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但以理书讲义 > 正文

第03讲 上帝的“余民”

《但以理书概要》

慕义生

第03讲 上帝的“余民”  第1张

第三讲 上帝的“余民”

弟兄姊妹大家好,感谢主的保守,让我们的学习进入第三讲。在前两次课中,通过对但以理书背景的学习,我们看到上帝对祂子民的无限怜悯,以及人顽梗悖逆到底,将有怎样的后果。

但我们若只看到这些,还远远不够,我们还应当从中看到一个更大的场景——就是属灵层面的善恶之争,即上帝的真教会与撒但代理人之间的争战。

 一、“生男孩的妇人”

提到教会,很多人以为,只有新约时代才有教会。但事实并非如此,上帝的教会始于旧约时代。

对此,我们不妨看一下启示录12章1-5节中的一个重要预言。

这里说:“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她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她的孩子被提到上帝宝座那里去了……

毋庸置疑,这个“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男孩,指的正是耶稣基督,而那个要吞吃男孩的“大红龙”则是指魔鬼撒但,因为第9节说:“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启12:9)

那么,预言中这个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孕育了男孩的这个“妇人”,她是指谁呢?是指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吗?显然不是。因为在圣经预言中,妇人乃是预表教会。

在圣经预言中,妇人预表教会。

以弗所书5章25节说:“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弗5:25) 以赛亚书54章6节说:“耶和华召你,如召被离弃、心中忧伤的妻,就是幼年所娶被弃的妻。这是你上帝所说的。”(赛54:6)

所以,根据这些经文,以及圣经一贯的教导,我们知道,在圣经预言中,妇人所预表的乃是教会,而这里的“男孩”,它指的又是耶稣基督,那么很显然,这个孕育男孩的妇人,正是预表着旧约的教会。

为什么呢?因为在耶稣出生之前,这世上只有犹太人信上帝,所以,旧约时代由犹太人所组成的这个信仰团体,也就是预言中的那个妇人,即旧约的教会。

虽然圣经没有说,旧约的犹太人就是旧约的教会,但是因为预言说,是这个由妇人所预表的教会生了耶稣基督,所以我们就此可以得出,这个妇人指的就是旧约教会,也就是旧约时代信奉上帝的犹太人或以色列人。所以,正是这个由以色列人所组成的敬拜团体,代表了旧约教会。 

第03讲 上帝的“余民”  第2张

那么接下来,我们再来看启示录12:1-5节中的这个妇人所具有的特征。

第一,妇人“头戴十二星的冠冕”,这是预表以色列的十二支派,也预表着十二支派的族长,即十二支派的领袖,正是这十二个支派构成了旧约教会。

第二,妇人“脚踏月亮”,月亮本身是不发光的,它反照的,乃是太阳的光辉。因此,脚踏月亮,它预表着,旧约的教会乃是以“圣所制度”作为其信仰根基的。

为什么旧约中的“圣所制度”乃是其信仰根基呢?因为我们知道,在“圣所制度”中,有杀羊献祭这个环节。而杀羊献祭这件事,它所预表的,正是将来,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这是所有敬拜上帝之人的信仰根基。

在旧约时代,耶稣尚未来到,人们只能通过福音的模型——也就是“圣所制度”——来感悟将来上帝之子的牺牲。所以,圣所制度也好,献祭时被杀的羔羊也好,它们本身都不能替人赎罪,它们只是预表基督的牺牲。

正如月亮不发光,它反照的是太阳的光一样,旧约时代的圣所制度,它本身也不能救人。作为福音模型,它所反映出来的,也是上帝之子——主耶稣基督的牺牲。

因此,妇人“脚踏月亮”,它表明,旧约教会,乃是以圣所制度为其信仰根基的,而圣所制度,它所反映的,正是主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这个救赎的真理。

第三,妇人“身披日头”,这预表着旧约时代的人,他们的的得救乃是披戴了耶稣基督的义。因为玛拉基书4章2节说:“必有公义的日头出现,其光线有医治之能。”(玛4:2)这里“公义的日头”指的是正是耶稣基督。

虽然在旧约时代,耶稣基督尚未降世,但诸如亚伯拉罕、约瑟、但以理,以及旧约时代一切得救的人,他们的罪得赦免,并不是因为杀羊献祭,而是因为他们透过献祭制度,进而接受了将来要为他们上十字架的上帝独生子耶稣基督的牺牲,虽然他们是生活在旧约时代,但他们的属灵经验仍是因信称义。

