公元前32年抛弃了屋大维的妹妹,并与克里奥·帕特拉结了婚,又将东罗马的大片土地送给了克里奥·帕特拉。此举激怒了屋大维,于是与之开战。
于是,安东尼便逃向埃及“他就必转向本地的保障”试图与克里奥·帕特拉联合应对屋大维。公元前31年,安东尼在著名的“亚克兴海战(阿克提姆海战)”中被屋大维打败,自杀而亡,所以,圣经说他要“绊跌仆倒,归于无有”
随后,埃及的末代女王——克里奥·帕特拉又想故计重施,试图色诱屋大维,但没能成功,于是自杀而亡,自此,埃及覆灭,罗马一统天下。 




09、横征暴敛
接着看第20节:那时,必有一人兴起接续他为王,使横征暴敛的人通行国中的荣美地。这王不多日就必灭亡,却不因忿怒,也不因争战。
这个“兴起接续他为王”的,就是接替安东尼作王的屋大维。在屋大维将军打败安东尼之后。公元前27年,罗马元老院授予屋大维为“奥古斯都”的尊号,从此,北方王罗马——进入了帝国时代。
接着,预言说这个屋大维要使“横征暴敛的人”通行国中的荣美地。这是指尊为“奥古斯都”的罗马皇帝屋大维制定了沉重的税金制度。当时,马利亚和约瑟正是因为这个税金制度要求所有人报名上册,才回到了伯利恒,并在那里诞生了耶稣。这就是路加福音2:1节所说:“当那些日子,凯撒奥古斯都有旨意下来,叫天下人民都报名上册。”
那么,屋大维是怎么死的呢?预言说他的死“不因忿怒,也不因争战。”历史记载,屋大维是寿终正寝。大家说,这是何等细致入微的预言啊。 




10、基督被钉
接着看第21节:必有一个卑鄙的人兴起接续为王,人未曾将国的尊荣给他,他却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用谄媚的话得国。”
这个卑鄙的人就是“凯撒·提庇留”(公元14-37年)。在奥古斯都临终前,曾想想方设法不让提庇留继位,因为这个人为人十分卑鄙,但是最终,提庇留还是坐上了王位。所以,圣经说“人未曾将国的尊荣给他,他却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用谄媚的话得国。”
再来看第22节:必有无数的军兵势如洪水,在他面前冲没败坏,同盟的君也必如此。”
“同盟的君”圣经原文是“立约的君”,指的是基督,因祂与罪人立救赎之约。所以,这节经文预言了耶稣要在凯撒·提庇留当政期间,被钉十架。 




11、统治一载
再来看23-24节:与那君结盟之后,他必行诡诈,因为他必上来以微小的军成为强盛。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他必来到国中极肥美之地,行他列祖和他列祖之祖所未曾行的,将掳物、掠物和财宝散给众人,又要设计攻打保障,然而这都是暂时的。”
大家注意,第23-24节是对罗马帝国的兴起和衰落所进行的一个回顾和总结。第23节的圣经原文并无“与那君”三个字,因此应当译为:“结盟之后,必行诡诈,以微小的军成为强盛。”
首先,这里告诉我们,罗马帝国的前期,乃是靠着与许多小国“结盟”才渐渐强大起来。接着,预言说“他必来到国中极肥美之地,”这里的“肥美之地”并非“荣美之地”,它是指罗马帝国占领了全境最肥美的区域。
然后呢?预言说,罗马帝国将要“行他列祖和他列祖之祖所未曾行的,将掳物、掠物和财宝散给众人。
历史上,在罗马之前的三大帝国,从来没有把财富分给众人的。但罗马却是把财宝分给了众人。这并不是因为罗马皇帝的高风亮节,而是因为罗马是一个结盟国,如果不分财富给各个分封的王,结盟就会瓦解。
下一节预言说,罗马帝国“又要设计攻打保障。”——这里的保障原文是“坚固城”“攻打”原文有“对抗”之意。也就是说,将有一个势力与坚固城——即圣城对抗。
这是在从全局的视角,预言了在罗马帝国末期,罗马教皇权将要兴起。而那时,耶路撒冷的圣城早已不复存在,因此,它指的是,罗马天主教的教皇权将要逼迫上帝的教会。
再看最后一句,“然而这都是暂时的。”这里的“暂时”原文是“一时(even for a time) ”,即“一载”
在圣经预言中,一载是360天。根据在圣经预言中“一日顶一年”的原则(见结4:6,民14:34),也就是360年。所以,预言说,罗马帝国的持续时间,应当是360年。
历史记载,罗马从公元前31年屋大维一统罗马,到公元330年,君士坦丁皇帝把帝国的首都,从罗马城迁到了拜占庭即君士坦丁堡之后,便预示着罗马帝国的终结。
从此罗马进入了东罗马时期。所以,圣经预言说它将统治“一载”即360年。预言是这样说的,历史也是这样应验的。 




