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不战的勇士 > 正文

《不战的勇士》第16-18章

一个在战场因良心而拒绝拿枪的人!

一个在生死关头坚持读《圣经》的人!
一个从未耽误过任何一个敬拜之日的人!
一个真正将信仰和信念活到坚不可摧的人!
……
如果你正处于灰心软弱之中,
如果正渴望寻找能激发信心的故事,
如果你渴望从一位平凡人的伟大信仰中找启发,
……
  那么,
这是你不可多得、不容错过一本书
它一次次的打动你

让你的生命中充满信心、力量,和感恩!

(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


不战的勇士:钢铁英雄-戴斯蒙

法兰西丝•杜斯 著

钟友珊 译

 

第16章 杜斯医护队

“我知道我们已经有很多医疗青年团的训练课程,可以帮助复临教会即将被征召入伍的男生。不过,我们这次要不要尝试办个全国性的营队,提供优良的训练课程,以装备这些男生?你也知道,很多人住的地方附近并没有医疗青年团的据点。”身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兵役事工部干事之一的科纽尔•迪克,向他的老板卡尔莱尔•汉斯提出建议。
“听起来是个好主意!”汉斯同意。“而且我还想到可以在哪里举办了,我猜密歇根区会的会长应该会答应,借我们使用格兰列治附近的野营聚会场地。你也知道,我以前当过他们的会长。”
他们也讨论了该给这个营队取什么名字。“记得那位获得荣誉勋章的小伙子吧?他的名字叫做戴斯蒙•杜斯。我们何不就把营队取名为‘戴斯蒙•杜斯医护营’?”汉斯建议道,所有人都欣然同意。
这个名叫“杜斯医护营”的营队如他们所愿,在密执安州落脚了。戴斯蒙去帮忙了很多次,除了协助干部营内事务,还向报名营队的小伙子们演讲,为他们加油打气。
戴斯蒙接受结核病疗程的那段期间,桃乐丝身心面临极大的煎熬(当时也有一些其它事情给她压力),结果,她精神崩溃了。
她觉得自己永远都无法做任何有意义的事了,甚至连打理家务都不行。
在一位过来人的建议下,戴斯蒙带桃乐丝来到位于乔治亚州怀尔德伍德市的一家诊所。那里的医护人员用营养的食物、运动,以及充分的休息来帮助病患重拾健康。桃乐丝以病人的身份住进去,在那里待了超过一年。那段期间,戴斯蒙去上班时,戴斯蒙的父母和姊姊奥黛莉就帮忙照顾戴斯蒙和桃乐丝刚出生的宝宝汤米,戴斯蒙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开400公里的车去探望桃乐丝。
有个周末,桃乐丝以及其他人建议戴斯蒙跟他的长官请个假,来怀尔德伍德待一段时间。他可以在这里找找看营缮的相关工作,就不用周末来回奔波,他决定接受这个建议。
有一天,他一位怀尔德伍德的同事库柏问他:“戴斯蒙,有位女士叫泰瑞太太要在守望山上盖一座学校。你要不要跟我们大家一起上山,帮她盖校舍?”
“我想我应该会去,也会为这件事祷告。”他回答。他祷告时,感到上帝要他去做这件事情,于是,戴斯蒙带着汤米,来到了离怀尔德伍德约32公里远的守望山,他工作时,库柏的太太伊迪斯就帮忙照顾汤米。戴斯蒙再次体会到,上帝总是知道他的需要。
戴斯蒙在山上找到一块约两公顷的地,地上还有一间小小的、有着三个房间的老旧木屋座落其上。这屋子真是够破旧的了,下雨时,戴斯蒙得在屋内各个角落放置小平底锅,以承接屋顶漏下的雨水;刮风时,地板上铺的油布则会上下跳动。他拿他军人的保险理赔金于1955年买下了它。尽管桃乐丝这时情况比较好了,但对于戴斯蒙购屋的决定仍不太高兴,因为她还是觉得自己无法打理家务。她真是大错特错!后来事实证明,她不但能打理一个家,还修完了护士执照的课程,拿到学位;甚至得到护理学士的学位。
