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不战的勇士 > 正文

《不战的勇士》第1-3章

一个在战场因良心而拒绝拿枪的人!

一个在生死关头坚持读《圣经》的人!
一个从未耽误过任何一个敬拜之日的人!
一个真正将信仰和信念活到坚不可摧的人!
……
如果你正处于灰心软弱之中,
如果正渴望寻找能激发信心的故事,
如果你渴望从一位平凡人的伟大信仰中找启发,
……
  那么,
这是你不可多得、不容错过一本书,
它将一次次的打动你,

让你的生命中充满信心、力量,和感恩!

(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


不战的勇士:钢铁英雄-戴斯蒙

法兰西丝•杜斯 著

钟友珊 译

 

致谢
戴斯蒙的母亲是他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
我希望能用这本书来表达他对母亲柏莎•杜斯的感念之情。
而我母亲也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
同样我也用此书来表达对母亲葛楚德•夏尔曼的感谢之意。
法兰西丝•杜斯


2016年年底,一部改编自真人真事的传记战争片——《血战钢锯岭》在全球上映,获得好评如潮。
这部影片除了罕见的以个人信仰的视角切入残酷真实的战争,以及跌宕起伏剧情和逼真的战场特效外,最令人感动的就是主角戴斯蒙·杜斯。(Desmond Doss;1919年2月7日—2006年3月23日),战争期间,他服役于美国第77步兵师的307步兵团医疗分队,是美国历史上惟一一个拒绝在战场上使用武器、没有杀死任何敌人、却获得美军最高荣誉--荣誉勋章(The Medal of Honor)的人。
在军营中,戴斯蒙一次次被战友们的嘲笑欺辱,看他为一个老好人和智障者,但他却依旧不改初衷。在战场上,他手中不拿抢,却于枪林弹雨中冒死救人,甚至对那些欺辱他的战友也尽弃前嫌,一心搭救。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竟然还在战场上拯救敌人——只要是人,他就竭力搭救,绝不放弃。这令人们彻底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他成为一个真正的英雄。
许多人看完影片后,都很好奇,这个人的背景如何,他怎么能如此坚守信仰,生活中的他又是怎样的?为此,我们出版了这本书,希望读者们能多的了解这位不战的勇士。不仅在战场上如此,即使在生活中、信仰上他也是如此。戴斯蒙·杜斯一生的目标,就是活出他的信仰。
在此,我们要特别感谢“戴斯蒙•杜斯委员会”(Desmond DossCouncil)允许我们使用许多珍贵的照片,也感谢美国太平洋出版社、戴斯蒙•杜斯的儿子小戴斯蒙•汤米•杜斯(Desmond Tommy Doss)的授权翻译。
期望此书能让大家对戴斯蒙•杜斯之信仰有更多的思考空间,并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行省思。
时兆编辑部谨识

戴斯蒙最喜爱的话语
经文——“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5-6)
问候语——“上帝赐福你。”
格言——“如果一件事不值得你去好好做,就干脆不要做!”,“知道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做到多少!” 

★戴斯蒙 •杜斯手持《圣经》,上面的勋章是美国陆军荣誉勋章(Medal of Honor)。

前 言
亲爱的读者:
我之所以请夫人法兰西丝•杜斯(她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为我代笔写下这本书,是因为她比谁都清楚我这蒙上帝带领的一生,也非常了解我期望此书能尽量忠于事实。
而我出版这本书的目的,主要是希望能鼓励读者朋友将你的生命奉献给上帝,并为祂的复临做好准备,因为祂就快来了。
上帝亲手在石板上写下了十诫。祂说十诫是完美的,一点一画都不能加添或删减。我们将来会按照这使人自由的律法受审判,接受或拒绝这律法,将是我们生死攸关的一个选择。
法兰西丝和我已决志跟从上帝,将祂摆在我们生命的首位。祂使我们彼此相爱,超乎我们所能想象,而我们的人生也因此无比喜乐。
你诚挚的基督里的弟兄