12、细说争战

从15-23节,讲的是北方王——罗马帝国的兴衰。那么接下来,圣经还要讲一讲,南方王和北方王之间的争战细节。
先看25-26节:他必奋勇向前,率领大军攻击南方王,南方王也必以极大极强的军兵与他争战,却站立不住,因为有人设计谋害南方王。吃王膳的,必败坏他,他的军队必被冲没,而且被杀的甚多。”
这个“他”是指统一了罗马帝国的皇帝屋大维,“他必奋勇向前,率领大军攻击南方王”,此时的南方王是谁?埃及女王克里奥·帕特拉。但是,因为安东尼抛弃了屋大维的妹妹,娶了埃及的公主,与埃及联合。所以,此时的南方王便成了安东尼。因此,这节预言说的是,屋大维来到南方,要剿灭安东尼。
圣经说:“南方王也必以极大极强的军兵与他争战,却站立不住,因为有人设计谋害南方王。吃王膳的,必败坏他,他的军队必被冲没,而且被杀的甚多。”
虽然安东尼和屋大维都是王,但是按先后顺序,接续凯撒的,是安东尼。在安东尼之后,才是屋大维。所以,这里称安东尼为王,而那个“吃王的膳”的人,正是屋大维。他早已经设计好要“败坏”安东尼,因为一山容不得二虎。所以,这里说南方王安东尼必败。最终,安东尼和克里奥·帕特拉双双自杀。
第27节:“至于这二王(指的是安东尼和屋大维)。他们心怀恶计,同席说谎,计谋却不成就。(安东尼虽是屋大维的妹夫,但二人却互相利用,虽然声称要共享国权,最后却彼此厮杀)。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上帝在掌控一切,时间一到,必须终结)。”
再看28节:“北方王必带许多财宝回往本国。”这是指屋大维征服了埃及之后,“带许多财宝”回到罗马城。接着,预言说“(指北方王)的心反对圣约,任意而行,回到本地。
此时,这个“反对圣约,任意而行”的北方王,乃是屋大维的继任者“凯撒·提庇留”,他要反对“圣约”,钉死基督。
接着是第29节:“到了定期,他必返回,来到南方。后一次却不如前一次。”
这里的定期,是指罗马帝国的寿命只有360年。但是在衰落之前,它会再一次“来到南方”——这是指公元70年,罗马将军提多攻陷耶路撒冷。
为什么这时的南方不是埃及,而是耶路撒冷呢?因为此时的埃及已经不复存在,并且,从地理位置上看,罗马在北,耶路撒冷在南。因此,这里说来到南方,却没有说与南方王争战。因为此时南方已经没有王了。此前,庞培曾攻陷耶路撒冷,但是公元70年这次,罗马的势力大不如从前。正如预言所说“后一次却不如前一次。 