也就是说,从亚当夏娃直到世界的末了,这世界上所有得救的人,他们得救的原因,都是因仰望耶稣基督的牺牲,因信而称义。

所以,透过启示录12章1-5节,我们看到了旧约时代真教会的三大特征。

第一,旧约的教会是由十二支派组成;

第二,以圣所制度为信仰的根基;

第三,披戴耶稣基督的义。

这就是旧约教会的三大特征。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古以色列作为一个民族,已经被上帝所弃绝,但是,灵意上的以色列人——也就是新约时代的圣徒——他们却完整的继承了旧约教会的属灵特征。

很多人对此并不理解,他们说:“新约时代的教会,不是主耶稣建立的吗?她和旧约时代的教会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不然,我们刚才已经分析了旧约教会的三大特征。事实上,新约时代的教会,乃是完全了继承了旧约教会的三大属灵特征。因为在启示录12:1-5中,这个由妇人的所预表教会,到了新约时代,她依然活着,她是贯穿整个新旧约的。

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在启示录12:17节说,当妇人的孩子——也就是主耶稣,当祂升天之后,“龙向妇人发怒。”(启12:17)这说明,在耶稣升天之后,这个由妇人所代表的教会依然存在,但很是显然,她已经过渡为新约教会了。由此可见,新旧约教会在属灵上乃是一脉相承的。因此,新约时代的教会同样具有旧约时代教会的三大属灵特征,我们不妨来一一的作个对比。

第一,旧约时代的教会是十二支派组成,而新约时代的教会是由十二使徒所建立的;

第二,旧约时代的教会是以“圣所制度”中的献祭作为信仰根基的, 而新约时代的教会,则是以“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林前2:2)为信仰根基;

第三,旧约时代的真儿女是因信而称义,新约时代的圣徒依然是因信称义。

所以,我们通过对比,就不难发现,新约时代的教会乃是旧约时代真教会的延续。因为教会的使命乃是传讲福音,而启示录14:6节称这个福音为“永远的福音”。什么叫永远的福音呢? 也就是说,这个福音,乃是从亚当夏娃犯罪之日起,直到主耶稣的再来,贯穿于整个新旧约的唯一福音。那么,既然只有一个福音,也必然是只有一个教会,也就是贯穿于新旧约的这个上帝的真教会。

二、“所留的余数”

对此,有人可能会提出质疑:“犹太民族拒绝了主耶稣,将上帝的儿子钉死在十字架上,以致被上帝所弃绝,又怎能称为上帝的真教会呢?”

事实上,虽然作为一个民族,以色列人因背道,而失去了选民的身份,但其中仍有一小部分人对上帝忠心不逾。正是他们,在旧约时代中,代表着上帝的真教会,真儿女,真信仰。

我们不妨看看使徒保罗,在罗马书11:1-5节是怎么说的。他说:

上帝弃绝了祂的百姓吗?断乎没有!……你们岂不晓得经上论到以利亚是怎么说的呢?他在上帝面前怎样控告以色列人说:‘主啊,他们杀了你的先知,拆了你的祭坛,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上帝的回话是怎么说的呢?祂说:‘我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如今也是这样,照着拣选的恩典,还有所留的余数。

大家注意,在这里,保罗说,虽然以色列人在整体上已经背道,但还有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他们被称为“所留的余数”。

“余数”这个词,在圣经中经常出现,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作为圣经的学生,我们一定要把它牢记在心,因为无论是在旧约时代,还是在新约时代,凡是得救的人,都被上帝称为“余数”。

那么,“余数”是什么意思呢?它是指“剩下的、其余的、仅存的。”也就是说,其他人全都背道了,唯有这些人,仍然忠于上帝,忠心到底。

罗马书9:27节说:“以色列人虽多如海沙,得救的不过是剩下的余数。”大家看到了吗?这里又一次提到了“剩下的余数”,并且明确的说,只有这个“余数”才是得救的人,因为其他人都已经背道了。

也就是说,以色列人虽然在整体上已经被上帝所弃绝,但其中,仍有极少数的人,他们因为敬畏上帝,坚守信仰,而被上帝所悦纳。他们就是所剩下的“余数”,是忠心到底的人,我们称之为“余民”,也就是余剩的子民。惟有这一群极少数的人,是上帝忠心的子民。

翻开旧约圣经,我们不难发现,历代以来,正是这些“余民”,在地上代表着上帝的真教会。他们敬畏上帝,听从祂的圣言,并过着一种与罪恶世界背道而驰的圣洁生活。

第03讲 上帝的“余民”  第3张

例如洪水时代的挪亚,创世记6章5节说,那时“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创6:5)但挪亚又是怎样呢?他是否和其他人一样,过着罪恶堕落的生活呢?答案是:没有!

