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不战的勇士 > 正文

《不战的勇士》第4-6章

上方蓝色 领受这道 关注本公众号


本公众号秉持宁缺毋滥的原则

若非用心写作,绝不浪费您的光阴
交流请加微信:muyisheng2001

一个在战场因良心而拒绝拿枪的人!

一个在生死关头坚持读《圣经》的人!
一个从未耽误过任何一个敬拜之日的人!
一个真正将信仰和信念活到坚不可摧的人!
……
如果你正处于灰心软弱之中,
如果正渴望寻找能激发信心的故事,
如果你渴望从一位平凡人的伟大信仰中找启发,
……
  那么,
这是你不可多得、不容错过一本书,
它将一次次的打动你,

让你的生命中充满信心、力量,和感恩!

(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


不战的勇士:钢铁英雄-戴斯蒙

法兰西丝•杜斯 著

钟友珊 译

 

第04章 回忆(四)

对戴斯蒙来说,现在这个运兵船甲板上的小角落,彷佛就是他的家一样。在这个小天地里,他可以暂时脱离其他兵士的喧闹声,静静地想着自己的事。
这一天戴斯蒙又来到甲板,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他从口袋掏出妻子桃乐丝在新婚不久后送他的小本《圣经》。他读起了妻子写在扉页的一段经文:“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上帝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哥林多前书10:13)。接着,他读了一些能安慰和鼓励他的经文,最后,他做了个简短的祷告,求上帝保守爸妈、妻子还有自己,他觉得他们都需要用祷告把生命交托给上帝,尤其是他。
★ ★ ★ ★ ★

