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不战的勇士 > 正文

《不战的勇士》第19-21章

一个在战场因良心而拒绝拿枪的人!

一个在生死关头坚持读《圣经》的人!
一个从未耽误过任何一个敬拜之日的人!
一个真正将信仰和信念活到坚不可摧的人!
……
如果你正处于灰心软弱之中,
如果正渴望寻找能激发信心的故事,
如果你渴望从一位平凡人的伟大信仰中找启发,
……
  那么,
这是你不可多得、不容错过一本书,
它将一次次的打动你,

让你的生命中充满信心、力量,和感恩!

(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


不战的勇士:钢铁英雄-戴斯蒙

法兰西丝•杜斯 著

钟友珊 译

 

第19章 重拾笑容

桃乐丝车祸身亡一年后,戴斯蒙开始觉得他需要一个伴儿。尤其是一个朋友提醒他,桃乐丝不会希望看到他像现在这样孤单度日。
有天安息日爱宴后,戴斯蒙和牧师还有师母聊天,又讲到了他再婚的话题。戴斯蒙说:“我需要有人能煮顿象样的饭。我发现我真的没办法再这样下去了,今天吃罐头碗豆,明天吃其它种类的罐头豆子;有时会煮几颗马铃薯,但也只是加点盐。如果能找到一个善于持家的人就好了,如果还能会做一点家事的话,就一定胜过我现在的程度了!”
“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我听不到的关系,需要一个人帮忙把讲道内容写下来。噢,对了!我收到的大量信件也需要有人帮忙处理。”
师母发出轻笑:“戴斯蒙,你是在找太太,不是在选购一辆新车。”他们都笑了出来。但戴斯蒙明白,因为自己耳朵听不到,能够配合他需要的女性不容易找。
★★★★★
野 林
“野林”(Wildwood)是一间自给自足的私人机构,座落在离守望山约32公里远的山下。他们正举行一个医学为主题的研讨会,与会者来自各个不同的机构,来这里分享上帝带领的经验。
有个安息日的下午,戴斯蒙来到了野林。尽管台上的人所分享的故事他听得不是很清楚,但他听见会后他们的人宣布,如果有人有兴趣跟厄尔•寇斯一起去探访自然,欢迎报名。戴斯蒙决定去参加活动。
当他们走在山径上,戴斯蒙看到了一位女士似曾相识。该不会是苏•韦斯卡吧?他和苏早在二战前就认识了。“她为何会来到野林?”没错,就是苏!他们两个高兴的交换着彼此的近况。苏告诉他,她先生最近刚过世了,戴斯蒙因而猜想,她来到野林的目的可能是为了要散散心,走出悲伤。
“苏,你在这里做什么?”戴斯蒙很有礼貌的问道,尽管他认为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
“噢,我在这里当义工。我很喜欢野林,这里的职员和义工们人都很好。我们都觉得,是上帝把我们从四面八方聚集到这里,大家能一起同工真好。我觉得这是上帝现在要我去的地方。”她答道。
健行结束时,苏告诉戴斯蒙:“你将来要是有兴趣参加野林的活动,我可以试试看帮你把别人说的话写下来,拿给你看。”这主意真好!戴斯蒙接受了她的好意,结果他发现,他可以从讲道中获得的东西比以前多的多,她真是位好秘书!
“如果能够找到我觉得是上帝要给我的那位伴侣,我真的很希望能再婚。”苏于是开始在脑海中搜寻那些参加野林活动的女性,有无适合戴斯蒙的。她确实知道几位寡妇,也许她们当中会有人就是他未来的那一位”。
有天,她决定要打电话到“快乐洞”,它是一对姊妹所居住的货柜屋,她们的名字分别是法兰西丝•杜曼以及桃乐丝•强森,她们的先生都已经去世,电话是桃乐丝接的。“两位小姐有没有兴趣认识戴斯蒙•杜斯?他很孤单。”