13、基提战船
再来看第30节:“因为基提战船必来攻击他,他就丧胆而回,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他必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
此处原文并无“因为”二字。从第30节开始,一直到第39节,这9节经文,预言的是“罗马教皇权”的兴起。第30节说:“基提战船必来攻击他。”这里的“”是指北方王,“战船”——是指海军,而“基提”在旧约圣经中是指迦太基一带。
公元330年之后,当罗马帝国开始衰落时,当时出现了一大批被称为“蛮族”的部落,来袭扰罗马。这些人包括匈奴人、哥特人、汪达尔人、黑如莱人(也称为赫如利人)等等。
其中,汪达尔人是在公元439年将北非的“迦太基”定为首都,并且,当时汪达尔人的海军可谓是所向披靡。因此“基提战船”是指以汪达尔人为代表的蛮族入侵西罗马。
而此时的罗马,已经是一个基督教国家。公元313年,西罗马的统治者君士坦丁与东部的统治者李锡尼共同颁布了“米兰敕令”定基督教为罗马国教,并赋予其合法地位。接着,在公元324年,君士坦丁打败李锡尼,再度统一了罗马帝国。
公元325年,君士坦丁以皇帝身份主持并召开了“尼西亚会议”,这标志着,原本属于基督的圣洁教会,从此成为被国家政权所掌控的罗马教会。
圣经预言,这个教会将恼恨圣约、任意而行——种种迹象表明,罗马皇帝君士坦丁曾是太阳神的忠诚崇拜者。他加入基督教无非是出于政治目的。
因为敬拜太阳神的日子是星期日。所以,这个自封为教会领袖的罗马皇帝恼恨“圣约”中的“十诫”。于是下诏书,令教会用异教的太阳日代替了敬拜上帝的安息日。
同时又废掉了第二诫命——不可拜偶像,又将第十诫一分为二凑够十条,以便于将罗马帝国的众多异教偶像以圣徒的名义搬进教会。这就是天主教堂内那么多偶像的来历。
在圣经中,无论是旧约(上帝将律法写在石版上,见出20章),还是新约(上帝将律法写在人的心版上,见来8:10),上帝与人所立的拯救之约都是以世人遵守上帝的律法为条件的。但天主教却在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以教会权柄公然删除并篡改了上帝的律法。此等行为正是应验了“恼恨圣约、任意而行”的预言
不但如此,圣经还说,“他必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也就是说,罗马皇帝要与背道的天主教来共同抵御帝国的敌人。 




14、教皇登场

第31节:“他必兴兵,这兵必亵渎圣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燔祭,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
蛮族的入侵,让本已衰落的东罗马在公元476年分裂为10个部落,即欧洲十国。它们分别是:
意大利(伦巴底Lombards)、瑞士(博艮第 Burgundians)、德国(阿勒曼尼 Alamanni)、英国(央格鲁撒克逊,Anglosaxons),法国(法兰克 Franks)、西班牙(西哥特 Visigoths)、葡萄牙(苏维 Suevi),东哥特(Ostrogoths)、黑如莱(Heruli)、汪达尔(Vandals)。
既然罗马帝国已经不复存在。那么“他必兴兵”的“”指的是谁?“”从何面来?“兴兵”又要做什么事?事实上,当罗马帝国谢幕之际,罗马教皇便顺势从罗马帝国手中,接过了对欧洲的霸权——教皇权成了新的北方王。
圣经说,“(指教皇权)要兴兵,亵渎圣地(原文是‘亵渎圣所’),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燔祭(原文是‘除掉常’),并设立那行毁坏可憎(原文是‘使地荒凉的’)也就是说,教皇要兴兵,为其彻底登上世界舞台扫清最后的障碍。具体的,他要做三件事:
第一、“亵渎圣所”——“圣所”或圣地在新约时代指上帝的教会。教皇自称是上帝在地上的代理人,有定罪和赦罪的权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中自称是上帝,这便是对上帝圣洁教会的亵渎。
第二、除掉常”——圣经原文在此处,既无“献”字,也无“燔祭”二字。因此应当翻译“除掉常”。在希伯来文中,“”字是用来形容一个“持续不断、一直存在的”事物,而“除掉”的原义是“改变方向”。
也就是说,这个“除掉”并非是真的被除掉,而是换了一种方式,以除掉的方式“高举”。
“除掉常”是指教皇权在表面上,将人类历史上持续了几千年的“异教信仰”除掉了。但实质上,异教风俗和偶像崇拜非但没有被除掉,反倒是摇身一变,成为天主教信仰的一部分,在上帝的圣殿中被高举起来。