圣经说:“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挪亚与上帝同行。”(创6:8-9)虽然当时全地的人尽都背道,恶到极处,以至招来上帝的愤怒与毁灭。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作为上帝的“余民”——挪亚却是个完全人,是个义人。

挪亚为什么能在那样一个邪恶的世代中,成为耶和华眼中的完全人、成为义人呢?

秘诀就在于创世记6章9节,这里说:“挪亚与上帝同行”。那么,怎样才是与上帝同行呢?就是完完全全按照上帝的圣言去生活,完全顺服祂的命令。与上帝同行,就是与祂的道同行。一个人若是声称与上帝同行,却不遵行上帝的教导,践踏上帝的律法,那么,他就是在说谎。

就像古时的以色列人一样,他们自称与上帝同行,却一再的干犯上帝的律法,拜偶像,行外邦人所行的恶,所以,上帝就在阿摩司书3:2节中,向他们发怒说:“在地上万族中,我只认识你们;因此,我必追讨你们的一切罪孽。”然后,上帝接着说:“二人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摩3:3)

所以,真正的与上帝同行的人,乃是活在上帝的吩咐和命令之中,活在上帝的话语之中。今天的我们也是如此,只有完全的按照圣经的教导去生活,才是真正的与上帝同行。

正因为要向后世之人,解释挪亚成为义人的秘诀,上帝才将挪亚建造方舟的事记在了圣经之中。那时,天上从未降雨,而是以甘露滋润万物。可是上帝对挪亚说:祂要用洪水毁灭世界,并吩咐他去建造一座方舟,而且一造就是120年。

在这个过程中,挪亚受尽了人们的讥诮和嘲讽。没有人理解他的作为,人们看他就是个疯子,傻子,老古董,是杞人忧天。人们根本就不认为会有洪水。没有人相信上帝的警告,因为那不符合科学常识。

那么,挪亚见过洪水吗?挪亚知道洪水会从哪里冒出来吗?同样不知道,但是因为上帝说了,所以他就信,就顺从,这就是挪亚的信心,也是他与上帝同行的秘诀。

雅各书2:26节说:“信心没有行为也是死的。”挪亚是一个真正相信上帝的人,所以他的信心带来了明确的、顺从的行为,而他的信心,就表现在建造方舟这件事上。

现今有好多人,他们只是在口头上说相信上帝,可行为上却从来不按圣经的教导去做,去生活。这样的人,是不信上帝的人,是没有与上帝同行的人。如果人一直活在口头承认、心里不信的状态中,那么他的结局,就会和大洪水时代的人一样,遭遇沉沦和毁灭。这是非常严肃的问题。

圣经教导我们要与世人有别,不要沾染世人的恶,不要效法世人的行为,而要遵守上帝的诫命。可是,今天又有多少人真的这样去做了呢?正如主耶稣所说:“然而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吗?”(路18:8)根据圣经原文,这里的“信德”应当翻译为“信心”,也就是说,人子来的时候,这世上很少有真正相信上帝的人。任何时代,真正肯于按照上帝教导去生活的人,都是余数,都是余民。

希伯来书11章7节说:“挪亚因着信,既蒙上帝指示他未见的事,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从信而来的义。”挪亚因着信,便有了敬畏,以致于顺从,便造了方舟,从而被上帝称义。

这就是上帝真的儿女——“余民”的特征,他们因为相信、所以敬畏、以至顺从,而被称义。

第03讲 上帝的“余民”  第4张

我们再举一个“余民”的例子,请看亚伯拉罕。他原本生活在迦勒底的吾珥,但上帝对他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创12:1)并且,希伯来书11:8节告诉我们:“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

为什么上帝要呼召亚伯拉罕出离迦勒底的吾珥呢?

约书亚记24:2节告诉我们:“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说……亚伯拉罕和拿鹤的父亲他拉,住在大河那边侍奉别神。”上帝之所以呼召亚伯拉罕离开本地、本族和父家,背井离乡,长途跋涉,去往陌生之地,是因为他的父家本族已经堕落,开始敬拜别神。

那么,作为上帝的“余民”——亚伯拉罕又是如何行的呢?