戴斯蒙继续在原本三间房间的四周增建其它房间,最后房子变得大多了,戴斯蒙和桃乐丝终于安顿了下来,很快他们就把这房子当作家了,两人为此向上帝献上感谢。
★★★★★
这是你的人生
“戴斯蒙您好,我是克拉克•史密斯。”戴斯蒙接到复临教会兵役事工部史密斯牧师的电话有点讶异,不知他为何打给他。“我们刚好有个机会,要拍摄一部影片帮助我们的士兵,希望能邀请你来分享你的故事。我们觉得要是你能亲自来加州一趟,在影片里说一段话,一定会为影片增添更多意义。”
“克拉克,我可能要再想想。我已经去过很多地方演讲,刚好最近家里的井又坏了,我得把它修一修。况且,你知道约瑟芬•爱德华兹(Josephine Edwards)正在写我的故事,我必须待在这里,因为她可能随时会找我问问题。”
“噢,戴斯蒙,可是这个机会真的很难得。我有没有跟你说有位位男士愿意赞助影片制作过程的全部费用?这可不常发生,我觉得,你要不要把爱德华兹的电话给我,我来打给她,问问看如果你离开几天有没有关系。我们真的很需要你,考虑一下吧?”克拉克说。
戴斯蒙放下话筒,转头跟桃乐丝简单的说明了一下状况,征询她的意见。“我觉得你应该去,戴斯蒙。”这是她的建议。
于是戴斯蒙踏上了往加州的旅程。这次是搭火车而不是飞机。票是克拉克•史密斯帮忙安排的,他告诉戴斯蒙,因为节目需准时开拍,要是他转车时有任何延误,一定要马上通知他们。他转车时真的有班车差点就没搭上!
克拉克•史密斯和复临教会东南加州区会的会长狄斯•康明斯来车站接他。他们去领取行李,却扑了个空——行李没有跟着一起运到!而当天晚上就要跟节目制作单位会面了。
“没关系!”克拉克说,“我们会去几家销售军人用品的店,看能不能找到我们要用的东西。”
尽管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寻找一套好的军装后,竟然还来得及去一家自助餐厅吃晚饭。克拉克和狄斯似乎很怕戴斯蒙会吃不饱,拼命夹食物到他的餐盘上。他忍不住抗议:“喂,各位,我哪吃得下那么多!”
“你能吃多少,就尽量吃。”他们要他别担心,当时戴斯蒙不晓得,这种种安排其实都是为了拖延时间。
很快的,出发前往工作室录制节目的时刻来临了。一位男士前往旅馆接他们,稍早他们已经帮戴斯蒙办好入住手续。戴斯蒙已经换上新买的军装,大家都觉得他穿起来很好看。
到了工作室,司机才驶近大门,门卫马上就把门打开。见戴斯蒙的表情似乎有点惊讶,司机表示:“没事,因为我在这里工作。”
戴斯蒙先是被带到这楝建筑物后方的一间房间,不过很快就来到了讲台前,透过录像的方式向士兵们说话。他才刚开口,就有名男子进入工作室打断他。
“这是怎么回事?”戴斯蒙觉得很纳闷。“为什么我在讲话,他要打断我?”另一方面,戴斯蒙也没看过人上电视化妆的样子,只觉得那人看起来有点滑稽,像个小丑。
男子很有礼貌。“来自乔治亚州莱辛峰的戴斯蒙•杜斯——也是荣誉勋章得主,你上了《这是你的人生》节目,我是瑞尔夫•艾德华兹。”
戴斯蒙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但他很快就发现,他现在是在一个舞台上,对着数百名观众讲话。瑞尔夫•艾德华兹向观众简述了戴斯蒙的从军经历,以及他做了什么事迹,为何会获得荣誉勋章。
