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建议恢复宗教裁判所!

字体:【
问题内容:我是新教徒,但我很喜欢天主教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如果现在天主教继续重开,新教也开宗教裁判所的话,那么....这些异端、邪教(尤其佛教) ……

提问:我是新教徒,但我很喜欢天主教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如果现在天主教继续重开,新教也开宗教裁判所的话,那么....这些异端、邪教(尤其佛教) ……

回答:肢体您好,您可能还不了解宗教裁判所的历史和可怕事实。在那个时代,清教徒若按圣经的教导去信上帝,而不拜教皇,就会被定为异端,受到酷刑,被扔到斗兽场中,被钉在十字架上,被用石头打死,被绑在十字架上活活烧死……是血腥的杀戮!事实上,耶稣也死在当时由祭司和公会组成的实质意义上的“异端裁判所”之手……历史上的“圣巴多罗买大屠杀”正是宗教裁判所的作为。那正是魔鬼的工具和方法!

您可能会很困惑,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原因就在于,人抢夺了上帝的审判和裁判权!须知只有上帝是不会犯错的,而人,却常常犯错。大卫、摩西、所罗门……都曾犯错,是不是呢?想一想,如果从事裁判的人错了,那会是何等可怕的后果?圣经并没有给人以这样的权利。经上说:“审判在我!”而不是某个世人,或是教皇或是牧师!

您可能会拿马太福音18:18节来讲教会或使徒的权柄:“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事实上,很多人误用了这节经文,或是以此来加强基督并没有授予教会的强权或王权,这是一件十分可悲的事。想一想,基督在世上行过什么强权或逼迫或压迫的事呢?祂的福音乃是:“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路4:18)事实上,当耶稣说马太福音18:18节这句话之前,他刚刚讲了“寻找迷羊的比喻”,太18:8-9节:“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你们的意思如何?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往山里去找那只迷路的羊吗?若是找着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接着又在讲如何对待犯了过错的弟兄,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讲了马太18:18节的话。因此,我们不能将这一经文孤立使用。它的真正含义乃是:上帝在地上的教会,要按真理的原则去为耶稣作见证,像天父爱罪人、基督为人舍命、牧人寻找迷羊一样去拯救灵魂、对待灵魂。若有人无论如何都刚硬的拒绝上帝藉教会所传递的真理和福音,那么,他们实质上是拒绝了圣灵和上帝,这样的人,他们“最终的”命运——在上帝最后审判时,将是被捆绑并承受灭亡的!相反,接受上帝藉地上教会所传的真理,得到在真理中的自由,那么,他们在最终的审判时,也将因接受基督耶稣的福音并照着去行而得永生……因此,这一经文,并没有授权教会在地上有什么特权来施行审判、捆绑、甚至是刑罚的事!

还记得当有人奉耶稣的名赶鬼而不跟从耶稣时,门徒就禁止他们。当他们途经撒玛利亚的一个村庄,而那里的人不接待他们时,门徒向耶稣说了什么?他们说:“主啊,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路加9:49-56)看到了吗?这难道不能说明人的不完全和极可能犯错吗?那么,面对这些事,耶稣又说了什么呢?祂说:“不要禁止他;因为不敌挡你们的,就是帮助你们的。”“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这乃是基督的原则,逼迫、强权、世上的方法乃是基督所拒绝的,只有爱能唤醒爱,祂要我们爱你的仇敌,而我们却常常是恨他们、讨厌他们、排斥他们、甚至可能,便灭了他们!

人看外貌,耶和华看内心。人不能知道他人的真实景况。我曾认识一位青年传道人,刚一下讲台就跑到没有人的地方吸口烟。结果被人发现了……后果大家都会想像得到吧!但是,后来那个青年人说:“当时,我痛恨自己,在抵抗不住烟瘾而吸烟时,我真想击打自己的头,我知道我在羞辱上帝,我正在痛苦的挣扎……”可是,外人却不知道这一切,只有上帝知道!

再举个例子,耶稣时代的公会怎么样?祭司、拉比、教师?众人信赖的宗教领袖,有权定人有罪,但是,就是他们,把耶稣判为有罪,且交给罗马,藉罗马的官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我理解你的初衷,是想消灭异端!但是,我们必须用上帝的方法。而不能用人的方法,因“人的智慧在上帝看为愚昧!”驱散黑暗的惟一方法,就是引进真光,我们只能藉更努力的传讲福音来与错谬争战,要“以善胜恶”,而不是“以恶报恶”“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太5:38-39)肢体,这是基督的教导,这经您也读过吧?

从善恶之争的大背景看,上帝暂时允许恶势力存在,一方面是要向全宇宙显明大骗子撒但的谎言和邪恶。另一方面,也是在试验人,人若有很多的光阴学习真理,却不认真学,甚至刚硬地拒绝。上帝就会允许谬道将这人掳去!若是误入,上帝必会进行拯救,只是我们并不清楚上帝如何作为。关于宗教裁判所的一些惊人事实,推荐您看本网站《善恶大斗争》一书的第12-13章。如果有时间,建议您通读全书,对于了解宗教发展史,必大得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