第三、设立那“使地荒凉的”——行毁坏可憎”的原文是“使地荒凉”也就是使圣所或圣地荒凉。在历史上,有两件事导致了圣所被毁,圣地变为荒场。第一次,是以色列民的背道,导致所罗门的圣殿成为荒场。第二次是犹太人的背道,导致了第二座圣殿成为荒场。

同样,而当教皇权登上世界舞台时,新约时代的圣所——上帝的教会,就变成了荒场。因此,“那使地荒凉的”指的正是背道的天主教教皇权。





15、刚强行事

接着看第32节:作恶违背圣约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惟独认识上帝的子民必刚强行事。”违背圣约的人是指教皇权,他试图用“巧言”也就是谎言和假道,来欺骗基督徒,但那些拥有真理、认识上帝的人,在教皇权的淫威之下,宁死也不肯向其下拜。
接着,第33节:民间的智慧人必训诲多人,然而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
这是指在中古黑暗时期,即从公元538年教皇登上世界舞台,到1798年教皇权被法国大革命暂时推翻,在这个长达1260年的时间里,教皇权对上帝的儿女施行了血的逼迫,有5000万基督徒死于罗马天主教的异端裁判所。


(天主教用来审判异端的地方

继续看34-35节:他们仆倒的时候,稍得扶助,却有许多人用谄媚的话亲近他们。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为要熬炼其余的人,使他们清净洁白,直到末了,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
由于宗教改革运动的兴起,上帝的儿女稍得扶助。但是,“却有许多人用谄媚的话亲近他们。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为要熬炼其余的人,使他们清净洁白,直到末了。”
罗马教皇曾一度以友好谄媚的姿态对上帝的儿女进行“招安”。以致有些人为此失去了立场,从而仆倒。但上帝其余的儿女因看明欺骗,所以依旧保持着清净洁白,也就是没有被天主教的错谬所沾染。
继续看第36节: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
这里说,教皇权,这个新晋升的北方王,他要抵挡上帝,自高自大,任意而行。论到这个敌基督的势力,使徒保罗说:“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帖后2:4)
有人可能会问,上帝为何允许教皇权对上帝的儿女施行长达1260年的逼迫?对此,我们不应责怪上帝。
历史上,因以色列民的一再背道,上帝使他们成为亚述和巴比伦的囚奴;因耶稣时代犹太人的背道,上帝将他们从尊贵的选民地位上弃绝。那么,在中世纪,若不是教会背道,又哪来的教皇权?所以,正是上帝儿女的背道,招致了1260年的逼迫。
有人说时间太长了,那是因为,他们曾从基督那听到了全备的福音,承蒙了无限的亮光,却在不到半个世纪里堕入黑暗与背道之所,所以刑罚也重。
同样,今日作为拥有现代真理的余民教会中的成员,若再次选择离弃真道,那么其结局将不再是多少年的刑罚,而是永远的灭亡,因为主耶稣即将再临。
这正是上帝允许教皇权“行事亨通”的原因所在,上帝要藉教皇权来显明祂对背道之人的忿怒。但最终,当上帝的“忿怒完毕”之时,主就要对其教皇权施行审判和刑罚。
继续看37-38节: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银、宝石和可爱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
教皇权既不敬拜从前天下列国的神——外邦的神,也不拜妇女所羡慕的神——也就是基督。那么,教皇权真正敬拜的是什么?是“保障的神”——也就是国家的权力,教皇权真正的力量在于政教联合。
最后,看第39节:他必靠外邦神的帮助,攻破最坚固的保障。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又为贿赂分地与他们。”
这里的“外邦的神”对应的是上一节中“保障的神”也就是政权的力量。教皇权藉着政教联合而获得的力量,攻破了最坚固的保障——就是上帝的教会。
然后,她就要通过钱财贿赂和分地,来收买并管辖地上的众王和众人。这正是天主教一贯的做法。今天,哪个人想当总统,必须得先拜见教皇,听教皇的,就有钱有权。反之,就会被教皇的势力所推翻。