这场电视访问把受邀贵宾的许多朋友及认识的人都一起聚集起来了。三位戴斯蒙军中的朋友来了,包括寇尼少校、布理斯特,以及佛列德•卡尔。姐姐奥黛莉•米勒以及弟弟哈洛德也来了,他的父母亲托马斯及柏莎•杜斯也在那里。最后还有一个亮点:连桃乐丝都带着儿子汤米来了,真是个惊喜!但也令他神经紧张到爆表。戴斯蒙跟瑞尔夫•艾德华兹说:“哇!这比打仗还恐怖!”
节目单位送了他们很多很棒的礼物:一把桌锯、一台附有相关部件的小型园艺用拖拉机、一台福特艾德索(Edsel)旅行车,甚至还有一笔金钱,让他们在守望山除了原有的两公顷,还可以买更多的地。当晚,戴斯蒙和亲友团还接受招待,在饭店里享用了一顿美妙的晚餐。
这时,戴斯蒙慢慢把最近发生一连串的事都连贯起来了。之所以要他搭长途火车来,是为了让亲戚们一尤其是桃乐丝和汤米——有充足的时间能够飞来加州;为何桃乐丝会鼓励他去,他也懂了——原来她已经知道《这是你的人生》节目邀请的事了;他也明白了为何克拉克•史密斯会打电话邀请他,以及为何他们说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他去造访他最喜欢的宗教广播节目《预言之声》办公室了,因为那里的人可能会不小心让整个计画提前曝光,而这件事必须要对戴斯蒙保密,不然节目无法播出,瑞尔夫•艾德华兹会用其他节目内容替换。
他还得知,其实,帮他写书的约瑟芬•爱德华兹一直把访谈所得到的讯息透露给瑞尔夫•艾德华兹,供节目使用。她是一位很受欢迎的作家,也是复临教会的信徒,就是她向瑞尔夫建议邀请戴斯蒙上他的节目。不过,节目播出后不久,约瑟芬的丈夫就去世了,她因此无心完成这本书。于是,她将写书的计划交给了另一位作者布登•亨顿(Booten Herndon)。布登后来完成了这本名叫《最不可能的英雄(The Unlikeliest Hero)》的著作。
还有件事也值得一提。在这之前,戴斯蒙及桃乐丝即使是收到馈赠,也乐意当作什一奉献的一部分。他们记下了自己应缴纳的金额,但由于手头实在过于拮据,因此一直没把钱付出去。然而,戴斯蒙记得母亲缴纳十一奉献的经验,因此,尽管自己得勒紧裤带,仍决定要将属于上帝的十分之一还给祂。结果,才一个月后,戴斯蒙就上了《这是你的人生》节目。上节目让他们进帐不少,那时起,他们的经济情况就改善许多。戴斯蒙知道,这仍是出自上帝的看顾及祝福。
★★★★★
土地
大约在此时,戴斯蒙开始明白,由于得过肺结核,切除过一片肺叶,他已无法像正常人一样一天上八小时的班。他咨询过好几位医生的意见,也跟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的人问过,最后被认定为永久残障身份。
因此,接下来约有15年的时间,戴斯蒙都是在自家的土地上工作。这片土地本来是约两公顷,靠着《这是你的人生》的节目酬劳,他又买下一片土地,所以现在总共是五公顷多。新买下的这片土地主要是树林,树林里有许多美丽的野花及绿色盎然的苔藓类植物。某年冬天有个猛烈的冰风暴来袭,许多树都倒了,后来他清除掉枯枝落叶,州政府也来盖了座水坝,于是,他们的土地上就多了一座可爱的小小湖泊。
他周末时也常应邀到各地演讲,有时甚至一去就是一个礼拜。他的听力不好,但还应付得来,邀请机构或公司会支付他的旅费。针对演讲本身,戴斯蒙不收取任何酬劳,因为他演讲的目的是为了表达对上帝的感谢,感谢祂的看顾,但他会提起守望山上正在兴建一座小教堂的事,因此常常有人会为此奉献,戴斯蒙会将奉献的款项拿去购买教堂所需的建材。他只要在家,就会投注大量精力盖那座教堂。如今,有座美丽的小小教堂,座落在守望山上。 