圣经说,他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同样是因为相信,所以敬畏,以至顺从,且被称义。这就是“余民”的一致特征:信靠,敬畏,顺从,称义。

虽然顺从不是称义的条件,但是顺从的行为,却能清楚的显明,这个人对上帝,是真信,还是假信。所以,圣经才说,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雅2:26)也就是说,你的信心如果没有带来顺从的行为,那么就可以肯定,你这个信心是假的,是口头上的。

因此,如果一个人只是表面上的信,却没有敬畏的心,也没有顺从的行为,那么就可以断定,他的信是假的,他也不可能被称义。因为只有真正的信心,才能被上帝所称义。

关于旧约时代的“余民”,你还能想到谁?迦勒和约书亚,对吗?当时摩西派十二个支派的首领去窥探迦南,但最终相信上帝应许的,有几个人呢?只有两个人,迦勒和约书亚。

在民数记第13至14章,当十个探子向以色列人报恶信说:“我们所窥探经过之地,是吞吃居民之地,……我们在那里看见亚衲族人……是伟人的后裔。据我们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样,据他们看我们也是如此。”(民13:32-33) 

这话的言外之意什么?就是上帝在欺骗我们,祂的话根本就不可信,祂是靠不住的。

那么,迦勒和约书亚又是怎么说的呢?他们对众人说:“我们所窥探经过之地是极美之地……是流奶与蜜之地。你们不可背叛耶和华,也不要怕那地的居民,因为他们是我们的食物,……有耶和华与我们同在,不要怕他们。”(民14:7-9)  

面对巨人一样的亚衲族,迦勒和约书亚从哪儿来的信心,从而确信以色列民必然得胜呢?是因为他们信上帝圣言中的应许。他们因为相信,所以敬畏上帝,以至顺从,被称为义。这就是“余民”的特征,他们行事为人,不凭眼见,只凭对上帝圣言的坚定确信。

三、“敬畏上帝,远离恶事”

所以,弟兄姊妹,历代以来,虽然地上的教会一再地背道,但其中一直有上帝忠心的儿女。他们是极少数的人,他们是剩下的“余数”,也就是“余民”。当众人尽都背道时,他们就像约伯一样,成为上帝与撒但之间善恶之争的焦点,成为上帝与撒但打赌的目标。

在约伯记中,当上帝问撒但“你从哪里来?”时,撒但非常自信的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伯2:2)他在向上帝炫耀,因为全地的人,几乎都背道了,都成了他的囊中之物,所以撒但才自信满满。

但上帝呢?祂非常清楚,在乌斯地,还有一个义人,没有被撒但所胜,那个人便是约伯。

所以上帝问撒但:“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伯1:8)

约伯是什么人呢?约伯就是上帝在地上的“余民”,他完全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大家一定要记住,这是上帝每一个真儿女必须有的特质。

约伯是真正信靠上帝的人,他的信仰并不是像今天某些人所声称那样,他们说:“你只要信就行了,不需要遵守律法,也不需要过圣洁的生活,只要你信上帝,就一定得救,犯罪也没有关系。”相反,约伯因为敬畏上帝,所以远离一切恶事,行事为人,完全正直。

对此,撒但感到不服。他对上帝说:“你岂不是四面圈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吗?……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当面弃掉你。”(伯1:10-11)他还说:“人以皮代皮,情愿舍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伤他的骨头和他的肉,他必当面弃掉你。”(伯3:4-5)

撒但以为,约伯敬畏上帝,只是因为上帝曾赐予他巨大的财富和无限的恩典,如果将约伯所拥有的一切尽都剥夺,并使他遭遇巨大的患难,那么,他就会和其他人一样,当面弃掉上帝。

为什么撒但会这么自信呢?因为他曾用这样的方法,迫使无数人离弃了上帝。

为了向撒但证明约伯的信心和敬畏是真实而坚定的,上帝便允许撒但攻击约伯。于是,在一夜之间,约伯失去了所有,儿女也全都死了。不但如此,撒但又“击打约伯,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伯2:7)

此刻,就连约伯最亲近的人——他的妻子,都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上帝,死了吧!”但约伯却回答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哎!难道我们从上帝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伯2:10)