16、世界末时

接下来,我们要学习整本但以理书中最重要的5节经文。也就是40-45节。
先来看第40节:“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
这里的“末了”——即末时,从公元538年教皇权掌权,到1798年教皇权受了死伤,正好是1260年。而从1798年开始,世界就进入了末时。那么根据是什么呢?
请看帖撒罗尼迦后书2:3-4节:“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帖后2:3-4)
这是保罗论到基督再临时所发出的警告,他说,除非“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出现,基督就不会再临。那么,“大罪人”是谁?“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上帝”的又是谁?毋庸置疑,是教皇。
所以,当教皇权的统治在1798年被推翻,世界就进入了末时,基督再临的信息开始在世界范围内传开。1798年之前,几乎没有人传讲基督再临的信息。但在1798年7月14日法国大革命爆发之后,世界范围内,人们无论在哪里,都能听到基督即将复临的信息,这绝非偶然。 




17、新北方王

那么根据但以理书11章的脉络,在世界末时,这世界上将发生什么事呢?圣经说:“南方王要与北方王交战。”问题是,在新约时代,南方王和北方王,分别指的是谁?
在解释这节经文之前,我们要先明白一个解释预言的原则。也就是说,当涉及圣经预言时,如果这个预言是在十字架之前,也就是发生在旧约时代,那么,预言中涉及到的人名、地名,它都是具体的。但是在十字架之后,也就是发生在新约时代的预言,其中的地名和人名,我们必须从灵意上去理解它。
举例,在旧约时代,如果预言中提到亚伯拉罕的后裔,那指的就是以色列国和犹大国的十二支派,或是指犹太人,对吗?但是在新约时代呢?亚伯拉罕的后裔,指的就是一切信靠耶稣基督的人。
同样,在旧约时代,当我们读到巴比伦时,它指的就是在以色列国北边的那个国家,即巴比伦帝国。但是在新约时代呢?启示录17:5节,在讲到背道的教会时,圣经说:“在她额上有名写着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所以,新约时代的巴比伦,它指的是堕落背道的教会。
接下来,让我们应用这一原则,确认一下新约时代的南方王和北方王。但以理书11章前面的内容,已经告诉我们,在旧约时代,以色列的北边——是巴比伦——北方王的所在地,后来成为波斯,再后来是希腊,之后是塞硫古王朝,接着是罗马帝国,然后呢?从罗马帝国中兴起了教皇权,对吗?
所以,教皇权就是新的北方王,也就是启示录17章的那个用“淫妇”来预表的堕落背道的教会,她与地上的“君王”即政权勾结“行淫”。那为什么在她头有“大巴比伦”的字样呢?
一方面,巴比伦源自巴别,而巴别代表混乱——上帝曾变乱他们的语言。但另一个重要原因,让这个女人的头上有“大巴比伦”字样——那是因为它是新约时代的北方王。
  既然教皇权是北方王,那么南方王又是谁呢?有人说,教皇权曾逼迫上帝的儿女,所以南方王会不会是指上帝的教会?答案是否定的。
大家注意,教皇权是有着双重身份的,他既是一个教会,也是一个政权。作为堕落的教会,他是上帝真教会的敌人,他是敌基督的势力。但是,你不要忘了,他还是一个政权。作为政权,它的敌人就不再是教会了。
在圣经中,所谓的南方和北方,它是以耶路撒冷为基准的,耶路撒冷的北边,是巴比伦,南边是埃及。所以,历代以来,谁占据了北方,谁就是北方王;谁占据了南方,谁就是南方王。