第17章 失聪与人工电子耳
“我想我还是把浴室的门锁修一修好了。”戴斯蒙心想。他找出了所需的工具,开始动手。当时是1976年,桃乐丝已经成为了一名专业的护士。今天她去上班,不过也快回来了。
突然间,戴斯蒙感到一阵晕眩。“我是怎么了?”他喃喃自语,“还是去躺一下好了。”这时,桃乐丝下班回家了。她发现前院门口聚集了一些人。
“我们是来看戴斯蒙的,”他们说,“我们知道他在里面,可是按门铃没有响应。”
“我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她说。她进到屋里,发现戴斯蒙躺在沙发上。“怎么了,亲爱的?”他没回答,看来满脸疑惑。
“戴斯蒙,你是不是听不到我讲话?”她知道戴斯蒙听力有问题,多年来她已习惯了他听不太到声音这件事。不过,通常他还是能听到一点点并做出回应,然而,这次他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他又用那种疑惑的表情看着她,他以为她失声了。接着,他摇了摇头。
两人同时突然醒悟到:戴斯蒙彻底聋了,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当时已经是下午,但戴斯蒙仍决定马上到亚特兰大的荣民医院,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帮他。去医院的路上,他在乔治亚州卡尔霍恩的区会办公室停留了一下,把刚完成的教会司库报告(司库为教会中负责管帐的人)交给他们,并告诉他们他已全聋,请他们为他祷告,然后他就继续往亚特兰大的方向前进。
“我们晚上会先安排你住进一家旅馆,明天再请医生帮你看一下。”荣民医院里的人这样告诉他。
“我不要这样!”戴斯蒙说,“我已经全聋了,现在就需要找医生。”
一名叫贝丝的志工特别照顾戴斯蒙,帮他安排了一张病床,并让他当晚就能就诊。医生帮戴斯蒙检查后,诊断是“神经性耳聋症”,为他打点滴,希望能保留住那些尚能作用的神经,然而这些做法都没能真正解决问题,他只好回家。他面对的是一个几乎无声的世界,只能听到一点点像是噪音的声音,但无法辨别那噪音代表什么。
接下来的12年就是这样度过的。桃乐丝必须把每个要给戴斯蒙的讯息写下来,不论是在家里、教会,还是其他地方。
“亲爱的,我是你的导‘声’犬。”桃乐丝这样告诉他。
为了这个病,戴斯蒙得放弃很多事情,包括教会的服事。他是教会的首席长老以及司库,在丧失听力后,他已无法胜任这些职务。
“戴斯蒙,可以请你继续担任沃克区救援队的队长吗?”他救援队的伙伴问道。这真是个好问题,毕竟戴斯蒙已担任沃克区救援队的队长多年,并在任内建立了高素质的团队及完善的设备。
只要是与洞穴相关的紧急事故(那一带还经常发生),戴斯蒙一定亲自到现场,他不会叫任何一位伙伴去冒他自己不愿意冒的险。有一次,救援队要去营救几位困在洞穴里的人员,他们把人救出来了,但有两人因吸入过多有毒气体,回天乏术。这些有毒气体也让戴斯蒙呼吸极度困难,他被送医急救,差点就因肺炎而失去生命。再一次,上帝看顾了他。
“不行!我如果听不见,是无法胜任队长的。我想我得交棒给你们了。”他做出了回答——要放手还真不容易。
许多年就这样过去了。大概是在1980年代中,戴斯蒙听说了一种叫做人工电子耳的装置,感觉上,它应该是针对那些完全失聪的人所设计的。
“亲爱的,你能不能帮我打电话问问看荣民医院,他们有没有听过人工电子耳这种东西?”戴斯蒙拜托桃乐丝。
桃乐丝打去医院。是的,他们听过人工电子耳,但也不是很了解,不过他们承诺,会记住戴斯蒙有这个需要,如有进一步消息会主动跟他联络。
几周后,医院打电话来了,说他们计划送他到位于康涅狄格州西黑文的荣民医院接受诊治,那里的医生正在挑选合适的病人,为他们植入人工电子耳。这次戴斯蒙是自己一个人单独前往,桃乐丝并没有同行,这让他有点想念她,通常她都会陪着他出门,但她这次无法随行。不过还好,荣民医院把所有戴斯蒙需要知道的讯息都打在纸条上,他只要拿给航空公司的人、出租车司机,以及其他戴斯蒙需要寻求帮助的对象看就可以了,靠着这些纸条,戴斯蒙顺利抵达了西黑文。
尽管戴斯蒙已失聪,几乎无法听见任何声音,荣民医院的医生却说,他的情况好很多,并不是人工电子耳所要针对的对象。于是他们给了他功能比较强的助听器。可是,事实证明,助听器并没有任何帮助。
他带着沮丧的心情回家。“现在我该怎么办?”他问桃乐丝,但她也没有答案。