事实上,当圣经说,约伯“不以口犯罪”时,就是在说,即或遭遇了如此大的痛苦和患难,约伯也完全没有犯罪。因为路加福音6:45节说:“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

第03讲 上帝的“余民”  第5张

如果说,财产被敌人抢去在所难免,那么天上降下火来,将牛羊和仆人烧死;狂风大作,将房屋推倒,砸死了所有儿女;自己身上又长满毒疮,这实在是让人有理由埋怨上帝,因为在人看来,这像是上帝所为,或至少经过了祂的允许,不是吗?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以人有限的智慧,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会遭遇这样的事。然而,虽然心中有一万个不理解、想不通、痛苦不堪,但约伯却一直没有埋怨上帝,圣经说“约伯并不以口犯罪。

虽然在与朋友的争辩中,约伯将自己心中的困惑和盘托出,并不隐藏,但那并不是约伯在埋怨上帝,他只是在表达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何以见得约伯并没有埋怨上帝呢?因为即便是在最痛苦的时刻,约伯也没有抱怨上帝,他所说的乃是:“‘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犯罪,也不以上帝为愚妄(或作“也不妄评上帝”)。”( 伯1:21-22)

即或遭遇如此的患难,约伯仍然说,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就是真实的信心。

虽然无法理解,仍然确信;纵然遭遇患难,依旧赞美;就算生不如死,也绝不犯罪!这就是上帝的真儿女、历代以来上帝真正“余民”所具有的独特品质。

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敬畏并顺从上帝。他们爱上帝,并不是因为从上帝那里得了什么好处,而是因为耶和华是真神,是创造主,是生命的赐予者。当我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的时候,祂以祂独生子的死,“叫我们活过来。”(参见 弗2:1)所以才敬拜祂,赞美祂,因祂配受赞美!

所以在约伯受试探这件事情上,约伯敬畏上帝的具体表现,就是“在这一切的事上,并不犯罪!”(伯1:22)这样的人,才是上帝的真儿女,才是上帝的“余民”。他们之所以能成为“余民”,并不是上帝的命定,而是他们自己选择,他们坚信上帝,立志顺从,至死忠心,以至连魔鬼撒但都无法得胜他们。

弟兄姊妹,你是上帝的真儿女吗?你是这个时代中,上帝的“余民”吗?如果我们要进入上帝的国,就必须做这样的人。

当然,需要强调的是,并不是说,整个旧约时代只有上面这几个人得救了。我只是拿他们作例子,表明上帝的真儿女,真教会,真子民,必须拥有这样的信心和品格。

虽然他们在地上是极少数的人,但他们并非特殊的人,他们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只是他们选择了信靠上帝,顺从上帝。为什么我要强调这一点呢?因为总是有人为自己的不顺从寻找借口说:“我和这些信心的伟人不一样,我们和他们比不了!”

那么,我们不妨听一听圣经是怎么说的。雅各书5:17节说:“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他恳切祷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个月不下在地上。”(雅各4:5)

这里说,以利亚和我们是一样软弱的人。他不是什么特殊的人,也并不是上帝在他身上施展了什么特殊的能力,而是他选择了相信上帝,上帝就与他同在。

虽然历代以来,上帝的真儿女,都只是“剩下的余数”,但正是他们,在举世背道的情况下,仍然忠心到底,为上帝作了最真实的见证。

他们凭着信心,在一个罪恶的世界里,过着一种完全顺从上帝话语的圣洁生活。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在全宇宙面前,为上帝作了最真实的见证。他们的见证并非口头的承认,而是切实的活出信心与圣洁。

第03讲 上帝的“余民”  第6张

弟兄姊妹,以上我们所讲的,乃是旧约教会中的“余民”,通过这个学习,上帝让我们从圣经中看出,在旧约时代,在举世背道时,上帝的真儿女,是怎样坚守信仰,并被上帝所悦纳的。

为什么我们要讲这个内容呢?因为接下来学习,你会发现,但以理正和他的三个伙伴,正是这样的人。而且,他们也是新约时代,上帝教会中“余民”的象征,这一点非常重要。

那么这一次课,我们先讲到这里,在下一讲中,我们将会学到,在新约时代,哪个教会,才是上帝的真教会,什么人才是上帝新约时代的余民。并且,通过学习,您将彻底的明白,您所在的教会,是不是真教会,您所信的,是不是真理,您自己,是不是上帝的余民。所以,请大家为我们下次课的学习代祷,愿上帝赐福大家。

7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