所以,根据我们前面的学习,北方王一直在变,从塞硫古王朝的叙利亚,到后来的罗马帝国,这个北方王一直与南方王埃及争战。所以作为一个王,它代表的是政权。因此,新约时代北方王——教皇权的对头——南方王自然也应当是一个政权。 





18、新南方王

既然我们通过“北方王巴比伦”——找到了新约时代灵意上的“巴比伦”教皇权。那么,我们是否可以通过“南方王埃及”找到新约时代灵意上的“埃及”呢?在启示录11:3-8节,我们找到了“灵意上的埃及”。
先来看启示录11:3节,这里说,有“两个见证人,穿着毛衣,传道一千二百六十天。”(启11:3)耶稣曾说:“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5:39)同时,根据圣经预言中“一日顶一年”的原则,(请参考结4:6,民14:34)这里的1260日就是1260年。所以,两个见证人穿着毛衣传道1260天,是指《新旧约圣经》在教皇1260年的黑暗统治时期,为基督的真理作见证。
接着看启示录11:7-8节:“他们作完见证的时候,那从无底坑里上来的兽必与他们交战,并且得胜,把他们杀了。他们的尸首就倒在大城里的街上;这城按着灵意叫所多玛,又叫埃及,就是他们的主钉十字架之处。
在1260年的终点,也就是1798年7月14日,法国爆发了无神论大革命, “两个见证人”被杀——指的是法国大革命中圣经被烧毁。
具体的讲,法国大革命有三大特点:
1、圣经被毁。法国大革命完全否认了上帝的存在,圣经也被烧毁。这就如古时埃及的法老一样,他曾刚硬的否认上帝说:“耶和华是谁,使我听祂的话”。(出5:2)
2、道德沦丧。因为否认上帝的存在,所以人们无所畏惧,任意而行,男女随意苟合。有如从前的“所多玛”一样败坏。
3、杀害圣徒。法国大革命反对一切承认基督、承认福音的人。教皇被杀,基督徒同样被杀,他们和主同钉“十字架”。
因此,启示录11:7-8节中所预言的事件,正是法国大革命,因为它发生在1260年之后,它像埃及法老一样不承认上帝,它像所多玛一样道德沦丧,它像钉基督十字架一样杀害上帝的儿女。这也就是圣经所预言的“这城按着灵意叫所多玛,又叫埃及,就是他们的主钉十字架之处。”
正因此,预言之灵在《善恶之争》第15章才说:
“那‘大城’,就是两个见证人被杀,尸首倒在它街上的大城,‘按着灵意叫作埃及’。在《圣经》历史所记载的一切国度中,埃及是最大胆否认永生上帝的存在并抗拒祂命令的。从来没有一个帝王比埃及王更狂妄蛮横地抗拒上天的权威。当摩西奉耶和华的名将信息传达给法老时,他竟傲慢地回答说:“耶和华是谁,使我听祂的话,容以色列人去呢?我不认识耶和华,也不容以色列人去。”(出5:2)这就是无神论……”(《善恶之争》第15章)
至此,我们终于找到了新约时代的南方王——它是无神论。 