尽管戴斯蒙当时看不出来,其实上帝对这件事已有安排。那年的荣誉徽章得主大会是在加州的橘郡举行,大会每两年举行一次,地点遍布全美,航空公司会提供免费机票让得主及他们的太太搭乘到大会地点,于是,戴斯蒙和桃乐丝来到南加州。
“我们到了那里后,一定要跟朵特•莱德见个面。”桃乐丝跟戴斯蒙说。朵特是桃乐丝的表亲,住在加州的格伦代尔。
他们在大会结束后多停了几天,去拜访了朵特。聊了两句后,朵特说:“我有些住在罗马琳达的朋友们还没有见过戴斯蒙,我们要不要下午去找他们?”于是,戴斯蒙就这样来到罗马琳达医院,这是一家由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设立的大型医学中心。
跟戴斯蒙会面的是中心里的知名医生群。他们建议戴斯蒙:“我们看能不能把你转到听力科,帮你检查一下听力。”奇迹似的,他们竟然第二天早上就帮戴斯蒙排到看诊检查。
进行听力检查时,戴斯蒙问医护人员:“请问你可以告诉我人工电子耳是怎样的技术吗?”
“人工电子耳在我们这里是常见的手术,如果我们经过评估后,觉得能够改善病人的听力就会做。不过,由于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我们会先针对病人的听力问题做仔细的检查。”
检查完戴斯蒙的听力后,他们告诉他:“依我们的判断,你是做人工电子耳的合适人选。不只如此,我们经过仔细的讨论,并和上级请示过,他们同意全额赞助这次手术的费用,以感谢你对上帝及国家的奉献。”
戴斯蒙简直不敢相信,他再次看到上帝在他身上奇妙的作为。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没解决:人工电子耳的维护及保险费所耗不小,这方面的费用退伍军人事务部没答应要帮忙支付。
于是,戴斯蒙和桃乐丝先回乔治亚的家,但继续筹措费用。后来,退伍军人事务部又大方的同意了支付电子耳的维护及保险费用,因此这个问题算是解决了。然而,他们还差了往返加州的旅费。几个位于查塔努加的军方组织,包括美国残废退伍军人组织、海外作战退伍军人协会,以及由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拜恩特•库克所领导的”紫心协会”展开了募款活动,筹措他们前往罗马琳达的旅费以及在那边的生活开销。
“我们非常感谢各位的慷慨捐赠,以及对我们还有我们所遇到问题的关心与协助。”戴斯蒙和桃乐丝告诉他们。
为戴斯蒙及桃乐丝所筹募到的款项,是在一场美国残废退伍军人组织的公开聚会中交给他们。聚会中,有人告诉戴斯蒙外面有人找他。原来,又是一个惊喜等着他,桃乐丝的妹夫罗伯特•简森拿给他一把钥匙,说:“这是我妈妈在罗马琳达家里的钥匙。她这阵子不在家,她说,你们来的时候可以待在她家,只要帮忙付水电燃气费,并帮她把她的小公寓出租出去。”等戴斯蒙到了罗马琳达,看到那里房子的租金行情时,才知道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
搬进那栋离罗马琳达医学中心仅两个街区的小房子后,戴斯蒙到听力部门报到。他做了更多检查,并跟负责手术的容医生有了更多的讨论。当然,容医生那方的想法都是写在纸上,不过戴斯蒙已经习惯了。
“你看,杜斯先生,我们会把装置放到你耳朵后方,也就是耳蜗的位置。用非专业用语来说,就是把神经接到你头里面的一块磁铁,然后,我们会把另一块磁铁放到你头外面对应到头里面那块磁铁的位置。声音会经由电线传到一台小计算机——这小计算机你可以放口袋随身携带——计算机上面有按钮,可以让你调整到听得最清楚的状态。”
“容医生,老实讲,您觉得这会有帮助吗?”戴斯蒙问。
“我很难跟你保证,因为耳朵是很复杂的器官,但我对你蛮有信心的。杜斯先生,你相信祷告吗?”容医生问。罗马琳达医院是个基督教的医学中心,里面的医生很多都是虔诚的信徒。
“我当然相信!”戴斯蒙说,“我也确实一直在为这事祷告,我相信上帝会有最好的安排。”
戴斯蒙的手术排在1988年9月。戴斯蒙和桃乐丝的儿子汤玛斯当时人在夏威夷,为了爸爸的手术也飞到了加州。戴斯蒙被推进手术室,麻醉师正要为他麻醉时,突然停了下来,等了15分钟才又开始。然后,他又停了下来,这次更久。
戴斯蒙纳闷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听”不到任何的解释。后来他才知道,手术当时,医院发生了一件极罕见的事:天空降大雨,雷电交加,造成医院停电。尽管医院有自己的备用发电系统,但还是要稍微等一下才会发挥作用,而手术小组不希望让戴斯蒙的手发生任何闪失。
