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生活 > 正文

我们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不久前,有位牧者说和本人说到:


“从最近这两年所发生的这些事情上,我们也都看到主来的日子近了,也想更好的传福音,心里有这种感动,可是却没有能力去做,不知道这个福音怎么才能开展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在这样的环境中,在现在这个社会的大局势下,如何能够把福音传给更多的人……”

我相信,这不只是这位牧长的困惑,也是许多为主作工之人的困惑
但多年来的观察,和我的切身体会是,作为牧人,我们自身以及我们的传道人,在这个问题上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为了圣工的推进,我们一直在寻找更有效的方法,派更多的传道人去读神学,并求主为我们开福音的门路,使国家的政策变得宽松一些,传福音的环境能有所改善。

然而,我们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从古至今,福音从来不是靠着这些东西得以传开的。或是换一种说法,真正拦阻福音发展的,从来都不是这些外部因素。
现今,几乎在所有的圣工会上,人们谈论的,总是金钱、方法、技术、装备、政策——却惟独不见提及牧师、长老、传道人自身品格上的败坏和堕落问题。
之所用“败坏”这个词,我想表达的是,我们身上目前所存在的品格上的问题,若放在上帝眼中、用圣经的标准下去看,那么用“败坏或极其败坏、世俗或极其世俗”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现今,在教会年终或年初的圣工大会上,你根本就听不到呼吁牧长或传道人“悔改、认罪、自省”这些词,在不知不觉中,这些词已经成了禁忌。
这是真的,我不喜欢为众多教会粉饰太平,那样只能让情况更加越来越糟。

在我看来,圣工最大的阻碍,不是环境、不是政策、不是知识的缺乏。圣工最大的阻碍,乃是我们这些不悔改的罪人,上帝葡萄园里这些虚伪的仆人,正是我们的假冒为善,成了圣工最大的绊脚石。
我们总是抱怨教友如何如何,我们总是一再的指出教友灵性上的痼疾,仿佛我们是最了不起的医生,但是,我们却从来不为自己诊病开药,我们从来不反思自己和初信之时相比,已经变得多么骄傲、多么世俗、多么虚荣、既自我膨胀,又自以为义……
若我们所有人,愿意在圣灵的引导下,承认并痛悔自己的罪,而不是避之不谈、试图将功抵过、又满是借口,我们的身上,若能有一点点基督的样子,有一点点属灵的味道,我们的心里还有一点对灵魂的疼爱和对生命的珍惜,那么就算我们全都是聋哑人,福音也早就传遍地极了!
这些年来,教会表面上很兴旺,但教友的灵命却一直在滑坡,各地教会,普遍丧失了起初的爱心和热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非但不从自身找原因,却将问题归结于末时代的教会本来就是“不冷不热的”,却忘了,上帝要将不冷不热的教会吐出去,弃绝掉,而不是一直纵容到底。
我们现在,教友名册上的人数,之所以一直在增长,一方面是因为好多教友已经故去多年,或是已经不信了,却仍然在教友名册上长命百岁,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一直在消耗多年前积聚下来的余热。
我们的好多教会,每年总是一遍遍的统计受洗人数,甚至不惜在受洗池子时将正在吸烟、不守圣日的教友“活埋”,以求增加受洗的人数。结果是,还是那座教堂,还是那个圣殿,月月都有新教友,年年都有人受洗,教堂就是永远坐不满。为什么?因为人们从来不关心教友的流失问题。

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教会增加的问题。在此,本人并非只是站在这里说别人,指责别人、盯着别人。我没有那个资格。我也是上帝的仆人,我同样也在审判自己,也在反省自己,也在借着上帝真理的利刃,在灵魂中刮骨疗毒,然后才敢推己及人。