安息日

然后,他想到了一件在他生命中让他非常喜乐的事情。
戴斯蒙的父母刚认识时,母亲已经有读经的习惯,并决定成为一名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简称复临教会)的信徒,并顺从《圣经》的教导。而父亲也逐渐对《圣经》产生了兴趣,想知道她在读些什么。然而时值美国大萧条时期,工作难找,他明白,如果跟雇主要求安息日不工作,那么找到工作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如果我成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信徒的话,我们就会饿死。”这是他的借口,因此,多年来他一直不去教会,且继续吸烟——他知道信徒是不可以抽烟的。而那次发生在阿瑟姑丈家的事,才让他下定决心戒酒。
那件事发生不久后,杜斯夫妇听说复临教会要在离林奇堡市约12.5公里的布尤纳维斯塔(Buena Vista)举办布道会,于是他们讨论是否要去参加。
“我很想去。咱们能不能至少参加这周五晚上的聚会?听说莱斯特•孔长老(Elder Lester Coon)的道讲得非常好。”杜斯太太说。
“听起来好像还不错!好吧,我们一起去。“她的丈夫也同意了。
奥黛莉、戴斯蒙和咍洛德听到都很高兴,他们很少有机会去到林奇堡市以外的地方,因此,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等同于一次度假机会,于是到了周五晚上,一家五口挤进家里那辆旧车,快乐地前往布尤纳维斯塔。
想到那辆车,戴斯蒙就联想到他们家的宠物——斗牛犬杰克,它总是努力将它的头挤出车顶那个塑料材质的天窗。戴斯蒙觉得,如果狗会思考,他猜杰克大概会想:“这样好多了!空气清新,视野也比较好。”不过这回杰克没一起来。
不久,一家人顺利抵达布尤纳维斯塔的布道会现场。当时很多布道会是在那种满地木屑的大帐棚里举行的,但这次的布道会地点是在布尤纳维斯塔市的复临教会。
孩子们冲到前面去坐,父母也跟着坐过来,好就近照顾。 聚会随即开始,听众先是唱诗、音乐敬拜,然后与孔长老同行的同工们热诚地欢迎大家,接着就是孔长老的讲道。
聚会结束时,孔长老向前跟杜斯一家打招呼:“非常高兴看到你们一家人!希望明天早上再次见到你们。
“不好意思,恐怕不行!我们住林奇堡市,离这里有点远。”戴斯蒙的父亲说。
“噢,这个问题好解决!你们要不要到我家里住?我和夫人都特别欢迎你们来。”孔长老热情的说。杜斯夫妇看得出孔长老是诚心地邀请,但他们仍不想麻烦人家。
“谢谢你们的好意,但这样太麻烦你们了。”杜斯太太说。
“一点都不麻烦,我们非常欢迎!”孔师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她笑着附和丈夫的提议。
于是杜斯一家就跟着孔长老夫妇一同前往。来到孔家时,天色已晚,孩子们都累了,不过戴斯蒙还记得,孔家有个很大的八角凸窗:中间一片大玻璃窗搭配两旁向屋内斜切的小玻璃窗。这种八角窗的窗台会形成一个独立的小空间,在这个小空间里有一个靠近窗台座位,师母把它铺上床垫,给戴斯蒙睡。他高兴极了,兴奋的爬进被窝,转向窗子侧睡,结果他见到了一片令人终身难忘的美景——透过三片窗玻璃,他满天星辰好似就在头顶。
第二天早上,他们享用了丰盛的早餐,然后一道去教会参加聚会。
晚餐后,杜斯爸爸觉得该打道回府了,但三个孩子很想留下来,他们都很喜欢听孔长老的证道,于是爸爸只好依了他们,又留了下来过夜。
孔长老是个很有趣的人,充满了热情与活力,讲道内容也很精彩;杜斯爸爸常说孔长老是他所见过最棒的讲道人。他总是穿着类似燕尾服的套装,外套有着长长尾摆,内搭平整的白衬衫,衣领上夹着尖状的领夹。他讲道时,如果会众因为吃太饱或会场太暖和而打起嗑睡,他会用力敲一下讲台,发出“砰”的一声,然后问道:“弟兄,你说是吗?”这样,打瞌睡的人就会醒过来。
安息日聚会结束后,杜斯爸爸觉得该是回家的时候了,毕竟安息日只到星期六的日落(安息日一般是指星期六,但按圣经是指星期五的日落到星期六的日落),并且他们习惯在周六晚上进城去进行每周一次的采购。
“你们有什么物品是在这里买不到,必须回林奇堡市去买吗?”孔长老问道。
杜斯夫妇想想也对,的确没有什么东西是在布尤纳维斯塔买不到的,于是,他们决定去杂货店采买完毕后,留下来继续参加布道会。
那晚孔长老的讲题是“兽的印记”,他提醒听众,知道上帝的命令却迟迟不去遵守,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他还打了一个有趣的比喻:“知道应该做什么,却不去做的人,是个软脚虾(懦夫)。
托马斯•杜斯以前从未以这个角度来思考过遵守安息日这件事,那晚开车回家的路上,他一直思索着孔长老的话。
他对柏莎说:“我其实很认同孔长老所讲的,我们应该遵守上帝的安息日。我也想遵守安息日,但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我们会饿死;你知道的,要是要求周六(安息日)不上班,是很难找到工作的。
“若是真的要饿死,那我们就一起饿死吧!”柏莎经历过人生的难关,她知道慈爱的上帝是值得信靠的。托马斯对妻子坚定的态度很感动。
布尤纳维斯塔的特别布道会结束后不久,莱斯特•孔长老的兄弟,弗吉尼亚州教会的区会会长科林顿•孔(Clinton Coon) 来到林奇堡市主持一系列的布道会,杜斯夫妇和孩子们场场出席。托马斯越来越渴望能成为一名复临信徒——但在那之前,他跟“尼古丁先生”(香烟)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每天傍晚,在杜斯太太带着三个孩子举行家庭礼拜时,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段祷告:“亲爱的耶稣,请帮助爸爸戒烟。”被代祷的对象(杜斯先生)这时通常都是坐在客厅那张老旧的安乐椅上读他的报纸。虽然报纸举得高高的,以致遮住脸,看不出他的任何表情,不过他对大家的祷告听得一清二楚。
有天晚上,祷告(包括为他们的爸爸戒烟所做的祷告)结束后, 杜斯太太轻声问孩子们:“你们有没有注意到,爸爸最近没有吸烟?
“真的吗?
“真的耶!他已经三周没抽一根烟了。”“妈妈,真是太好了,我们都没注意到!”三个孩子异口同声道,然后跑到爸爸坐的安乐椅旁,告诉他看到他不抽烟了大家有多高兴。尽管爸爸没说什么,但他其实很高兴他们发现了这个事实。
布道会接近尾声时,孔长老为杜斯爸爸举行了浸礼。受完洗后,爸爸马上开始去找新工作。他是一名木匠,有时会有工作,但大都是临时工或短期的。于是他按照惯例,去找汉卡克。汉卡克是一名建筑承包商,有时会有一两天的临时性木工可以给爸爸做。
“汤姆,我的确有个活可以让你接,工作内容是这样的……。”汉卡克向杜斯说明他要做什么。
那天刚好是周五,而那份工作花费的时间超出了汉卡克和杜斯的预期。接近傍晚的时候,汉卡克来到杜斯工作的地点了解状况,发现进度离完工还有一段距离。
“托马斯,你做得很好,不过看来今天是做不完了,明天再继续吧!”汉卡克建议。
“约翰,很抱歉,明天是我的安息日——不!是上帝的安息日,我不能在安息日工作,它是属于上帝的。”杜斯说。
“好吧!那明天来领你的工资。”汉卡克又提议。
“抱歉,约翰,那也不行。不过我星期一可以来。”托马斯说。
“好的,汤姆。”汉卡克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杜斯回家与家人共度安息日,并且一起参加了教会的聚会活动。星期一早上,杜斯去领工资时碰到了汉卡克。
“汤姆,那个工作好像还没做完,你要不要把它做完?”汉卡克问道。
“当然,非常乐意!”杜斯答道。他拿出工具,很快就做完了。就在杜斯即将完工时,汉卡克来了,问道:“汤姆,我另有一个工作需要人手,你有兴趣吗?”汤姆当然求之不得。他手边工作刚完成,就又有了新的工作。从那天起,汤姆总是有事可做,数十年如一日。他知道,那是因为他在主的帮助下忠心的持守真理。在杜斯夫妻都有了稳定的工作后,家里的经济情况渐入佳境。
★ ★ ★ ★ ★