桃乐丝和苏讲了比较久。法兰西丝当时在她的房里,一直听到他们谈话的结尾——但也只是听到了其中一部分而已。
桃乐丝挂断电话,告诉法兰西丝:“苏想知道,我们两人有没有兴趣认识戴斯蒙•杜斯?”
“嗯,我有。”法兰西丝有点不好意思的表示。
这时,法兰西丝想起之前举行医疗研讨会的期间,在一场会议结束时,她在教会的过道等着跟比尔•道尔打招呼。比尔是她的朋友,来自纽约的活泉教会。当时他正在跟其他人讲话,于是她在旁边等着。那时戴斯蒙就站在附近,他也是在等比尔。轮到他时,两人热情的拥抱彼此,并说了几句话,戴斯蒙才离开。法兰西丝看着他们,心想:“真希望我能认识他。”也许,现在透过苏,她的愿望能够成真。
于是,过了一阵子,某个安息日,苏和法兰西丝造访了守望山上的教会。爱宴后,戴斯蒙载两位女士去拜访玛格丽特•米勒,一位中风的姊妹。之后,他们又回到教会。当苏和戴斯蒙在戴斯蒙刚刚开的小货车里聊天时(他的车子刚好送修),法兰西丝就在附近随便晃晃。
很快的,到了两位女士要告辞的时刻。向来很有绅士风度的戴斯蒙,走到苏的车子驾驶座的另一侧,为法兰西丝开启车门,然后再转到驾驶座那侧,要为苏开门。但在他伸手开门之前,苏靠过去,低声问他:“你觉得她怎样?”突然他想到,刚刚应该多注意那位女士法兰西丝——但他没有。
造访守望山约三周后,法兰(法兰西丝的简称)在位于特伦顿附近一座山谷的新英格兰复临教会教导安息日学。她想到,“何不找戴斯蒙来分享他的故事?”她知道他不时会受到类似的邀约,但因为他听不见,她便趁着某天下午休假时,亲自到他家拜访,但他不在家,于是她留了个字条:“想请问,下个星期你可以来新英格兰教会分享你的故事吗?”
他回电给她,说他会来(他还是能讲电话,只是无法听到对方的声音),于是事情就这样说定了。
结果,星期五下午开始下起雪来,是南方罕见的暴风雪。到了星期六早晨,积雪已达30厘米深,且又继续下了一整天。那天没人能出门。戴斯蒙因雪被困在他守望山的家中,而法兰西丝和桃特(桃乐丝的简称)被困在她们在野林的货柜屋。戴斯蒙打电话给法兰西丝,告诉她他不能来了。法兰西丝说,她也不会去新英格兰教会了,不过她猜戴斯蒙可能听不到她说的话。
后来法兰西丝留言给他:“遗憾上次下雪,以致演讲取消。请问你愿意在下次轮到我当主持人时——也就是4月的第二个星期六——再来一趟吗?我们中午会有个爱宴,如果你愿意,非常欢迎你留下来跟我们一起享用。另外,如果你觉得我可以的话,我愿意帮你把讲道内容写下来。”
戴斯蒙回复了法兰的留言:“好啊,我4月很乐意去。对了,晚饭后,我们要不要去散个步,进一步认识彼此?最后,谢谢你主动说要帮我写下讲道内容,我相信你会做得很好。”
很久以后,戴斯蒙才告诉法兰,他当时就算见到法兰本人都不确定能否认出她来——他在守望山那次对她的印象大概就仅止于此。不过幸好,他在新英格兰教会见到法兰时,还是认出她了。
★★★★★
探询
戴斯蒙在野林有几位朋友,他特别找了其中几人来问:“你认识法兰西丝•杜曼吧!她人怎么样?”朋友对她的评价都令戴斯蒙感到很满意。同时,戴斯蒙得知,她打算要在5月退休,退休后要搬到北卡罗来纳州,与儿子同住。他告诉自己:“我不能让她搬到北卡去,我可能会因此失去她,我得‘打铁趁热’!”
★★★★★
新起点
“你要不要下山跟我一起去参加祷告会?”法兰提议。
“好,我会去。”戴斯蒙答应了。
于是,法兰和桃特去了新英格兰教会参加祷告会,但戴斯蒙没来。“他去哪里了呢?”她们在会后又再等了几分钟,但还是没等到戴斯蒙。