戴斯蒙•杜斯/国会荣誉勋章获得者
★1945年11月1日,时任美国总统的杜鲁门为他佩戴上了美军最高荣誉的象征——荣誉勋章。


美利坚共和国总统代表国会
将“荣誉勋章”授予戴斯蒙•杜斯

★姓名:戴斯蒙•杜斯(DcmondT. Doss)
★军阶与所属单位:美国陆军第77步兵师307团医务支队一等兵
★受奖事实发生时间与地点:1945年4月29日到5月21日,日本琉球群岛冲绳浦添村(Urasoe Mura )附近
★入伍登记地点:弗吉尼亚州林奇堡市
★出生地:弗吉尼亚州林奇堡市
★一般命令第97号:1945年11月1日
★受奖事宜叙述:当第一步兵营对一个约120公尺高的崎岖山崖发动攻击时,戴斯蒙是军队的随行医护兵。我军攻上崖顶时,敌军展开一阵猛烈的大炮、迫击炮及机关枪的攻击,造成约75人死伤,多人撤退。然而一等兵杜斯却拒绝寻求掩护,选择留在受伤战友的身边,将他们一个个徒手搬运到崖边,抬上担架,再用绳索将他们沿着山壁垂降到由我方人员掌控的安全区域。
5月2日当天,在同一个山岭上,他为要营救一名受伤的战友,在步枪密集的扫射及迫击炮的轰炸下,冒险前进至火线 200码(约183米)之处;两天后,他冒着四处投射的手榴弹之危险,挺进到离敌军只有7米远的一个洞穴口,为4名在进攻一座防守严密的洞穴时受伤的战友们裹伤;后来又在炮火中往返4趟,将他们运送到安全地带。
5月5日那天,他不顾敌方轻型武器的攻击,救助一名炮兵官员。他为这名炮官缚上绷带,将他移到轻型武器攻击不到的地点。虽然大炮及迫击炮的炮弹在他附近爆炸,但他仍在艰难的环境下完成为炮官注射血浆的任务。
当天稍晚,我方一名军官被从洞穴发射的炮火击成重伤,并距离敌人仅有七、八米之远,一等兵杜斯见状,不顾危险,爬到这位重伤者旁施行急救,并在持续猛烈的炮火袭击中,抓着他行经95米,进入安全地点。
5月21日,在首里城附近一场高地的攻击行动中,杜斯的其他战友纷纷寻求掩护时,他却宁可冒着被误认为是敌方之危险,也要冲向前抢救伤员,然而他自己的双腿却因此被手榴弹 炸成重伤。
尽管受了伤,他却不愿叫其他医护兵离开掩护地点,前来照顾他,反而自行处理伤势,直到5小时之后2名搬运担架的士兵到来,将他抬上担架,快步带往掩护地。
然而士兵和他在途中却遇上坦克攻击,杜斯看到附近有人伤势比他严重,他自愿下担架,要士兵带重伤者先行离开。在等待他们返回的时候,杜斯再度遭炮火所伤,造成一条手臂复杂性骨折。但凭着过人的坚忍毅力,他以来福抢的抢杆当作固定的夹板,绑在自己碎裂的手背上,忍痛爬过274米崎岖难行的坡路,抵达救护站。
因着卓越的勇气及大无畏的决心,一等兵杜斯在极端危险的环境下拯救了许多其他战友的性命。对于第77步兵师来说,他的名字成了男人的代名词,其英勇行为已远远超越了他个人 职责所需。
1945年10月12日 于白宫

总统哈里·S·杜鲁门(Harry S. Truman)