开始工作

戴斯蒙完成了中学的学业,但读书非他所长,于是他决定开始工作。在“林奇堡木材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时薪仅有八美分,而且很辛苦。他要帮忙把一车车的木材卸下,并将零散的木头及木屑抬到火炉边点燃,以便于为机器提供动力。同时还要把一袋袋重达45或90公斤的肥料搬下车。对于一个体重仅 有56公斤的青少年来说,这绝非一件轻活——更何况每周的工时长达50小时。
所以每天晚上回到家中时,都已经累得毫无食欲,头一粘沙发就睡着,直到妈妈叫他去床上睡。
后来他的时薪升到十美分,于是他学习母亲的榜样,开始捐出自己收入的十分之一,并依照母亲的建议,另外将五十美分存起来,然后他会拿三美元交给母亲,用来采购日常家用。最后剩下的一美元,用来买衣服和其他物品。他还记得,当木材公司开始从他每笔薪资中扣除五分钱,用来缴纳社保时,他有多不情愿。
戴斯蒙的妈妈时常用各种方法来鼓励孩子。她有一个鼓励戴斯蒙的特别方法:每当有亲戚朋友来访时,妈妈会让他们注意到戴斯蒙的新装束,并告诉他们,戴斯蒙现在的衣服或鞋子都是自己买的了——但对于她帮忙付款的事则只字不提。
★ ★ ★ ★ ★