桃特说:“他会不会以为是跟你在野林的祷告会碰面?”我想应该不会。“她想了一下又说,”不过,仔细想想,也许他真的会错意了,毕竟我们没有讲明是哪个地方。”
于是,两人回到野林,发现教堂黑漆漆一片。不过,当他们正准备打道回府时,发现了戴斯蒙,他人还在教堂,但也准备要走了——他的确是去了野林的祷告会。
后来讲起这次阴错阳差的事件,他们觉得这是上帝的刻意安排。因为法兰西丝若在旁边的话,戴斯蒙就没有机会向伯纳尔及玛嘉莉•鲍德温这对医生夫妻询问他们对于他和法兰西丝的交往有何看法。但刚好她不在,因此他才有机会征询他们的意见,他们给他了很好的建议,也祝福这段感情。
那天晚上离开野林前,戴斯蒙和法兰西丝讲了几分钟话。戴斯蒙表示:“我还没向你求婚!”
“对,你还没有。”法兰西丝笑着说。
“我打算在星期五这样做!”他说。
法兰西丝知道,星期五在查塔努加会有一场游行,是每年军人节的游行活动,身为荣誉勋章得主的戴斯蒙每年都会受邀参加。不过,戴斯蒙为何特意挑这天,法兰西丝并不明白。
游行要到下午一点才开始,不过在那之前会有个午宴。“现在才早上九点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法兰西丝很好奇。结果,戴斯蒙把车开到了查塔努加的国家墓园,并继续往上开到“荣誉勋章之树”的山丘上,桃乐丝的墓地就在附近。这对情侣环顾四周,然后……
“法兰西丝,你愿意嫁给我吗?”戴斯蒙将法兰西丝搂入怀中。
“是的,我愿意。”她回答。
正式订下婚约的感觉真好,他们真的是要为这一天特别感谢上帝,于是,两个人一起祷告,然后下山加入游行队伍。
“亲爱的,能和你一起参加游行真好。我是第一次来,我以前从来没参加过游行。我想你应该参加过很多次了。”他说他的确是。
在墓地求婚确实不太寻常,法兰西丝仔细想过,觉得戴斯蒙应该是认为,他生命的某部分已结束,现在要展开新的阶段,而此地正适合作为重启新生命的起点。她后来得到证实:戴斯蒙的确是这样想的。
★★★★★
婚礼
戴斯蒙和法兰西丝正一起查看1993年的月历:他们的婚礼应该定在哪一天?“亲爱的,”戴斯蒙说,“我7月4日得去一个在蒂弗顿尼亚的浸信会教堂演讲,7月5日则要参加道格拉斯维尔的游行。我们何不在这之前结婚?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去。大家总是邀请我参加这个、参加那个,我不想自己一个人去。”
“桃特会当我的首席女司仪,至于伴娘,我想请我另一位姊妹——玛莉来担任。可是玛莉和她先生艾尔6月要去华盛顿州看儿子,要到6月底才回来。我们要不要定在7月1日礼拜四?晚上六点这个时间可能会比较好。”法兰西丝建议。
“我也觉得这样好。”戴斯蒙说。“既然你在野林工作,你觉得他们有没有可能让我们在他们的教会举行婚礼?守望山教堂不够大,我想我们两个都希望是在大教堂举行婚礼。”
“是的,我也是希望这样。我想婚礼在野林举行没问题,我们可以举办个简单的婚礼,并且在各教会公布这个喜讯,邀请所有街坊邻居参加。”
婚礼团队在预演时,波金长老问戴斯蒙(只是当作练习):“你是否愿意娶这女人为妻?”戴斯蒙竟然说:“我当然愿意!”大家都笑开了。不过,波金长老建议,到真正婚礼时,还是回答“我愿意”就可以了。
结果,婚礼当天来了大约300人,让戴斯蒙和法兰西丝喜出望外。“我猜他们是想看看老人结婚是什么样子。”法兰西丝后来笑着跟戴斯蒙说。
戴斯蒙和法兰西丝从认识、交往到共结连理,这整个过程简直像个梦,甚至可以说,像个奇迹;当他们回顾上帝是如何把他们两个带到彼此面前时,就更是肯定这样的答案。婚后这些年来,杜斯家始终幸福平安,他们每天都感谢上帝带给他们的喜乐。 