19、苏联解体
无神论最初产生于法国大革命,然后传到了苏联,即布尔什维克主义——这样,苏联、中国、朝鲜、越南、古巴、东德这些国家就成了新约时代的南方王。成了教皇权的对头。
这样,我们再来看但以理书11章的第40节:“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
这个预言说“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这是指,1798年,法国无神论大革命首先向教皇权发起攻击,将教皇权暂时推翻。但后来,当无神论的接力棒传到苏联手中时,教皇权在1798年所受的死伤(启13:3)已经医好了。
接着,预言说:“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
这里的“北方王”指的是天主教。“战车、马兵”代指军事。北方王教皇权和美国联手,通过美国和苏联大搞军事竞争,结果苏联穷兵黩武,核弹头有3000枚,但国家经济却衰弱不堪。
同时,预言还说,北方王要用“许多战船”,这是翻译错误,原文没有“战”字,所以不是战船,而是商船。在圣经中,商船代表经济。也就是说,天主教联合美国,成功地拖垮了苏联的经济。结果,美国总统里根和梵蒂冈的若望保罗二世联手,没动一枪一炮,却让拥有3000枚核弹头的苏联轰然倒塌。

Snipaste_2021-07-07_08-24-30.png

(1992年2月24日出版的美国时代周刊封面。其文字为“神圣同盟”——里根和教皇是如何密谋协助波兰团结工会运动,从而加速了苏联的解体……)

1991年12月25日,圣诞节那天,苏维埃联盟共和国——世界上最大的无神论国家——宣布解体。因为苏联是由15个国家结盟而成,所以,当它解体后。有新闻说,天主教和美国的传教士像洪水一样迅速涌入解体后的列国——“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的预言就这样神奇的应验了。同时,中国也是从90年代,才开始真正的施行宗教信仰自由。





20、荣美之地

继续看41-42节:“又必进入那荣美之地,有许多国就被倾覆,但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必脱离他的手。他必伸手攻击列国;埃及地也不得脱离。”
预言说,天主教搞垮无神论的苏联之后,就会进入“荣美之地”。在旧约时代,“荣美之地”是指迦南,即巴勒斯坦地区,那是人们自由敬拜上帝的所在。新约时代的灵意上的“荣美之地”,它指的是美国。
美国最初,是由欧洲的基督徒为了躲避教皇权的逼迫,梯山航海逃到美洲大陆,从而建立起来的、世界上第一个宗教信仰完全自由的国家。所以,美国是新约时代灵意上的“荣美之地”。
但是,当它与教皇权联合之后,就开始了背道的历程。所以,圣经在此预言说,当苏联解体后,教皇权开始全力进入美国——目的是推翻美国“宗教信仰自由”这个政策,从而为其在全世界范围内再度施行“政教联合”——藉着政权力量对上帝的儿女施行可怕的逼迫预备条件。
事实正是如此。2008年,当教皇访问美国时,美国改正教领袖和总统布什先生,竟然称教皇为“我们在天上的父!”他们完全忘了教皇权曾经是怎样的逼迫基督徒,美国又是因何而建立。

(2008年教皇访美)

接着,圣经说“但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必脱离他的手。”以东人是以扫的后代,摩押人和亚扪人是罗得的后代,他们都是以色列人的亲戚。
因此,这三种人在灵意上预表那些在巴比伦教会——即堕落教会中的上帝真儿女,他们将从教皇权的手中逃脱,加入上帝的真教会。这就是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即启示录14:8-12节、18:3-6节的出离巴比伦运动。

于此同时,预言还说“他必伸手攻击列国;埃及地也不得脱离。”这是指,教皇不只是要控制美国,他还要控制整个世界。

并且,这里还特别提到了“埃及”——也就是无神论国家。那么,在苏联解体之后,最大的无神论国家是谁呢?是中国。所以,罗马教皇一直在与中国接触,试图与中国建交,并进入中国。