榜样

戴斯蒙接着想到另一件事,这件事提醒他要特别注意自己的言行。
一天,在去埃拉阿姨家帮忙除草的路上,当戴斯蒙快到一座横跨街道的天桥边时,他看到桥上有个人。那是个酒鬼。这时,他想起母亲曾告诉说:“要提防爱喝酒的人,不要相信他们。
“老弟,你有火柴吗?我点根烟。”那人看到他,就跑了过来。
“抱歉!我没有火柴,我不抽烟。”戴斯蒙答道。
“我知道你不抽烟。”那人说。
戴斯蒙告诉他自己要去阿姨家帮忙,没有空与他讲话。出乎戴斯蒙意料之外的是,对方说:“我知道她住哪儿,也知道你是复临教友、你的教会在哪里、你在哪里工作,还知道你不碰枪。
那个人对戴斯蒙的了解,似乎超出戴斯蒙对自己了解的程度。他禁不住想,要是连一个素未谋面、终日烂醉的酒鬼,都清楚他的行事为人,那么,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正在仔细察看着他的一言一行呢?身为复临信徒,他真的要注意自己的所作所为,不要成为别人认识基督信仰的绊脚石。
★ ★ ★ ★ ★
运兵船已经驶离夏威夷好几天了。“它很快就要抵达目的地了吧!”戴斯蒙想着。他不确定自己是庆幸终于可以脱离随浪颠簸的日子,还是宁愿这样一直待在船上?
战争,是什么样子呢?
当晚祷告时,他祈求上帝在战场上与他同行,保守他平安。“也求您与爸爸妈妈及桃乐丝同在!”他以此结束祷告。

第05章 回忆(五)
船已经离开夏威夷好几天了。戴斯蒙知道,基于安全考虑,船有时会迂回前进。他们也随时注意是否有日军的船只、潜艇、或飞机在附近出现。
一次,戴斯蒙待在甲板下方的船舱时,忽然听到船下方传来像是有东西被撕裂的巨大声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上到甲板去问。
“你没看见吗?”其他兵士回答,”有枚鱼雷朝着我们的船冲过来,但就在快碰到船的时候突然转向,往船的底部冲过去。”戴斯蒙知道,这是天使把鱼雷从船身导离,但它真的靠的太近了,仍擦过了船底。为此,他祷告感谢上帝的保护。
那晚,他在甲板上的小天地坐了下来。太平洋上的怡人天气使他再次沉浸于美好的回忆之中。
★ ★ ★ ★ ★

吃素

戴斯蒙的奶奶养了几只马耳他猫,她觉得马耳他猫是全世界最优良的品种,可是附近的公猫常会跑来串门,于是一只只混血小猫诞生了。
每当戴斯蒙的爸爸从隔壁看到有公猫靠近时,就会从窗户开枪射杀它们。祖母担心他会不小心打中她的猫,然而这些公猫似乎有种逢凶化吉本能,只要窗户一推开,它们就会迅速跑到屋子下方。
“戴斯蒙!”有天奶奶对他说,“这里有七只混血小猫,你帮我把它们带到河边淹死,我付你一只一美分。”(因为粮食短缺。
于是戴斯蒙拎着一纸袋的小猫走到河边,将整个袋子扔进河里。看着小猫们在河里浮沉,等到他后悔想要救它们时,为时已晚,他非常难过,不记得后来有没有拿了那七分钱,但从那天以后,不论奶奶给他多少钱,他再也不愿淹死任何一只小猫了。
想到动物,他开始思考当初为何决定吃素。除了猫,奶奶也养些鸡,有时她会到养鸡的院子里抓住其中一只,把它的脖子斩断,然后洗干净拿去煮,为晚餐加菜。戴斯蒙很喜欢吃鸡肉,直到有一天……
“戴斯蒙,你去杀只鸡吧!作为我们的晚餐。”祖母说。
“奶奶,我吗?可是我不想杀死鸡啊……”戴斯蒙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不是爱吃鸡肉吗?既然敢吃,就应该敢杀呀!”他想到只为了满足口腹之欲,那些可怜的鸡在脖子被扭断后,是怎么痛苦的挣扎抽搐着。
“奶奶,那我以后都不吃鸡肉了!”他真的说到做到。
事隔不久,戴斯蒙结识了一位在林奇堡市“肯尼迪屠宰场”工作的年轻人。“李诺,希望有一天能有机会去看看你工作的屠宰场。”戴斯蒙好奇地说。
“好啊,要不要就约明天下午吧?明天下午我不上班,可以带你参观我们的工厂。”于是戴斯应邀前往参观。
后来讲起这件事,戴斯蒙说,当时真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有些牛瘦得皮包骨,病恹恹的,有的牛甚至断了一条腿,但仍躲不过跟着其他同类被赶去屠宰的命运,而猪的待遇就更悲惨了,他为这些可怜的动物感到非常难过。
“不管有没有病,我们都会把肉从骨头上割下来——对了,要是它们身上有疮,得先把疮切掉,然后再把这些肉割下来带疮的绞碎,做成汉堡肉或火腿。”李诺解释道。
戴斯蒙其实是爱吃夹肉汉堡的——那可真是美味可口啊!但在那次参观了屠宰场的之后,他对汉堡尽失胃口,从此决定改吃素食。
★ ★ ★ ★ ★