尽管戴斯蒙获得荣誉勋章已经是50多年前的事了,仍常碰到有人来向他索取签名,也常受邀到教会、学校,及其他集会场合演讲。他很感谢自己能够继续藉由这些活动,鼓励别人与上帝同行。

第20章 重反冲绳
1995年3月,戴斯蒙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军驻冲绳部队指挥官约翰•曼德威尔的正式信函,邀请曾参与冲绳战役的退伍军人重返冲绳,出席美军二战战胜日本的50周年纪念活动。这个活动也是为了庆祝美日两国50年来的友谊与和平。 
星期天,戴斯蒙和法兰西丝飞到了冲绳。约翰•曼德威尔和他的夫人前来接机,其他一起来的还包括布莱安•坎特及他的夫人米雪儿。原来,约翰•曼德威尔得知戴斯蒙和法兰西丝是复临教会信徒,于是体贴的安排了同为教友的布莱安•坎特上尉当戴斯蒙在冲绳时的导游。
后来,布莱安告诉戴斯蒙:“你们在冲绳的这段时间,有些既定行程是一定要出席,但其他时间就是自由活动,可以随自己安排。你们想去哪里尽管告诉我,我乐意效劳。”
有一天,他们去参观越战纪念碑,它有点像华盛顿的那道墙,上面写满了牺牲者的姓名。另一天,他们去了伊江岛,也就是著名战地记者恩尼•派尔被杀的地方,前往该岛的过程一波三折,颇为刺激,那天布莱安的太太米雪儿也来了。 
每日的行程结束后,戴斯蒙和法兰西丝以及布莱安会返回布莱安家,一齐享用一顿美妙的晚餐。米雪儿会邀请教会里的不同家庭来与他们共进晚餐并认识戴斯蒙。对于这样的聚会,他们非常乐在其中。
教会前方有一个纪念碑,纪念曾参与冲绳战役的士兵们,上面有戴斯蒙的名字。曾经,在前田断崖附近有个特别为戴斯蒙•杜斯的事迹而建的纪念碑,但后来随着高楼一楝栋盖起来,纪念碑渐渐被埋没在水泥丛林及杂草中。于是,后来有关单位决定将那座大纪念碑搬到崖下,放到教会的院子中。因此,现在它就竖立在教会的前院。
★★★★★
回首
戴斯蒙和法兰西丝的生活最近做了些改变。他们从田纳西州查塔努加附近的守望山,搬到亚拉巴马州的皮埃蒙特,离儿子麦可•杜曼和媳妇崔西住的地方不远。由于戴斯蒙这几个月来几乎已失明,他们不再接受任何演讲的邀约。他们对新环境适应良好,但仍期盼他们宝贵的救主耶稣的复临。
当戴斯蒙回首长长的一生,他不禁会想起——有时是带着赞叹,但更多是带着感谢——上帝,宇宙之主,是怎么样亲自顾念了他。 