桃乐丝的弟弟哈洛德•舒特医生有个儿子戴尔,当时正在罗马琳达医学中心实习。有了戴尔进到手术室陪伴,戴斯蒙宽心不少,戴尔同时也持续向家属休息区的桃乐丝和托马斯报告戴斯蒙的最新状况。
戴斯蒙醒来时感到头很痛,且头被卡在一个僵硬的模子里,动弹不得。“真的是蛮难过的,感觉我头好像肿到快把模子撑破。”他这样跟桃乐丝和托马斯形容,“不过,我还是很高兴,至少手术终于做完了。”
“我们也是!”他们都同意。
一个月后,该是移除石膏模,并将头上的磁铁接上,测试是否正常运作的时刻了。
琳达•泰尔这位非常能干的女士,透过戴斯蒙头上的计算机将颅内的电子耳调好,她小心翼翼的将耳机放到戴斯蒙的耳朵里。
“戴斯蒙,这耳机只是为了固定电子耳,它不是像助听器,是透过它来听到声音。现在我要将一块磁铁——就是这圆圆的东西一放到你头上对应到头颅内磁铁的位置,你可以用手指头感觉看看。整套装置已经和一台小计算机连接,你可以把小计算机放口袋里。现在,你准备好了吗?”琳达边说边写给戴斯蒙看。
“我想我已经等不及了。”戴斯蒙答道。
于是琳达把外部的磁铁安放到内部的磁铁上方。“戴斯蒙,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琳达期待着戴斯蒙的回答。
他的脸登时亮了起来!“当然!”惊喜之情溢于言表。12年来,这是他第一次重新听到声音。桃乐丝、容医师,以及其他对这手术有兴趣的人都一同目睹这一幕,大家不禁拍手叫好,现场满溢兴奋之情。
不过,事情不是就这样解决了。医生之前告诉他:“电子耳永远不会像助听器那么好,助听器能让你听到你听得懂的声音,而电子耳则是尽管能让你听到声音,但不是你熟悉的声音。你得要自己把它转译成你听得懂的语音。”戴斯蒙后来发现的确是如此。
琳达•泰尔花了很多小时指导戴斯蒙电子耳的使用方法。她会告诉他,他表现得有多棒,并用一切可能的方法鼓励他。 
尽管戴斯蒙仍然无法听得很清楚,但这已经比什么都听不到要好太多了,他非常感谢能有这个机会接受人工电子耳手术。尤其当他睡前把耳机拿下,或关掉开关的时候,他就更是庆幸:还好有它!这又是件要感谢上帝的事。
★★★★★
光荣时刻
1986年6月又有一桩惊喜。1985年时,位于田纳西州科利基德的南方复临大学的应届毕业生,邀请戴斯蒙参加他们的毕业典礼,并在典礼上致词。次年,也就是1986年6月,学校决定要颁发该校的荣誉学士学位给戴斯蒙。于是,他和桃乐丝两人都戴上了学士帽,披上了学士服。戴斯蒙走过讲台,领取他的荣誉学位证书,他是大学毕业生了呢!
有一天,桃乐丝在查塔努加逛一家二手商店的时候,发现了一座约二点五米高的自由女神像复制品。
“戴斯蒙,来!你跟我下到那家二手商店,我要给你看一个东西。”她跑到一家店里找到了戴斯蒙。
桃乐丝带他来到自由女神像复制品的前面。对于这个当年军中他们第77师的精神象征,戴斯蒙赞赏不已。不过,尽管它是二手商店的东西,价格还是蛮贵的。
“戴斯蒙,我跟你说,”桃乐丝兴奋的说,“你又不吸烟,那就把省下的钱拿来买下这个雕塑吧!”结果戴斯蒙听了太太的,把雕像买回家。后来,一位名叫克里夫•强森的友人帮忙把塑像立在一个基座上。
他们挑选了一个日子,为塑像举行揭幕仪式,戴斯蒙很多军中的朋友以及其他人都有出席。如今,他的自由女神像仍屹立在戴斯蒙家的前院,成为游客拍照的热门景点。 
乔治亚州奥格索普堡市(距离田纳西州的查塔努加不远)的市中心,是2际公路和国道27号交会的所在。2号公路从这个交会点向西延伸到和193号公路的相交处,这条约9.6公里的路段,是条风景优美的四线道公路。
拜恩•杰克森是名可爱的退休军人,平生最热衷于为英雄及名人做些事情。他决定将2号公路夹在27号国道和193号公路之间的这9.6公里的路段命名为“荣誉勋章得主戴斯蒙•杜斯公路”。
1990年7月10日是“荣誉勋章得主戴斯蒙•杜斯公路”剪彩的日子。在拜恩•杰克森的统筹安排下,请到了查塔努加当地电视台WRCB-TV/的戴维•卡罗担任典礼的司仪,乔治亚州州长乔•哈里斯担任致词贵宾。
典礼的最后,戴斯蒙剪了彩,然后和桃乐丝坐上车,从这段公路的这一头开到另一头。戴斯蒙觉得非常荣幸能有一条公路以他命名,这还是乔治亚州第一条以荣誉勋章得主来命名的公路。上帝在他的生命中,多次用各种不同的方式给予他祝福,戴斯蒙真是满心感谢。 