海上的天使

戴斯蒙想起另一次蒙上帝保护的经历。
“我的球!戴斯蒙叔叔,看到我的球了吗,帮我捡回来好吗?”五岁的罗尼用恳求的眼光看着戴斯蒙。
那天罗尼和戴斯蒙一家到大西洋海边玩,当时罗尼在岸边玩着他红黄白相间的新海滩球,一不小心,球被海水卷走了。
那时十八岁的戴斯蒙虽然不是游泳能手,但至少还会游泳,并且球也没有漂得太远。于是他跳入海中,向球的方向游去,但尽管他奋力挺进,可手就是够不着那个近在眼前的海滩球,折腾了半天,还是没成功。
后来他决定先歇一歇,在水面上浮一阵儿。这会儿,他才想着环顾一下四周,结果吓了一大跳——没想到自己已经离岸边特远了!他突然想到原因了——现在正是退潮的时间,所以他才永远离球只差那么一点点,却一下子就离岸边那么远了。
“我该怎么办?”他喃喃自语。逆着潮水往回游是不可能的,何况他已渐渐体力不支!唯一的希望是抓住那个球,当作救命的浮板,但问题是——他就是够不到球!
尽管戴斯蒙遇到事情总是习惯向上帝祷告,但他以前还真的没碰过这么大的麻烦。“上帝,救我!”他祷告着。
当他再次环顾四周时,球比先前离他更远了,不过,他发现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先前没看到的东西——一艘船。
那是一艘有着马达动力的小船,上面有两个人,他们好像正在收网,准备前往更远的外海去试试运气。当时的浪不高,但有时仍会挡住他的视线,使他无法看到那艘船,因此,那两个人即使是在面对他的方向,也未必能看到他。
“上帝,求祢让他们看到我。”他祈求。
“救命啊!”他呼喊着,然而马达的声音盖过了他的求救声,那两个人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存在,但就在他们准备开船驶离的时候,却看到了那个球,于是把船开了过去,并把球从海里捞起来。
“嘿!你看,那里有一个人!”其中一个人说。很快地,船就开到了戴斯蒙旁边。“来,让我把你拉上来。幸好我们看到你,你需要帮助吗?”戴斯蒙当然求之不得;他知道是上帝让他们看到自己的。
回程中,三人并无交谈,因为引擎太吵了,很快地,他们就回到离岸不远的地方。
“从这儿走回去没问题吧?”其中一个人问。
“没问题的!真是非常感谢你们!”戴斯蒙边说边拿起他的球,跨越船身,踩过浅水,走上陆地。这时,他想回头跟两人挥手以表达谢意,却发现那两个人都不见了,船也不见了!水面平静无波。
“那两个人是上帝回应他的祷告,差遣天使来救他的吗?”戴斯蒙每次回想此事,都觉得他们一定是上帝派来的天使。
★ ★ ★ ★ ★