 第01章 回忆(一) 
一名士兵孤孤单单地站在运兵船的护栏边,望向大海。西方挂着半轮明月,银色的月光洒遍海面。
他所在的这艘船正驶离夏威夷;美军第77步兵师刚结束在那里的丛林作战演练。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船上的士兵只知道船队正朝着西太平洋方向前进,没人告诉他们最终目的地是哪儿。
甲板上有几名士兵摸黑走动着,船只之所以不开灯,是怕被敌军发现而受到对方炮弹的袭击。尽管戴斯蒙并非一人独处,但他仍感到孤单寂寥。
他的思绪飞到了家中,脑海中满是亲爱的家人:父母、弟弟、姐姐,以及新婚两年的漂亮妻子。他好想桃乐丝,想起搭船离开美国前跟她相处的最后片刻。“何时才能再见到她?还会不会有那一天?”一想到这里,戴斯蒙心中便痛苦不堪。他尝试将思绪转到其他地方。
★ ★ ★ ★ ★
一幅画
“一幅美丽的画,请出价!”拍卖官边说边从一些拍卖品中抽出一幅画。“请出价!”他又说了一次。”10美分!有人出10美分,有人要出20美分吗?好的,伯朗先生,谢谢你。20美分!有人要出50美分吗?这幅画很美,它远远超过这个价钱。好,50美分了!有没有人要出75分?”他环顾四周。“有人出75美分了!80美分,有没有人?”他等了一下,又继续喊:
“75 ! 75 ! 75 !有人出80吗?没有了吗?成交!由那边的那位先生以75分拍得。”“杜斯先生,恭喜!你赚到了!”拍卖官说。接过那幅画,看着它,托马斯•杜斯连自己都很纳闷,为什么要买下一幅描绘主祷文及十诫的画。他承认它画得很好,但他买这幅画做什么呢?“好吧!柏莎也许会愿意把它挂在客厅的墙壁上。”杜斯喃喃自语道。
(十诫画)
他参加这场拍卖会的目的,只是想为新居添置一些家具及其他用品;他和柏莎刚刚结婚,希望能在有限的预算下,为爱巢购置一些所需的家具。
尽管在购买这幅画时,戴斯蒙•杜斯还没出生,但他已听父母们说过了很多次;更何况那幅画近在眼前——就挂在他们位于弗吉尼亚州林奇堡市(Lynchburg)依斯利街的家中客厅那一小块儿墙上。 
从小戴斯蒙就对那幅画充满了兴趣——事实上,妈妈有时希望他能转移注意力,不要对那幅画有那么浓厚的兴趣。这不是妈妈不想要戴斯蒙注怠它,而是小戴斯蒙老是把一张原本放在餐厅的椅子拖到客厅,挺直着背站在椅子上,非常仔细地端详画中的人物与图片。
有一次妈妈告诉他:“戴斯蒙,把椅子放回餐厅,好吗?天啊!椅子面都快被你磨坏了,你怎么一天到晚老是站在上面看!”不过戴斯蒙知道妈妈不是真的对他生气,只是抱怨几句。
那晚,站在运兵船的甲板上,处在昏暗的太平洋,戴斯蒙不断忆起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再次体会到那幅画对他的影响有多深远。
在那幅画中,十诫中的第六条诫“不可杀人”是以《圣经》里的人物——该隐与亚伯的故事为代表的,图中描绘的是该隐手持一根棍棒,杀死了弟弟亚伯,警觉的站在尸体旁。戴斯蒙常想:“亲哥哥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这个画面让他深深感受到杀戮的恐怖——不论对象是人还是其他生物,他相信是这幅画让他决定要成为一名救人而非杀人的医护兵。他感觉似乎上帝在对他说:“戴斯蒙,你不可以杀人!想想看,如果我是你的话会怎样做;如果你爱我,就该追随我的榜样,救人性命。” 
★ ★ ★ ★ ★
安息日学
他任思绪漫游,又想起了妈妈。妈妈(愿主保守她)总是在安息日带着他们三个孩子一起去教堂聚会(《圣经》里所记载的安息日是指星期六),妈妈最早是推着婴儿车里的姐姐奥黛莉,等奥黛莉可以走路,跟在妈妈身旁出门时,坐在婴儿车里的成了戴斯蒙,最后是弟弟小哈洛德坐婴儿车,他和姐姐则站在两边。每次去教堂时,他们俩都特别开心,蹦蹦跳跳的跟在妈妈身边。
“戴斯蒙,哈洛德,复习《圣经》功课的时间到啦!”妈妈这样喊着,奥黛莉已经拿着自己的小本《圣经》准备好了,两个小男生也很快加入到她和妈妈的读经行列。这项活动已成为他们家的一个传统。
戴斯蒙想到他被征入伍前,刚因为每周准时出席教会的安息日学,且每天都认真地研读当周的功课进度,所以获得了小缎带勋章作为奖励;这已经是他第八次得到缎带勋章了。
接着,戴斯蒙眼前浮现出位于帕克街小教堂后方的安息日学校。每个上课的学生,必须参与学校环境的维护,老师会指派他们从事各种清洁工作,分工会不时地轮换,让孩子们不至于无聊。
让戴斯蒙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有一次他被分配要清理黑板及黑板擦。他心想:“黑板看起来不脏,很干净,所以用不着清理的,我只要把两个板擦拿出去外面清一清就可以回家了。”