第21章 癌症
“亲爱的,我最近有点不太舒服,而且排尿时好像有些困难。”1999年的某一天,戴斯蒙向法兰西丝透露。事实上,他的这些症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法兰西丝的儿子麦可•杜曼是一名麻醉师,在乔治亚州的罗马市工作。
“妈,你何不带爸来罗马市看冯比医师?他是泌尿科的权威,让冯比医师看看爸爸是怎么回事吧!”有天麦可在电话中提议。
“这建议听起来不错——不过要戴斯蒙愿意。”法兰西丝说。结果戴斯蒙欣然接受,于是在6月22日,两人来到了冯比医师的诊间。
医生跟戴斯蒙谈过后,觉得戴斯蒙可能是膀胱痉挛,不过他要确定一下。“我必须做个切片检查。”他告诉他们。
“冯比医师,请问是什么时候?”法兰西丝问。
“明天好吗?”他回答。
于是,第二天早上戴斯蒙来到医院的门诊。结果出来后,麦可跑来找戴斯蒙并告诉他:“你今天早上的抽血结果有点异常:你的血红素很低。”
“那代表什么?”戴斯蒙和法兰西丝异口同声的问。“你得等冯比医师向你们解释。”他说。 
几分钟后,冯比医师来了。除了重复麦可的话,他还说:“我们得帮你输血,切片要延后几天再做,因为在血红素这么低的情况下给你麻醉是很危险的。”于是,戴斯蒙那天接受了约1420CC的输血,医生也给了他抗生素。
几天后,戴斯蒙做了切片。法兰西丝在候诊区等待,叫到她时,冯比医师跟法兰西丝去医院大厅谈了一下。
“杜斯太太,你先生的膀胱长了肿瘤。现在,我们得帮他做个计算机断层,以确定肿瘤是否有扩散,以及扩散的程度。”
检查很快就排定。戴斯蒙依指示来到医院的另一楝建筑,躺在一张硬梆梆的床上,被机器在检查室里的一个小密闭空间里推进推出,做膀胱的X光照。计算机断层证实了他膀胱确实有长癌,幸好并未扩散到任何其他器官。
后来,麦可告诉戴斯蒙和法兰西丝:“冯比医师非常讶异肿瘤只有长在膀胱,这种癌症通常都是从别的器官转移到膀胱。”但接下来要怎么办?
戴斯蒙——还有法兰西丝——觉得戴斯蒙这时需要特别的祷告。于是,有天他们来到区会办公室。那里的同工们围绕着戴斯蒙,祷告祈求他得医治。对戴斯蒙来说,这带给他真正的鼓励。
另外还有一次特别的祷告会,是在戴斯蒙的家里举行。他和法兰西丝记得,《圣经》中雅各书有写到,一个人如果生了病,应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为他祷告,并用油抹头,凭着这样信心的祷告,生病的人将会得医治。因此,有天约翰•史瓦福德、艾伦•威廉森,及勒斯•里利这几位长老来到了戴斯蒙在守望山上的家,并照着《圣经》所指示的,祷告并用油抹他的头,那是次美好的服事。
不过,从医学的角度来看,医生们会希望戴斯蒙接受膀胱癌的疗程;而戴斯蒙和法兰西丝也相信,上帝给予医生智慧,让他们能治愈各式各样的病症,包括癌症。于是,接下来六周的每个礼拜二,戴斯蒙都会接受一种疗程,将一种可以杀死癌细胞的物质嵌入他的膀胱,并在那停留一段时间。
每次接受完疗程,副作用都让戴斯蒙有些难受。他会觉得有点恶心想吐,且全身都怪怪的,不太舒服。有几次他还发高烧,变得非常虚弱,然而,前方却有一个奇迹在等着他!且让大家拭目以待吧! 
★★★★★
前锋会