21、埃及财宝

第43节:“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利比亚人和古实人都必跟从他。”
教皇权要怎样控制"埃及"——即无神论国家呢?从前他是如何让拥有强大军事力量的苏联倒下的,是通过经济。同样,他还是要通过经济来打垮并控制无神论国家。这里说“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就是说,教皇权要通过和美国以及欧洲各国来制定经济政策,从而让无神论国家屈服。
大家还记得中美两国的贸易战吗?现今美国不正在联合西方国家来共同制裁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华为集团吗?表面上看,这只是美国的作为,但背后,都是教皇权的势力在暗中操控。
我们今天看到的,还只是个开始,根据圣经预言,美国和教皇权最终将控制无神论国家的经济,而这,就是今天正在应验的预言。
所以,从现在开始,大家要知道如何过节俭的日子,因为根据预言,我国的经济可能会遇到麻烦。我们热爱自己的国家,我们绝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但是,既然但以理书11章对此前的预言都分毫不差的应验了,那么,最后这几节预言它又怎么可能出现偏差?

预言还说:“利比亚人和古实人都必跟从他。”——在古代,利比亚是极其贫穷的国家,而古实则是特别富有的国家。因此,这是在说,不管贫富,都要听从教皇权的。

在启示录13:16节,圣经说:“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教皇要通过控制世界经济,来强制人接受兽的印记。 




22、盖印信息

最后,看44-45节:“但从东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扰乱他。他必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

有人看到东方和北方,就会想到之前的北方王。但这里的东方和北方,它是另有所指。
“从东方和北方而来的消息”——它指的是上帝要给祂儿女盖印的信息,也是审判的信息,基督复临的信息——即启示录14:6-12节的“三位天使”的消息。
这里的“东方”是指基督再来的方向,启示录7:2节说:“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从日出之地上来,拿着永生上帝的印。”日出之地,指的正是东方。
以赛亚书41:2节说:谁从东方兴起一人?耶和华将列国交给祂,使祂管辖君王。”——这里从“东方”兴起的人正是基督。东方的消息是指三位天使的信息,而这个信息将预备人接受“永生上帝的印”。(启7:2)
那么,北方呢?诗篇48:2节说:“大君王的城,在北面居高华美。”(诗48:2)北方是上帝圣城的所在地。再看以赛亚书41:25节:“我从北方兴起一人,祂是求告我名的,从日出之地而来。祂必临到掌权的,好像临到灰泥,仿佛窑匠踹泥一样。这个从北方兴起的人,仍然是指基督。
所以,当教皇权通过控制全球经济来强迫所有人遵守星期日法案时。上帝的真儿女要向世界发出大呼喊,告诉人们:基督要来了,上帝正在天上施行审判,安息日才是敬拜上帝的日子,那是上帝的印——我们要守安息日为圣,要受上帝的印,同时要拒绝由教皇权在中世纪带入教会的“太阳日(星期日)崇拜”,那是兽的印记。
这就是大呼喊,这个信息将预备人们迎接从“日出之地”而来的众王——就是复临的基督。而正是这道信息,要扰乱教皇权再度统治世界的进程,于是“他就大发烈怒出去,要将多人杀灭净尽。”那时,将有许多人为真理的缘故而被杀殉道。
接着,教皇权要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启示录17:15节说:“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所以,海——也就是水多的地方,它在预言中是指人口众多之处。
而“荣美的圣山”则是指上帝的真教会。也就是说,教皇权要站在上帝的真教会和世人中间,拦阻人们向世界发出末时代的大呼喊,向世界发出不要拜兽和兽像的信息!他要藉着政权的力量,来阻止人们传三天使的信息,阻止人们传讲审判和基督再临的信息!
“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教皇权能够得逞吗?绝对不能!在启示录第18章,圣经已经明确的预言了上帝对“巴比伦”——也就是教皇权及其追随者进行审判的情形,它的刑罚必在“一日之间”忽然来到。
弟兄姊妹,主来的日子近了,现如今,教皇权和美国,正试图通过经济手段控制全世界,圣经预言正在我们眼前迅速的应验着。
这个世界即将结束,人类历史正在接近尾声,耶稣很快就要再来,愿我们都能成为在末时代为主站立的儿女。愿主与您同在。阿们!
慕义生 2020-06-08
2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