这时,他突然心生一计:如果把两个板擦相互摩擦,就可以让板擦表面看起来很干净,而且也不会因为清理粉笔灰的关系而使喉咙痒到咳嗽,这样才省时省事儿!于是,戴斯蒙将两个板擦轻轻摩擦几下,完后直接放回黑板旁的粉笔槽。然而,尽管两个板檫表面看起来很干净,但其实里面仍然积满了粉笔灰。
戴斯蒙刚把板擦放好,聪明而有智慧的老师尼尔•基特嫚(Nell Ketterman)二话不说就径行走到黑板前。她拿起两个板檫互相撞击——不用说,粉笔灰迅速飞了出来!这时,老师说了一句令戴斯蒙终身难忘的话:
“戴斯蒙,如果有一件事你觉得它不值得去做,就干脆不要做。”于是戴斯蒙将板擦拿出到外面,再次清理——这次他完全照规矩来,而老师的那句话,却让他永铭于心。不论是在成长的过程中,还是军旅生涯,他始终牢记这句话:凡事只要决定去做,一开始就要努力做好。
板擦事件发生后不久,基特嫚老师就去中国当宣教士了。戴斯蒙想,长大后我也要象基特嫚老师一样,到远方做海外宣教的工作。然而当他置身在那艘运兵船上时,他还不知道,自己也即将在所要前往的岛屿上,成为一名真正的宣教士——看顾当地民众以及自己的战友。
★ ★ ★ ★ ★
上帝的看顾
他开始回想上帝一直以来对他的眷顾。戴斯蒙的成长历程中充满了惊险的画面,有时连她的妈妈都不知道他怎么能顺利地长大。老实讲,回顾过去25年的人生,戴斯蒙也不明白自己是怎样保住小命,活到现在。
“戴斯蒙,牛奶喝光了!再不添满,明天早上就没得喝了!”妈妈说。“你去埃拉阿姨家带些牛奶回来,好吗?”埃拉阿姨有个菜园,还养了一只奶牛;当时正值经济大萧条,埃拉阿姨总是慷慨地与亲戚分享她家中的蔬菜和牛奶,因此妈妈叫戴斯蒙去她家取牛奶。
和埃拉阿姨日常里的对话内容,戴斯蒙几乎都背下来了。
“一夸脱(946毫升)就够了吗?戴斯蒙。”她总是很热情地问。“妈妈只叫我拿一夸脱。”戴斯蒙每次都是这样回答。
“好吧!“接着她会把牛奶倒进戴斯蒙带来那个容量为一夸脱的玻璃瓶中。(那时的牛奶都装在玻璃瓶里,不像现在都用塑料容器。)
“埃拉阿姨,谢谢您!”通常戴斯蒙拿到牛奶后会答应替埃拉阿姨问候妈妈,之后就打道回府。
但这一次戴斯蒙没能顺利到达埃拉阿姨家!在去埃拉阿姨家的路上,会经过一段用鹅卵石铺设的石子路,尽管它比泥巴路好走一点儿,但路况也是起伏不平。这天,戴斯蒙的脚因为踢到一块石头而绊了一跤,因为怕把玻璃瓶摔破,他把瓶子高举着——但没有用,瓶子还是碎了!
戴斯蒙摔倒在地,发出惨叫声,邻居听到声音,急忙跑出来看是谁受伤了,有人跑去告诉戴斯蒙的母亲。妈妈闻讯立即从家里跑出来,看到戴斯蒙倒在地上。
“宝贝,发生什么事了?”
她立刻察觉戴斯蒙的左手伤得不轻,于是跑回家拿了一条大毛巾把他的手包扎起来。一位邻居将车借给他们,把戴斯蒙送到林奇堡市医院的急诊室。
医生努力的把戴斯蒙的手缝合起来。“杜斯太太,我已经尽全力了,但孩子的手恐怕永远无法恢复正常的功能了。他的肌腱和肌肉已被割得……”翳生没有继续往下说。
听到无法复原的说法,戴斯蒙和妈妈心头笼罩着阴影,伤心的回到家中。虽然特别难过,但妈妈还是想为戴斯蒙做点什么,于是,只要戴斯蒙的手稍有愈合的迹象,不再那么疼了,她就尽量将他的手指头前 后、上下、左右地扳动,进行肌肉拉伸,使肌肉能伸展到最大的极限。
“啊!哦!妈妈,好痛!好痛啊!”戴斯蒙疼得直叫。
“戴斯蒙,我知道这很疼,但只要有一点点能让这只手复原的希望,我们就不能放弃。试试看,要是我不去拉你的手指,它们自己能不能动?咱们一起为你的手指祷告好吗?”妈妈一直为戴斯蒙的手祷告,但现在她的祷告更加热切了。
一天,妈妈从工作的鞋厂刚回到家,就听到戴斯蒙的声音。“妈,你快来!我要给你看一样东西!”戴斯蒙迫切呼唤着。
“来了、来了!怎么了?”妈妈来到戴斯蒙身边。他伸出左手,摆动着食指。
“戴斯蒙,太好了!你的手指能动了!“妈妈惊呼着。看到这奇迹般的转变,她高兴得不得了。
“来,让我们一起向上帝献上祷告,感谢祂亲自医治了你的手。”戴斯蒙和母亲一起低头祷告,感谢上帝如此祝福他们,使他的手真的痊愈了。尽管两只手看上去有点不同,但只要手的功能正常,他已经非常满足了。
★ ★ ★ ★ ★
另一个祝福
那夜在甲板上,戴斯蒙还想起了另一件事儿,一次上帝用很特别的方式来看顾他。
那天,他正在跟邻居家的小朋友玩耍,他们在一段石墙的上方跑来跑去。结果戴斯蒙一不小心摔了下来,膝盖被碎砾的墙面削去一层皮。当时痛得不行,“我要先回家了!”他和其他小朋友们说。
那天晚上,戴斯蒙看着伤口,“天哪,好痛!”他喃喃自语,心想伤口迟早会好的——他不想让妈妈为膝盖擦破皮这种小事担心。于是努力用正常的方式走路,没让家人发现他受伤了——但还是没能隐瞒太久,因为到了第三天,他发现自己已无法下床了。
由于戴斯蒙的妈妈在鞋厂上班,所以很早就得出门,邻居太太珍妮阿姨会过来帮忙将孩子们叫醒,并帮助他们准备早餐,然后送他们出门上学。那天早上,她一如往常地叫戴斯蒙起床,可是过了好半天,依然没动静,于是珍妮阿姨跑去戴斯蒙的房间看看怎么回事。