造船厂

戴斯蒙想回忆的往事依稀犹存,但可以回忆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尽管他仍不知道运兵船的地理位置是在哪儿,但他猜想,应该快要在某处靠岸了。
记得在林奇堡市的木材公司工作一年后,他到市政府工作了一阵子。记得某天特别冷,他和同事们生了火堆,但没多大用处,因为实在是太冷了。当时他们正在沟里挖一个沟渠,一个十字镐不小心滑落到结冰的沟渠里,打中自己的脚。直到回家,才才发现十字镐竟穿透了鞋子,并刺进他的脚。因为天气太冷,脚冻到麻木了,被刺中也不觉得痛,也因为温度很低,甚至都没有流血!
他从军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在弗吉尼亚州纽波特纽斯(Newport News)的造船厂。二战爆发前,这家造船厂就已经在打造军船,或把普通舰船改造成战舰,随时准备提供给军方使用。(该造船公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为美国打造了9艘航空母舰。
在这些待改造的舰船中,有一些原先是豪华客轮。戴斯蒙还记得,它们华丽的内部装饰(地毯、装潢等)都必须整个移除或打掉,只剰下光秃秃的地板和厢房,以便腾出空间容纳士兵们的帆布床,让每个人可以分配到一块狭小的空间。
他想起自己在造船厂工作时,曾经处理过几艘著名的舰船,改装过美国最大的豪华客轮“美利坚号”(America) 两次;第一次,他们把豪华的装潢全数拆除,结果两个月后这艘船又送回来进行另一次改造。这次他们把整个甲板区打掉,为的是要设罝更多的铺位,以容纳更多士兵。
有几次他恰巧看到“大黄蜂号”(USHornet)被改造成航空母舰的过程。那时戴斯蒙住在哈利•葛瑞长老的家,葛瑞长老有两个儿子是大黄蜂号上的电气技师。当时戴斯蒙自己是在改装的是“印地安纳号”上,但他每天去“印地安纳号”场区的路上,都会经过“大黄蜂号”的改造区。
“我想看看你在处理的那艘大船。”有天他跟吉姆•葛瑞说。
“好啊!我可以带你去参观。”吉姆爽快的答道。
然而戴斯蒙觉得在上班时间去参观别的船,好像不太适合,因此他没去,但后来却有点后悔。
那会儿在看到大黄蜂号在进行改造时,他并不知道这艘船将来会被用来载运1943年东京大轰炸的战斗机。执行轰炸任务的是由吉米•杜立德(Jimmy Dolittle)所率领的一队勇士。后来杜立德因为在那次的行动领导有方、勇敢无畏而获颁国会荣誉勋章;因为“杜立德”和“杜斯”的姓氏都是字母D,所以戴斯 蒙后来在出席一些军方活动时,常有机会跟杜立德坐在一起。
★ ★ ★ ★ ★