也许别人会觉得,你做得已经很好啦 !但那没有用,那是假的。我们不是要和人比,我们要和基督对我们的要求比,我们要按我们所拥有丰富资源和我们现今所成就的圣工去作对比。我们要和一个传福音之人应有的爱和谦卑、无私和舍己去比,我们要和那些为主的圣工甘愿牺牲一切的前辈们去比。
这时,我们就会看到我们的自我,是如此的坚强、刺眼的活着。并且只要它活着,圣工就不可能在我们的手里,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有效拓展。因为上帝不敢将更多的灵魂交给我们这些还没有重生的人。
虽然不敢断言,但通过对圣经真理的深入学习,以及对预言之灵和全面查阅,现在看来,在我们的教会当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还没有重生。包括牧师、长老和传道人。真的,我们不能再自欺,并且又去欺骗无知的会众了。
要知道,一个重生的人,当他活在世上时,会让身边的人很轻易的就能感受到基督的爱和温柔,那种带着神圣印记的爱,那种带着真实敬虔的温柔,那种全然舍己的精神,那种绝不与罪有染的决绝态度。这些在我们和我们的教会中,实在是比陨石还少见。
但我们不能因为这样的人少,就把上帝在圣经中所指明的,重生的标准降低。重生的人是已经向基督献出自我的人,是不再体贴肉体、只顺从圣灵的人,是恨恶罪、只要有一丁点儿的罪在心中,就生不如死的人!但扪心自问,我们是这样的人吗?
使徒保罗说:“我们藉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罗6:4)
我们不能只拿这话去教导别人。我们不能只在讲台上圣洁如天使,讲道让人声泪俱下。可是一走下讲台就对同工发脾气,就给年轻的姊妹发暧昧的微信表情和信息……这些举动不能使心灵在上帝里面坚强,反会带来极大的黑暗;它们赶走纯洁高雅的天使者,使那些参加这些不道德行为的人堕落到低劣的水平”(《FL信徒家庭》第55章)
圣经中的尼哥底母,可以说比我们现今的绝大多数的牧师、长老、传道人的品格要好得多。他正直勇敢、渴慕真理、乐善好施,远近闻名。
然而,不要忘了,基督说他还没有重生,他当时还不能进上帝的国,因为他还没有受圣灵的洗,就是没有完全顺服于圣灵,没有因基督在十字架上牺牲,而将自己完全的治死献于基督——他还没有重生。可为什么我们却自我安慰说,我们好多年前就重生了。我们是在欺骗上帝,还是在欺骗魔鬼?
我们早已经对罪麻木了。除非大罪大恶,小罪小过早已经习以为常,根本就不在意。我们自私、骄傲、专横、易怒、自我、虚伪,甚至还有更大的罪在心中隐而未现……这是多么可怕啊!我的同工同道们。
从前,我们常说,世人中间的罪,教会里一样都不少。但现在,我们应当诚实的说:在世人中间的罪,在教会领袖、在传道人身上,一样都不少!
圣经说:“你们扛抬耶和华器皿的人哪,务要自洁。”(赛52:11)“作罪孽,又守严肃会,我也不能容忍。”(赛1:13)
作为上帝的仆人,主的工人,在品格上带着明显的罪、纵容明显的罪——我不喜欢用“瑕疵”那个词来美化罪——又怎么能有圣灵、怎么能感动人,怎么能引领人归向基督呢?
真理,绝不是讲出来的,那是行出来的。不是一天半天装出来的,是人前人后始终如一的践行出来的。所以,我本人讲的道也不多,我几乎很少讲。因为我觉得,我要花时间亲近上帝,花时间悔改,自省,行道。我不想成为一个“鸣的锣、响的钹”。(林前13:1)我不想当主再来时对我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3)
作为上帝的仆人,我们绝不能拿做工当悔改,我们要拿悔改当做工。
当上帝将你放在如此显耀而有影响力的位置时,你的悔改,远比作工要重要一万倍。要知道,在圣工上,我们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一个暗示,都足以说明你有没有爱,有没有怜悯,有没有敬虔,有没有圣洁,有没有悔改的心。
如果我们的自我,像魔鬼一样强大的活着,如果我们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一个唯我独尊的人,一个不知道什么是正直、谦卑和真实敬虔的人,那么,我们所讲道的道,反会让人感觉虚伪,甚至恶心,心里冰凉。
圣经说,纸里包不住火。“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路12:2)当人们知道我们的真相时,他们不会只是寒心,他们不会只是失望,他们甚至会被你绊倒,他们甚至会因此离开教会一去不返。这样的责任,谁来负?上帝必亲自审判。
在圣经中,主耶稣曾经斥责法利赛人的假冒为善,这个我们都清楚。但是,有没有想过,如果主耶稣今天仍然活在世上,祂会不不会以同样的口吻,斥责我们今日这些自称是服侍主的人,对我们说: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太23:15)
人来到教会,最终看的,不是你讲了什么,人们要看的,是你有没有对每个灵魂有圣洁的爱,耐心和体贴,要 看你有没有嫉恶如仇的正义与正直,要看你有没有忌邪的心!要看你是不是攀富厌贫、趋炎附势。
圣经在犹大书1章12-13节说:“他们作牧人,只知喂养自己,无所惧怕,是没有雨的云彩,被风飘荡;是秋天没有果子的树,死而又死,连根被拔出来;是海里的狂浪,涌出自己可耻的沫子来;是流荡的星,有墨黑的幽暗为他们永远存留。
外人,家人,教友,会众,没有人敢这样说我们,但是我们自己,难道不应当因为这样的事而将要临到我们的公义审判而感到恐惧战惊吗?仔细想想,我们现今的牧师队伍、传道人队伍,除了在教会上班领工资之外,在别的方面,和政府的公务员,有多大区别?我们比那些私企的老板和员工更努力、更用心、更投入于这份伟大的救灵之工了吗?
有时,挑破脚上脓包,是为了让它更好的愈合,好继续走好前面的路。
所以,作为上帝的仆人,和管理教会、为主做工与讲台事奉相比,更为重要的是,我们都需要从原点开始,从灵魂深处开始,让自己来到基督流血的十字架前,抬头看一眼那位因你我的罪而死的主耶稣;让我们来到上帝的公义的审判台前,对照着神圣的律法,看看我们还有什么罪需要离弃?问问圣灵,看自己还有什么过错,需要纠正?还有什么不良行为习惯,需要改变。
除非我们对罪一丝不苟,上帝便不能赦免我们,也不能赐我们以全新的生命。
但只要我们教会中的领袖和传道人真的悔改了——不需要整体——只要有一两个人彻底的悔改重生了,那么,福音自然会以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式,迅速传开。

世界最需要的,就是不能被贿买也不能被出卖的人,是内心正直诚实的人,是能够直言无隐地指出罪恶的人,是良心忠于职责犹如磁针指向磁极的人,是即便天塌下来仍能坚持正义的人。”(《教育论》 第7章  第20段)

叶鸣 2021-07-20

5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