她这才发现,戴斯蒙正抱着膝盖在那儿低声呻吟,尽管她没什么医学背景,但看到戴斯蒙膝盖上的伤,就知道他伤得不轻:整个膝盖又红又肿,吓人的红色纹路由瘀伤处向外散开,显示伤口已有败血症的迹象。珍妮阿姨立刻打电话给在鞋厂上班的妈妈,跟她简单说明了戴斯蒙膝盖的情形,让她赶快回家。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妈妈看到戴斯蒙的膝盖,难过地问。
“我以为它自己会好,不想让你担心。”戴斯蒙委屈的说。
妈妈十分难过,心想:“哎,我宁愿你早点告诉我,怎么也不能拖成这样才让我知道啊!”但她并没有跟戴斯蒙说这些。后来医生来了,仔细检查了戴斯蒙的膝盖后,医生告诉戴斯蒙的父母(那时候爸爸也赶 回来了)说:“虽然很遗憾,但我仍然必须告诉你们,戴斯蒙的膝盖受到非常严重的感染,现在唯一的办法,恐怕就是截肢,因为病毒已侵入他的身体,除非截肢,否则他的性命不保。”“性命不保?”(当时的医疗条件很差)
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好看的就这样让医生把戴斯蒙的一条腿锯掉呢?不,不!难道以后戴斯蒙就只能靠一条腿行动了吗?那太惨了!可是,要是不截肢,戴斯蒙就会没命?这真是一个难以抉择的痛苦时刻!
“医生,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妈妈绝望地问。医生建议他们,可以先在戴斯蒙的膝盖上放个热敷袋试试。
“杜斯太太,不妨试试看。不过要注意,至少每2小时要更换一次。我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要是到明天都没改善,还是得截肢。”医生离开时这样叮嘱。
妈妈把一大锅热水放在炉子上,让它保持滚烫,然后将一条大毛巾用热水浸湿,拧干后放在戴斯蒙的膝盖上,上面再覆盖一条折了又折的厚毛巾,以维持下方热毛巾的热度,并频繁更换热毛巾,确保它一直是热的。
同时,她自然也不忘祈求上帝,让她的努力能有效果,从而可以保住戴斯蒙的这条腿。这样的热敷更持续了一日一夜,戴斯蒙的母亲已筋疲力竭,但仍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妈妈,我的腿好像没那么痛了。”夜里戴斯蒙对妈妈说。妈妈仔细查看伤口,也觉得似乎有好转的迹象,红色纹路渐渐变淡了。感激的泪水涌出她的眼眶,她向上帝献上感谢,并继续祷告、更换热敷巾。
第二天医生来了。他再次检查戴斯蒙的膝盖,然后说:“杜斯太太,我想你赢了。情况似乎已渐渐好转,但接下来的几天,你仍要密切观察。”这些话彷佛是天上的美妙佳音!杜斯一家都激动不已——最高兴的自然还是戴斯蒙本人。
关于那次腿伤,他还特别记得一件事:在床上躺了几天,接受治疗并渐渐好转后,他决定试着站起来。他先坐到床边,把脚放到地面,想靠着脚的支撑力慢慢站起来——结果整个人一下摔倒,重重地趴在地板上!他这才知道自己得努力恢复体力,甚至是要重新学习走路。
★ ★ ★ ★ ★
哈洛德
当晚戴斯蒙靠在甲板的栏杆边,还忆起了另一个经历,但这次的主角不是他。
戴斯蒙的弟弟哈洛德有次病得非常厉害,体温高到39度多,整个人痛苦不堪,妈妈用尽各种办法想让他好过一点,但似乎徒劳无功。他高烧不退,痛苦的低声呻吟,就连医生看过哈洛德后,也束手无策。
“杜斯太太,我不敢说孩子能否熬过今晚,如果他今晚能够平安度过,明早我就会带另一位医生来,我们会为他做一个腰椎穿刺,找出问题到底在哪儿,看看有没有办法医治他。”医生的这番话听起来一点都不令人欣慰。
“我觉得我们应该要为哈洛德祷告,你说是吗?”妈妈忧心忡忡的对戴斯蒙说。
“对,妈妈,如果我们一起为哈洛德祷告,上帝会让哈洛德好起来吗?”戴斯蒙问道。 
“我不知道,宝贝,我们祷告吧,希望上帝能成全祂的旨意,我们可以把我们心里所求所想的告诉上帝。”
母子俩跪在咍洛德的床边祷告。妈妈祷告说:“我们在天上的父,祢知道哈洛德病得很重,他很痛苦,如果我们所求的是符合祢心意的话,请医治他,如果不是祢的旨意……”她哽咽了,“请快快带走他,让他不要受太多的苦。谢谢祢,天父,阿们。”妈妈和戴斯蒙站起身,看着哈洛德,发现他的呼吸已变得平缓。他们以为他快离世了,然而情况刚好相好,在静静的呼吸声中,他的脸上开始出现血色,也很快地沉沉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哈洛德醒来时,他感觉好多了。这次经验让戴斯蒙和妈妈毕生难忘!隔天早上医生就如先前答应的那样,前来查看病情,当他看到哈洛德好转后,大吃一惊。妈妈迫不及待地告诉他——在她向上帝做了祷告之后,洛德马上好转起来。
“孩子,上帝亲自医治了你,”医生说。“我相信这其中必有祂的旨意。”
★ ★ ★ ★ ★
“累了,该去船舱睡了。”戴斯蒙心想,于是返回船舱的铺位,很快就入睡了。 