前锋会(Pathfinder,是由复临教会成立的组织,以青年人为主。)国际金波利大会即将于8月10日到14日在威斯康星州的奥什科什盛大举行。
“法兰西丝,我们希望你和戴斯蒙能来参加这次的金波利大会。戴斯蒙每次来,都能带给年轻人许多启发和鼓励。你们有计划来参加吗?”青年事工部负责人约翰•史瓦福德在电话的那一端说道。
“约翰,我不敢保证。你知道,戴斯蒙因为罹患癌症,需要做化疗。我知道他一定很想参加,但还是要看他做完化疗的情况。我们先保持联络。”法兰西丝说。因为戴斯蒙耳聋,他不会透过电话讲话,就由法兰西丝代劳。
有次在医生诊间的时候,戴斯蒙问:“冯比医师,我们在考虑是否要去烕斯康辛州,参加一个为青少年举办的营队;但 它的时间正好卡在我最后一个疗程的那周。如果我把疗程延后一周,不知可不可行?”
冯比医师说:“没关系,你要是真的想去的话,就把疗程延后吧!”于是戴斯蒙开始做去的打算。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预计前往威斯康辛的前一周。法兰西丝的姊妹桃乐丝•强森也打算去,一方面帮忙开车,一方面顺便去看她儿子;她儿子住在杰佛逊县,离奥什科什市不远。
那天是营队开始前一周的礼拜二。“亲爱的,我觉得很不舒服。这个礼拜的疗程真的把我搞昏了。”戴斯蒙告诉法兰西丝。“我想威斯康辛还是别去了,尽管我实在很想去。要是我们到了那里,我又觉得不舒服,这样不太好。”因此,他们决定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好。
“亲爱的,既然我们打消了去威斯康辛的计划,我要不要干脆就去完成我的最后一个疗程?虽然医生说我可以等等没关系。”戴斯蒙星期一晚上的时候问法兰西丝。
“对,我也觉得你就干脆把它做完。”法兰西丝表示赞成。
于是,第二天,戴斯蒙再次去医院门诊,接受他的最后一个疗程。然后,第一个奇迹发生了:他接受完疗程后,没有像平常一样觉得身体不舒服。
星期三早上约九点的时候,电话响起,法兰西丝跑去接。是约翰•史瓦福德从奥什科什的营地打来的。他刚从他乔治亚州卡尔霍恩市的办公室得到消息,说戴斯蒙不来了。
“法兰西丝,戴斯蒙现在的情形怎样?你觉得他有可能来营队吗?我们真的很希望他能来。今晚的节目有将他安排进去,我们和其他前锋会会员如果没能见到他,会很失望的。”“约翰,我星期一有想办法,看能不能在星期二的时候飞到你们那里。我本来是想请你帮忙找人来接我们,但我打电话没找到你。戴斯蒙是昨天刚进行最后一次疗程,但我还是来问问看他,看他怎么说。”法兰西丝表示。
于是她去跟戴斯蒙商量。“亲爱的,约翰打电话来。他想知道,如果他们可以帮我们安排好,你有没有可能今天飞到奥什科什?”
“当然好!”
于是,法兰西丝拿起话筒,转达了戴斯蒙的回复。半小时后,约翰跟佛烈德•富勒又打来了:“你们可搭十二点半从查塔努加起飞的班机,在辛辛那提转机,大约傍晚五点抵达阿尔普顿。佛烈德•富勒会在那里接你们,带你们到营地。”
戴斯蒙•杜斯终于抵达营地,并如期地上台,他自己如何将大约75个人拖到悬崖边,将他们垂降10多米,让他们可以被带下崖送往医护站,因而获得荣誉勋章的故事,说给了在场的22000名男孩和女孩以及协助办营队的辅导员们听。