※时至1944年夏天,戴斯蒙已入伍约两年半,快要面临他人生第一次的海外战役。本书接下来的章节将开始述说他在美军服役的经历。


第06章 战事爆发

“戴斯蒙,你这周末有空陪我去纽约一趟吗?”友人罗伯特•泰勒问道。
“嗯,可以呀!有什么事吗?”戴斯蒙好奇地问。
“我很久没去看我爸妈了,可是我的车子太老旧,我怕它无法开那么远。你的车很好,要是你肯载我一程,我愿意付你油钱并分担一些其他费用。你看怎么样?”泰勒说。
“好啊!那我们何时出发?”戴斯蒙问。
“星期五去,星期天回来。”罗伯特说。
那时美国政府正在征召年轻男性入伍服役一年,罗伯特是其中之一,他只剰一个月就将服役期满。
由于下班后才能出发,所以他们等到准备前往纽约的480公里旅程时,已是接近傍晚了。途中有个地方的道路是双线道,但因为那时天色昏暗,光线不清,戴斯蒙根本看不清楚前方的路况。
“嘿!”他对罗伯特说,“前方有辆小型巴士,我们可以跟着它走。”那辆小巴士的车灯很亮,但也开得很快,戴斯蒙勉强跟上了,但等到周日回程行经这同一条路时,才发现那条路其实是一条狭窄的山路,路肩更是窄到只有一点点空间。他感谢上帝的保守,没让他们从山崖上摔下去,否则他们肯定没命了。
稍早,戴斯蒙和罗伯特准备要向罗伯特的双亲告辞。”爸,妈,谢谢你们。这两天过得真的太棒了!”罗伯特边说边把东西打包上车。”妈妈煮的菜真好吃啊!”他补充了一句。
“嗯,真的是很开心见到您们,”戴斯蒙说:“谢谢伯父伯母的招待。
很快的,他们的车子开上了高速公路。尽管是寒冷的十二月,但车内温暖舒适。突然,收音机里的音乐停了。静默片刻后,收音机传来一个令人惊讶的广播:“日本轰炸夏威夷珍珠港,美国决定参战!任何现在不在所属营区的军职人员,请速回营报到!重申一次:美国已正式向日本宣战!”(日军于12月7日突袭珍珠港,重创美国海军和空军;这次的军事攻击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有着重大影响。
罗伯特和戴斯蒙对望着,两人脸上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过了好一会,他们才开始明白这段广播意味了什么。
“我本来以为一个月后就可以退伍的计划,这下子大概要泡汤了……”罗伯特的声音颤抖着,“可能在战争结束前我都无法离开军营了!不知这场战争要打多久?
“谁知道?我可能也快要去从军了。”戴斯蒙说。
戴斯蒙当时尚未被征召入伍,一方面是因为他抽到的号码在很后面(美国征兵制度中,包括用抽签来决定谁要被优先征召的方式。抽中的数字越大,入伍排序就越后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在造船厂工作,造船业在美国政府的国防政策中被视作国防的后备基础产业。
那是1941年12月7日的下午,两个大男孩开着车,但他们的脑海里想的却是茫然不知的未来。
回程途中,他们遇到三次警察临检;因为罗伯特身着军装,警察想知道两人要去哪儿。罗伯特向他们解释两人刚从纽约回来,准备要回营区报到,警察就挥手让他们离开。
戴斯蒙边开车边回想起,就在前阵子他依照年满十八岁的男性必须向征兵委员会报到的规定,前去该处报到的事。当时他是由教会里的伍德长老陪同前往,他们先在大厅等待,然后一位委员会的官员叫他们进去。
房间里有四到五位委员会工作人员坐着,他们先问了戴斯蒙的姓名和地址,接着要决定他的役别。
“我希望能登记为非战斗人员。”戴斯蒙直接地表示。“孩子,军中的编制没有这一项。”一位工作人员答道。
“长官,向您报告!”戴斯蒙说(他还记得要称对方为‘长官’)。“我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教友;星期六是安息日,我们不能从事平常的工作,但可以照顾受伤或生病的人,因为耶稣自己也是这样做的。
“那跟成为非战斗人员有什么关系?”另一位工作人员问。
“嗯,因为我们遵守十诫中的每一条,十诫中有一条是‘不可杀人’,因此我们不认同拿枪杀敌的行为。”戴斯蒙肯定地答道。在一旁聆听的伍德长老点点头,对他的答复表示满意和嘉许。
“要是世上每个人都有跟你一样的想法,那仗还要打吗!”对方一脸不解地问。
“要是他们也能这样想,就不会有战争了!”戴斯蒙回答。“长官,去打仗的人难免会受伤,我希望有机会可以照料他们。
“好吧!戴斯蒙,那你的役别得登记为‘因良知而拒服兵役’(Conscientious Objector)。”另一位工作人员提议。
“但是,长官,我不是‘因良知而拒服兵役’!”戴斯蒙脑海里浮现他对“因良知而拒服兵役者”的印象:那些人和政府抗争,不向国旗敬礼,不穿军服——总之,只要与战争有关的事他们都一律划清界线。戴斯蒙不希望被视为与他们是同样的人。
“哎呀,孩子!要是你以1A的身份入伍,却又要守安息日、不拿枪,我敢说你不久就会遭到军事法庭审判的;但若是你有1AO的身份(O代表”良知”),那军方就不能以军法审判你,他们也无法拿你怎么样。所以你看,选择1AO是对你最有利的。”那位官员耐心地解释。
“登记为‘因良知而拒服兵役’,不代表你不为国家服务;它只代表你虽同意入伍,但因宗教因素而不参与某些活动。”他又补充道。
戴斯蒙看着伍德长老,伍德长老也看着他。“戴斯蒙,我觉得你是不是就照着这位长官所建议的,以1AO的身份入伍?除此以外,你好像也没什么其他的选择了。”伍德长老想了一下,据实地说。
戴斯蒙一想起先前与征兵委员会长官之间的对话,便相信自己很快就会被征召入伍。到那时候将会是怎样的状况呢?
他猜对了!很快!就在4月1日,军方的“问候”通知函就出现在他家信箱里——戴斯蒙被征召加入美国陆军;这可不是愚人节的玩笑。

连载中,未完……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领受这道

0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