第02章 回忆(二)
隔了几晚,戴斯蒙又来到运兵船的甲板上,这天月亮升得较高了,银色的月光依旧洒遍海面,他又开始回忆往事。
★ ★ ★ ★ ★
组装自行车
“真希望我能有一辆自行车。”有一天戴斯蒙向朋友保罗说道,“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骑自行车出去玩了。”
“你为什么不去买一辆?”保罗问。
“没办法,我没钱。”戴斯蒙回答。两人沉默了一会,但很快保罗有了一个主意。
“我们去回收站试试运气吧!或许可以捡到别人丢掉的零件,然后我们自己组装一辆自行车!走,我们去看看!”戴斯蒙欣然同意。很快两人就来到回收站,开始翻翻捡捡。
“这个看起来好像是自行车的车体!”保罗边说边把垃圾挖开。“真的耶!它看起来还算完好。”
“这里有个轮子——哦,是两个!”戴斯蒙也很兴奋。
他们继续搜寻,找到一个链轮,又捡了两三根链条,为了避免链轮和链条的尺寸不致,他们甚至还找了两个旧轮子备用;尽管这些东西看起来需要修补,但也许他们自己就可以搞定,甚至连前后挡泥板都能找到,虽然一个是红的,另一个是蓝的,不过它们还可以用。
两个小男生兴高采烈的把战利品拖回家。他们在保罗爸爸的工具箱中找来了螺栓及螺丝,没多久就把脚踏车组装起来。尽管脚踏车看起来不怎么样,但重点是它可以骑。戴斯蒙和保罗时常一起骑出去,或许因为这车是他们自己努力的成果,所以骑起来格外开心享受。
不过戴斯蒙也没忘记,好几次那辆脚踏车几乎把他害惨了。有了脚踏车后,他每天都骑着它上学。有天在骑往学校的路上,戴斯蒙经过格林先生的杂货店,看到伍兹先生送牛奶和奶酪的卡车停在旁边,这唤醒了他冒险的精神:何不抓住卡车车尾搭便车?那样可以更快的到校。
于是,当伍兹先生跳上车,准备开往下一个配送点时,戴斯蒙立刻抓住了右后侧的挡泥板,紧靠着卡车右侧。
“太好玩了!”正当戴斯蒙这样想时,车子已经快速驶进林奇堡市的坎贝尔大道,这是一条路面平整的干道,早晨这段时间路上的人和车都不多,他忍不住大声说:“太好玩了!一点都不危险啊!”然而,在接下来的几次卡车为了闪避路上的人和车,车尾几乎快要撞上人行道时,(显然伍兹先生不知道有个小男孩骑着脚踏车贴在他的卡车后面),戴斯蒙开始觉得不对劲儿,这样做似乎真有点危险了!
接着,他看到前方山脚下的铁路,卡车马上就要通过几条交叉的轨道——两组铁轨及一条转弯的电车轨道即将在此交会。戴斯蒙微微有些紧张,但还是抓紧卡车后方,现在卡车的车速已不容他放手了。
过铁道时脚踏车颠簸得非常厉害,有几个瞬间,戴斯蒙担心那辆拼装的脚踏车会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脚踏的车轮和铁轨相碰时,感觉车身好像快要解体了,有几次他感觉自己也差点儿被甩出去。但很快的,卡车和脚踏车顺利的通过了所有铁轨,开上平坦的柏油路,驶往下一个配送点。
毕竟戴斯蒙是小男孩,天不怕地不怕,等到卡车停在一家餐厅门口,准备配送牛奶及其他奶制品时,戴斯蒙早已将刚才的惊险过程抛诸脑后了。
不知情的伍兹先生轻快地跳下车,走到车子后方准备卸货,却听到戴斯蒙的声音传来:“感谢伍兹先生带我兜风。”他立即转头,看到一名小男孩和一辆奇怪的自行车。
这时他才听懂小男孩所说的“兜风”是指什么,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小子,你不要命了吗?知不知道这样做可能会丧命?拜托,不要再干这种蠢事了。”
戴斯蒙除了说“好吧”之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能尴尬地跳上脚踏车,稍微回想下刚才的经历,用比刚才慢很多的速度往学校骑去。 
★1919年的林奇堡市,它除了是战略要地之外,也是铁路和公路的交通枢纽,有多条重要铁路在此交会,还有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內河码头。该市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是南部同盟军的重要物资供给地,更是1865年南北战争签署停战协议的地方。
★ ★ ★ ★ ★
跳火车
没多久、他忆起自己另一次更疯狂、更玩命的尝试。
在林奇堡市的火车站,人们常会看到有着庞大蒸气引擎的火车头,后面拖着长长一列货车车厢或乘客车厢,然后发出长长的汽笛声。这些总是令住在附近的小男孩们着迷,但他们的母亲却不喜欢火车冒出的黑烟,更不喜欢家里的东西都沾上了一层煤灰,但小男孩儿是不管这些事的。
那天放学后,戴斯蒙和堂兄弟皮斯顿及比弗利(他真的就叫比弗利Beverly。这个字在英文里通常女生的名字。)碰头,三人盘算着,在放学后到被叫回家吃晚饭前的这段时间有什么乐子可找。
“我知道了!咱们去第20街看我爸爸的列车经过吧!我想它差不多就在这个时间会经过那里。”皮斯顿提议着,他的爸爸是那列火车的列车长。
当他们到达第20街火车站时,那列火车刚好靠站。戴斯蒙的叔叔蓝萨在协助部分旅客下车,然后退回到车厢边,打手势示意火车启动。接着,火车渐渐加速。这时,蓝萨看到三个孩子,便笑着向他们挥手打招呼。
这列载客火车开走后,另一列在旁等候它通过的货运火车也开始沿着铁轨缓缓前行,这时,又有个大胆的主意在戴斯蒙的脑海里闪现。
“嘿!我们试试看,跳上火车好不好!”戴斯蒙兴奋地大叫。
“会不会太危险?”比弗利看着隆隆驶过的货运火车问道。 
“放心啦!我爸在他婚前去找我妈约会时,就经常这么干,他老是把它叫做‘握紧扶手’,只要跳上火车,然后抓稳火车侧边的阶梯扶手就行了——简单得很!”不过,戴斯蒙没讲清楚,他的爸爸在铁路局上班,对于跳上、跳下的时机掌握得非常准,而且他这样做时,都是在车速很慢的时候。
皮斯顿和比弗利似乎相信了戴斯蒙的说法,于是3人开始跟在火车旁边跑,完全没有想到这样做有多危险。
“我先跳上,然后你们学我的动作。”戴斯蒙喊道,他刚说完,就纵身跳上火车并幸运的抓住了阶梯扶手,其他两人也迅速跟进,于是3 人就像是‘搭’火车一样站在车厢门口。很快地,皮斯顿和比弗利玩够了,觉得无趣,便跳下车,然而戴斯蒙却没跳下来。
“戴斯蒙,下来!车子越来越快了!”两个男生尖叫。
“它太快了!我没法跳啊!”但戴斯蒙心里明白他必须在列车开上横跨坎贝尔大道的高架桥前跳下车,不然就死定了。最终他还是决定放手一搏,跳下车后重重地摔到地面上,并滚到铁轨旁的路堤,直接撞在路堤旁的水泥墙上,这才停下来——而再过八九米,就是坎贝尔大道。若是再晚跳几秒,戴斯蒙就会血溅坎贝尔大道——死得很惨。
“哇!好险呀!”刚经历了这番折腾,戴斯蒙仍处于亢奋状态,他拼命喘气,并试着动动手脚,检查四肢,还好,身上没什么大伤,瘀青是免不了的,但至少骨头没断。
他一瘸一拐的走回家,这时妈妈刚好下班回来,他很小心地移动,希望不要被看到,虽然妈妈注意到戴斯蒙比平常安静,但由于她忙着准备晚餐,打算稍后再找时问问他。
戴斯蒙不希望爸爸知道他做了什么好事,可是爸爸一进家门,电话就响了,爸爸急忙跑过去接。
“什么?你说什么?”爸爸边说话边朝着戴斯蒙的方向看。他静静地听对方讲了几分钟,然后挂断电话。
戴斯蒙后来才知道,他的堂兄弟因为没看到他跳下来,所以回家后害怕地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向莫德婶婶合盘托出,于是莫德婶婶紧张地打电话来询问戴斯蒙回家了没有,有没有受伤。
“戴斯蒙,你的脑袋到底在想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事?莫德婶婶把整件事都告诉我了。你竟然会疯到以为自己可以跳上火车——我要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不可以做这种事。”爸爸那时候还不是基督徒,而且他的脾气也相当火爆;我相信他的情绪已经处于失控状态了。
“爸爸,我再也不敢了!真的,我再也不会这样做了!”“我知道你以后‘可能’不敢了,但我要‘确保’你以后不会再做!”父亲愤怒地扯下他腰间的宽皮带,开始抽打戴斯蒙。皮带不断地打在戴斯蒙的背部、腿部以及身体其他地方,他痛得大叫,但爸爸却完全没有想要罢手的意思!血开始从他的背部汩汩流出,戴斯蒙痛不欲生,他甚至觉得——还不如跳下火车摔死算了!
尽管妈妈还搞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仍赶来解救她的宝贝儿子。“托马斯,够了!你下手太重了!”
“他活该!该揍家伙!”爸爸的怒气仍未消尽,他气呼呼的走向另一个房间。
“戴斯蒙,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事,让爸爸这么生气地毒打你一顿?”妈妈不舍地跪在戴斯蒙身边问道。戴斯蒙抽泣着断断续续的说出他跳上火车的事。
“孩子啊,你不知道这样做可能会没命的?就算掉下去没死,也可能被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辗断手脚而终生残疾。”“妈妈,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做了!”
“嗯,这就好,宝贝儿,我可不想因此失去儿子。你既然答应了,我想你一定会做到的。”妈妈是个有智慧的女人,知道对孩子的信任比起责难更能帮助孩子走在正路之上。
那晚在甲板上,戴斯蒙想起这段往事,不禁再次深刻体会到,他一路走来,上帝是如何用心保护了他这个“愚蠢的家伙”。他心里充满了感恩。
之后,每当戴斯蒙想起这件事,就会想到要是皮斯顿或比弗利从火车上摔下去而失去性命或一只手、一条腿怎么办?这都会是自己的责任。
他认识到做一个好榜样有多么重要。事实上,在发生火车意外的当下,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这件事在戴斯蒙往后的人生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好几次在面临考验时,他都藉此提醒自己,要为他人树立好榜样。
戴斯蒙常常想,在他成长过程中所发生的这些事,对他之后做出的各种选择,产生过多少影响?尤其是他从军后的种种选择。这些影响还包括那幅描绘十诫的图画,它教导自己明辨是非,而母亲对他的影响更是深远——她引导他成为一位善良体贴,乐于助人的青年;成为一位立志成为他人的好榜样,坚守正道,永不妥协的青年。
★ ★ ★ ★ ★
在这艘载满士兵的大型运兵船队上,他能在甲板上做的事实在不多,感到疲倦后,戴斯蒙又回到他的船舱。