第18章 悲剧

那年是1982年。“亲爱的,我今天在胸部发现一个肿块,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癌症?”有天晚上桃乐斯写了这段话给戴斯蒙看。

“我当然希望不是,亲爱的。我想最好的方式,是去找医生确认一下。”

于是桃乐丝跟医生约诊。几天后,报告出来了:真的是他们害怕的癌症。桃乐丝接受了外科手术且复原良好,于是回到医院,继续从事护理工作。

这件事发生不久,戴斯蒙的母亲也被诊断出癌症,而舒特妈妈也得到同样的诊断。“看来这是我们的家族遣传,还真是可怕的遣传。”桃乐丝说。

由于杜斯妈妈没人照顾,戴斯蒙决定去林奇堡市照顾她。他实在不想要离开桃乐丝,但当时(1983年)她的情况还不错,且她也鼓励他去。于是,戴斯蒙接下来的六个月都待在林奇堡市,没有回家过,但桃乐丝有来林奇堡市探望他以及杜斯妈妈几次。六个月后,杜斯妈妈走了;大约在同一时间,舒特妈妈也走了。

1990年的时候,桃乐丝的身体开始出现异常状况。“是癌症吗?”这次,戴斯蒙和桃乐丝的希望再度破灭:癌症已经转移了。接下来的一年对杜斯家是难熬的一年。桃乐丝表现得很勇敢,甚至是开朗,但到了1991年秋季,癌症显然已经在她的身体占了上风。更糟的是,医生不但无法保证她能完全复原,连她病情有无转好的可能性都不敢说。

“亲爱的,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少受点苦?”戴斯蒙会这样问,因为他看到她的健康情况日渐下滑,明白她受了很多苦。

“按摩会有帮助。”她这样说。因此,戴斯蒙会帮她按摩痛的地方:有时有效,有时没用。两人都开始明白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尽量不去想未来的事。他们并向上帝祷告,祈求祂的帮助和祝福。