然后,他们给了戴斯蒙一个最棒也最出乎意料之外的惊喜。“戴斯蒙•杜斯,一直以来,你和前锋会会员一起同工,参与他们的金波利大会,多次在活动中跟他们分享互动,而你自己也不时梦想着能成为一名团师(Master Guide)。今晚,我们要让你的愿望成真。”然后,艾伦把象征团师的领巾围在戴斯蒙的脖子上。“恭喜,你现在是一名团师了!”这对戴斯蒙来说,是无比的惊喜。他接受这荣誉时表示:“这是我这辈子最感荣耀的一刻,比得到荣誉徽章还好。” 
位于伊利诺伊州南部的《三天使广播网》也来营会跟拍,将戴斯蒙接受颁发团师的过程全程录像,在该台的卫星电视上播放,戴斯蒙自己也有一卷当天晚会的录像带。
戴斯蒙与前锋会各小组的成员聊天互动,并为一本关于他的故事的新书《上帝看顾戴斯蒙•杜斯》(Desmond Doss GOD’s Care)签名。戴斯蒙不管到哪里,小男生小女生都跟他要签名,不然就是想跟他握手或讲话。
现在要宣布,第二波的奇迹是什么。戴斯蒙在疗程后,通常都会有几天的时间感到恶心想吐、发烧、身体虚弱。在营会期间,尽管戴斯蒙周二才刚完成疗程,他却觉得身体状况好得很,只是偶尔会有点反胃。他发现,喝点蕃茄汁可舒缓症状。于是,工作人员特别留意,确保蕃茄汁随时都有存货,让戴斯蒙想喝就一定有得喝。整体而言,他胃口不错,也很喜欢那里的餐点。
1999年的前锋会金波利大会于周日早上划下句点,该是打包回家的时刻了。不离不弃的佛烈德•富勒再次开车载戴斯蒙和法兰西丝到阿普尔顿的机场,当天下午他们就回到田纳西州的查塔努加了。戴斯蒙取了车,马上跳上驾驶座,开去附近的加油站加油。不过,法兰西丝看得出他人其实很不舒服,于是,趁他去加油时,她移到驾驶座,把车开回了家。
到家后,戴斯蒙说:“我觉得身体快瘫了!”然后,照法兰西丝的说法,他“直接倒在床上”。
接下来两天,他的肠胃将所有吃进去的食物全吐光,之后的两天也好不到哪去,然后,他又在医院待了两天。约有两周的时间,他人感到非常不舒服。
这就是为何戴斯蒙和法兰西丝会说,奥什科什的金波利大会对戴斯蒙来说是个奇迹。因为在营会的那四天以及去程、回程,戴斯蒙都没有不舒服,胃口也很好,和年轻人相处得很开心,帮忙签书,参加游行,以及参与许多其他的事情。但当他一回到家,他就开始不舒服了,以往疗程结束还不会难受到这个地步。
“为何他在营地时人没有不舒服?为何他那时胃口那么好?为何他没有在营队期间病倒?”他俩觉得,是上帝为他行了一个神迹。
当然,医生仍在追踪戴斯蒙的肿瘤。尽管在1999年9月的检查报告,切片是呈阴性反应,但到了12月又变阳性了。于是,在2000年2到3月间,戴斯蒙做了30次的放射线治疗。6月时再次检查,结果呈阴性。他有了体力从事更多活动,做更多工作;他已经很久都没能这样,而且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觉得那么疲累。
戴斯蒙最近一次接到检查报告呈阴性反应时,心里实在是太高兴,决定要再次造访卡尔霍恩的乔治亚-坎伯兰区会办公室。那天他们要离开时,戴斯蒙和法兰西丝——以及约翰和他的秘书格兰达,还有其他人——双膝跪下感谢上帝;谢谢祂看顾戴斯蒙,也谢谢祂让戴斯蒙检查出来是正常的。
上帝一直看顾着戴斯蒙,他要亲自见证这一点。以下是他的见证:

来自戴斯蒙•杜斯的信息
2000年7月

“我想说的是,这次在奥什科什所举办的前锋会金波利大会成为一名团师,是我此生最大的荣耀。
对我来说,这代表的是我对年轻人深挚的爱。当着22000名年轻人的面,我被授予了团师的身份,我手边还存有《三天使广播网》在当天所录制的录像带。
现在,我想谈谈自己患癌的经验。
1999年6月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得了膀胱癌,曾经一度病情严重到虚弱的无法站立或行走。有两次我们去看医师的时候,我无法自己走进去看诊,法兰西丝得跟医生的诊疗室借轮椅,把我推进去。当时病弱到这种地步,吃下去的东西全都吐出来,我不禁想:‘自己还能撑多久?’
那时,我真是感谢我们有着‘有福的盼望’,相信主耶稣即将复临。我已做好在耶稣里安息的准备;我已照着《圣经》中雅各书的指示,请约翰•史瓦福德长老和艾伦•威廉森长老,以及勒斯•里利长老为我祷告并抹油;他们也是我多年的老友,我们没有一定要寻求神的医治,我们所求的是祂的旨意与成全。因为我相信上帝知道什么是最好的,心里就得到很大的安慰。如果上帝的旨意是要我先休息,直到耶稣再来,我欣然接受。
如果我死了,耶稣复临那天我会从坟里被唤起。届时我将以无瑕的身体,完美的健康状态继续事奉祂;我也能与相爱的人还有朋友们在一起,直到永远;有这个认知是很大的祝福。
哥林多前书2:9告诉我们:‘上帝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未曾想到的。‘约翰福音14:15也告诉我们:‘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因为我全心全意爱上帝和基督,我总是尽力遵守十诫,而十诫的精神就包含在《圣经》的金科玉律里面;我想,我会得到这个荣誉勋章,是因为上帝赐给了我对同胞的爱。因为,我优先考虑他们的需要;因为,我乐于助人。
回到癌症的主题。我上次做的切片已无癌变迹象,于是我明白,上帝的心意是要治愈我的癌症。既然如此,我希望能继续为祂所用,帮助更多的人也能全心全意爱耶稣。
你诚挚的
戴斯蒙•杜斯 
(戴斯蒙•杜斯因晚年长期遭受肺病之苦,进出医院多次,终至2006年3月23日死于亚拉巴马州皮埃蒙特市的家中。终年88岁。)
★★★★★
后记
戴斯蒙•杜斯的生平履历:
1919年2月7日--出生于弗吉尼亚州的林奇堡市。
1927-1936年--就读林奇堡市的私立教会学校。
1937-1942年--八年级毕业后在当地的木材工厂工作,之后到市政府工作,没多久又到造船厂工作,帮忙维持家计,直到1942年美国经济大萧条结束。
1942年--被征召入伍。同年与桃乐丝•舒特结婚。
1943年--派驻亚历桑纳州。
1944年--经过两年在美国本土服役后,将开始参与海外作战:第二次的关岛之役和菲律宾之役。因拯救伤兵,获得铜星勋章。
1945年--参与第二次大战最激烈的冲绳之役。同年获得最大殊荣——荣誉勋章。
1946年--因受到战役中重伤的后遗症,以及在雷伊泰岛感染肺结核而提早退役。同年儿子戴斯蒙•杜斯二世(Desmond Tommy Doss)出生。
1951年--因疾病和军中重伤,身体已有90%部分不良于行,自1946年起5年半的时间,在荣民医院度过。
1976年--因听力恶化,两耳全聋。
1988年--移植人工电子耳而重获听力。
1991年--第一任妻子桃乐丝死于车祸。
1993年--与第二任妻子弗朗西斯•杜曼结婚。
1995年--重返冲绳。
1999年--罹患膀胱癌。在金波利大会上对22000名前锋会会员作见证。
2006年--死于阿拉巴州家中,葬在田纳西州阿灵顿国家公墓。

★★★★★
勋章
戴斯蒙•杜斯一生荣获许多勋章,其中较著名的如下:
★荣誉勋章(Medalof Honor)
★铜星动章(Bronze Star Medal)
★紫心勋章(Purple Heart Medal)
★陆军品德优良奖章(Army Good Conduct Medal)
★美国战功奖章(America Campaign Medal)
★亚太作战动章(Asiatic-Pacific Campaign Medal)

求上帝帮助我们每个人,
都能以活出杜斯一样,
坚不可摧的真实信仰!
<全书完>

强烈推荐

《虽有千人仆倒》

一位希特勒军营中的基督徒
一位扔掉枪的士兵
一段令人震惊的传奇
一个伟大的信仰!


    这里的主人公是一位纳粹德国的士兵,注意,他和道斯不一样,他不是一位军医,但他为了坚守信仰,在战场上丢掉了手枪;为了践行信仰,从战场上将一个个“敌人”拯救出来;为了心中的信仰,当敌机在头顶飞过时,他坐在树桩上静静的读着圣经……》》》点此阅读


0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