第03章 回忆(三)
运兵船驶离夏威夷的几晚之后,戴斯蒙数次重返甲板,来到那个专属他的角落。他的思绪转向自己生命中经历的几次有惊无险的经历。
★ ★ ★ ★ ★
什一奉献
戴斯蒙的母亲工作起来非常勤奋且相当敬业,深受鞋厂老板的认可。她对上帝也十分忠心,总是把属于上帝的财物归还给祂。戴斯蒙不止一次听母亲说:“既然我不会去抢银行,我也绝不会去抢夺上帝的东西。”她指的是——《圣经》里提到,我们所得的十分之,应当归给耶和华。
(《圣经》中有51次论及十分之_,最为人所熟知的,是玛拉基书3:10节:“万军之耶和华说:‘你们要当纳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仓库,使我家有粮,以此试试……。’”)
上帝会特别赐福那些忠心缴纳什一奉献的人。上帝要人们奉献收入的十分之一,并不是为了刁难他们,而是要藉此机会给予他们特别的赐福。奉行什一奉献的人会发现,他们获得的比献是的还多。戴斯蒙记得,如妈妈所说的,有好几次,上帝真的因此大大的赐福了他们。
在林奇堡市搬了几次家之后,杜斯一家终于安定下来,从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教友范德格利先生买下了一间小房子;范德格利先生自己有好几个孩子,需要换一个一点的房子。杜斯家先付了定金,接下来要分期付款。
“虽然每个月要还的钱不多,”杜斯太太提醒丈夫说,“但以目前的情况看,你平常只是打零工,而我在工厂的工作也非全职,因此就算这个月需要还的房款不多,恐怕我们也交不出来。”“我当然希望范德格利先生能对我们宽容一点儿,但他自己也有家庭要供养啊。”杜斯先生低声说。
“嗯,我一定会为这件事祷告的。”杜斯太太说。
“祷告有没有用我是不知道,但试试也不错!”她丈夫没好气的说。
杜斯太太记得,上帝曾应许会给予那些忠心缴纳什一奉献的人以特别的赐福,于是她在祷告时提到了这事,请求上帝按祂所应许的赐下恩典。
几天后,有人来敲杜斯家的门。戴斯蒙去开门,看到范德格利先生站在门口。戴斯蒙知道家里还房款有困难,范德格利先生这次来访,不知是为了什么事?不过他还是请范德格利先生进来。
戴斯蒙在厨房找到母亲,“妈妈,范德格利先生来了。”
“噢,范德格利先生,您好您好!请坐!”母亲一边走进客厅,一边打招呼。
“谢谢,杜斯太太!我来是想跟您商量房款的事。”母亲心想,距离缴房款的日子还有两天,不知他来是要谈些什么。
“我听说你们最近手头比较紧,所以要凑足房款给我似乎有困难,是真的吗?”范德格利先生客气地说。
“是的,范德格利先生,直到目前我们还没凑齐金额。”
“你看这样好不好?这几个月你们就先付一半,等到手头不那么紧时,再缴付余额。”范德格利先生问。
“范德格利先生,我的祷告真的得到应允了。我之前为这件事很烦恼,一直在祷告。”杜斯太太很诚实的说,“你要的一半房款,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了。”杜斯太太把钱交给了范德格利先生。
事情就这样说定后,范德格利先生起身告辞,留下快乐又感激的杜斯一家人,小戴斯蒙对这件事记忆深刻。
他记得后来家里的经济真的改善了,很快就付清了剩下的余款,甚至还能多付一点儿,最后一笔尾款更是在到期前一个月就付清了。妈妈总是说,这是因为她先前把属于上帝的财物,也就是收入的十分之一还给了上帝。
另一次也是如此,杜斯太太见证了随着缴纳什一奉献而来的特别祝福。格林先生的杂货店允许顾客赊账,除非顾客欠款欠得太离谱,才不得不将他列为拒绝欠款的人。
戴斯蒙记得,有天晚上他们一家人去格林先生的杂货店买东西,顺便偿还部分积欠的帐款。结账时,格林先生很和气的问:“杜斯太太,我发现你最近买的东西好像变少了,可以问下是什么原因吗?”
“嗯,格林先生,我们最近有时会去超市买东西,因为价钱比较便宜,我们才能有多余的钱来缴还欠您的帐款——我知道我们欠您很多,”她不好意思地说,“真谢谢您愿意一直让我们赊账。”
“杜斯太太,只要我这家店还开着,您的信用评价都会是‘良好级’的。”格林先生笑着回答。戴斯蒙知道有些顾客,包括他自己的亲戚,都不能再赊账了;他们家真的得到特别的祝福。
妈妈自然是高兴地不得了!不只是因为她不需再为欠款的事太过伤神,也因为格林先生这么信任她。她再次体会到,因为她忠心缴纳什一奉献,上帝给了她特别的祝福。
★ ★ ★ ★ ★