11月16日当晚,桃乐丝痛得不得了。戴斯蒙现在已经是固定会帮她按摩,但那天按摩似乎没有帮助,而他真的是累得不得了!但他仍继续按,因为他希望趁她还在身边时,尽量为她做些什么。

最后,到了约凌晨四点钟,桃乐丝决定要起身去冲个热水澡,觉得这也许这能让她放松。戴斯蒙实在是累坏了,她一下床,他就马上睡着了。当她洗完澡爬回床上时,人感觉比较舒服,也比较放松了,于是也跟着睡去。

戴斯蒙那为聋人设计的震动式闹钟,在早上七点摇晃了起来。尽管他几乎爬不起来,但心知必须在八点半带桃乐丝抵达医院,进行每天例行的一连串疗程。他打点好准备出门,然后去叫桃乐丝起床。“亲爱的,我真的很不想把你吵醒,但我们得走了,否则会来不及去医院。你要穿哪件?”戴斯蒙问。

“就把我的外套拿给我,我的衣服在这里。”她回答。

两人坐进他们的红色凯迪拉克。这是戴斯蒙买过最好的车,因为桃乐丝觉得它比起较小型的车子来的安全。如同往常,他们上路前先低头做了个祷告。“亲爱的天父,我们今天开往医院的路上,请与我们同在。你知道对我们来说,这是个伤心难过的时刻。请与桃乐丝同在,赐给她安慰及力量。祷告是奉祢的名求,阿们。”

祷告完,戴斯蒙把车开上公路。这条路往前开三公里多会碰到尼克杰克路,这条路从守望山通往山谷,在快要转尼克杰克路的地方有个非常缓和的弯道,但在弯道和尼克杰克路之间,路的右侧有一个三公尺多的陡峭边坡。

戴斯蒙并没有开很快,不过,因为他知道桃乐丝有点紧张,因此他轻踩煞车,把车速放慢一点点。这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红色凯迪拉克突然完全失控打滑,并转向冲出边坡,在靠副驾驶那一侧摔落地面,桃乐丝的头在车顶和座位间被夹碎。她死了!

车子最后以旋转九十度倒立的方式,在一个电话亭前停住了。驾驶座的门被电话亭卡住,无法打开,戴斯蒙并不觉得自己有受伤,但他必须爬出去求救!这时,车子突然又旁边歪了一点,刚好让他有足够的空间可以把门打开。他在战争时期已多次目睹死亡,他知道桃乐丝死了。

“小姐,”他按了附近人家的门铃,“我们发生了车祸,可否麻烦你帮忙打给911,我的耳朵听不到。”那位年轻的小姐太紧张了,说她无法打这通电话。

于是戴斯蒙自己打给911,请他们派人救援并带救生钳来,因为他太太被困在车里,尽管他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但至少他知道他们听得到他的话。

那位小姐答应打电话给托马斯,他当时刚好从夏威夷回来看妈妈。警方和紧急救援小组很快就来了,但由于桃乐丝已死,他们在验尸官来之前没什么可以做的,经过悲伤的两小时,戴斯蒙失去桃乐丝了。

葬礼那天,似乎连天空都同感哀悼,雨不停落下,尽管下雨,还是有很多人来参加葬礼,大家都爱桃乐丝。送葬队伍抵达桃乐丝即将长眠的国家墓园时,走在队伍最前端的戴斯蒙从山上回头,看见一辆又一辆的车子爬上山坡,前往墓地。

然后,伤心困惑的戴斯蒙回到了家。因为他耳朵听不到,平常都是桃乐丝在打点家里的一切事务,他搞不清楚家中物品的位置。这固然令人困扰,但最令人难受的,还是他对桃乐丝的思念。

接下来的几个月很难熬,教会以及位于查塔努加的荣誉勋章博物馆的朋友,还有其他人都对他很好,但他还是感到极为失落。失去桃乐丝这件事本身已经是令人难以承受,加上他又耳聋,更是雪上加霜。有时他会想,或许有天他会再婚,但基于对桃乐丝及和她相处的回忆的尊重,他决定至少两年内不会这样做。何况,谁会愿意嫁给一个耳朵听不见的人呢?他每天脑海里都萦绕着这些心事。 

连载中,未完……
0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