烟 酒

接着,戴斯蒙的思绪又转向另一个件事,他永远不会忘记爸爸喝醉酒的那个晚上所发生的事。
那天杜斯一家去玛蒂姑姑及阿瑟姑夫家作客。当时孩子们聚在一起玩耍,而女士们开心的聊天,这时阿瑟姑丈拿出了一瓶酒,和戴斯蒙的父亲喝了起来。
之前戴斯蒙的母亲曾和丈夫约法三章,她说:“托马斯, 你知道我来自一个不喝酒的家庭,所以对于你喝酒这件事,我是无法接受的。我有三个孩子要教养,我不许你在他们面前喝酒或把酒带回家。因此,你要么自行戒酒,要么就请你离开这个家。”戴斯蒙的父亲知道自己的妻子说到做到,他很爱她及孩子们,所以决定戒酒。
在这之前他一直都很节制,直到那晚见到阿瑟姑丈,他就把戒酒的誓言抛诸脑后,甚至几杯黄汤下肚后,两人已失去理智,眼见着他们就要打起来了。
没有人记得他们是为了何事而起的冲突,事后想必他们也一定想不起来了。戴斯蒙在旁边看着,不知会发生什么事。这时,出乎杜斯妈妈意料之外的是,杜斯爸爸竟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手枪,且把枪口指向阿瑟姑丈。
“托马斯,住手!”戴斯蒙的母亲吓得大叫。
尽管两个男人都喝醉了,但他们仍察觉到杜斯妈妈挡在他们中间,他们当然也不想见到她受伤,两人因此僵持不下。这时,玛蒂姑姑脸色发白地跑去打电话叫警察。
“托马斯,把枪给我!警察就要来了,要是他们看到你手上拿着枪,你的麻烦就大了!”杜斯太太伸手把枪快速抢过来,然后从两人中间抽身,随即把枪交给戴斯蒙。“戴斯蒙,快去把它藏起来,随便哪里都可以!”
戴斯蒙急忙带着枪跑回家,他环视家里每个角落,心想要藏在哪儿才不会被爸爸发现。
“啊,我想到了!可以把它藏在妈妈放钩针用品的大罐子里!”他把罐子里的钩针用品倒到桌上,把枪放到底部,然后再把那些钩针用品装在上面。后来戴斯蒙告诉母亲他藏枪的地方。那把枪就一直放在那里,直到戴斯蒙的母亲把它移到一个很少打开的抽屉底部。
藏好枪后,戴斯蒙重返姑姑家,正好见到警察把他爸爸带离姑姑家,强制押入那辆用来押送醉酒者或嫌犯的“黑色玛丽亚”警车。爸爸在牢里待了一天,直到清醒为止。这时他认识到,太太柏莎是对的:酒精碰不得!
这次事件让戴斯蒙下定决心,发誓与烟酒划清界线,他亲眼见过烟酒是如何毒害人的——他的两位男性长辈就是死于吸烟害,对于这个决定,他从来没有后悔过。
★ ★ ★ ★ ★
戴斯蒙又一次觉得有些累了,于是转身返回他的铺位。他在床前跪下,静静的祷告了一会儿,然后钻进被子里,睡前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之前有一阵子,他同寝室的战友在他祷告时,总是向他扔鞋子或靴子,现在他们对他的祷告已已经习以为常,不再干扰了。戴斯蒙很快进入了梦乡。

连载中,未完…
0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